首页 > 修真小说 > 大仙官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赌约、斗法
    楚弦神色不变,同样正色道:“不错,你带来的人是很强,但你信不信,一旦你们天佛门动手,不光是信徒尽失,而且你们有一个算一个,活不过今天太阳落山。”

    同样是威胁,打嘴炮,楚弦从不吃亏,况且楚弦这不是吹牛,这藏海和尚真敢动手,那就是造反,圣朝不可能允许,到时引来人官围剿,天佛门高手再多,又能如何

    藏海和尚再笑:“楚大人别吓唬人,贫僧也不是被吓大的,不过楚大人你也是聪明人,你明白做事留一线的道理,咱们也还不到撕破脸的程度,对了,楚大人见多识广,学识渊博,可知此物是什么”

    说着,藏海和尚手一翻,手掌当中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瓷瓶,这瓷瓶上黑雾缭绕,带着森森死气。

    楚弦看了这瓷瓶一眼,当下是眼瞳一缩。

    “看起来,楚大人的确是学识不差,居然连这东西都认识,试问一下,若是贫僧将这瓶中之物放出,会如何呢”藏海和尚一脸笑容。

    楚弦深吸口气,突然面带杀气道:“你就不怕,本官现在动手,将你手中之物抢来”

    藏海和尚这次是冷哼几声,带着几分不屑:“楚大人几斤几两,贫僧还是掂量的很清楚,不说别的,楚大人与贫僧我单打独斗,又有几成胜算而一旦你失败,贫僧将瓶中之物放出,到时候数百里之内,瘟疫肆虐,百姓痛不欲生,你就算是指证天佛门,谁会相信你又有什么证据反而到时候你这县丞,必担责任,官位估摸是保不住了,性命都堪忧啊,反倒是我们天佛门,可借这机会为灾民提供帮助,治疗病情,到时候,既收拾了你楚大人,又收尽了人心,你说,是谁占了便宜,谁又倒了霉”

    楚弦眯着眼睛,没有说话。

    藏海和尚继续道:“所以呢,贫僧建议楚大人不如不要再与我们作对,像是其他凉州的官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一来,大家皆大欢喜,而且每月,天佛门都会给楚大人准备一份厚礼,反正楚大人被调来凉州,仕途上应该是走到头了,倒不如好好为自己的将来谋划一下,多收一点好处,何乐而不为”

    威逼之后,就开始利诱了。

    楚弦则是叹了口气:“说的还听真像那么回事,可惜啊,我楚弦是劳累的命,命中注定,不会得横财,不如这样,反正你也那么有钱,吃喝不愁,不如解散天佛门,回家养老,还能得个善终,总比最后受万人唾骂,身横死,魂破散,遗臭万年要来得好。”

    藏海和尚脸色一沉。

    现在这情况,他虽然有优势,但就如同楚弦所说,还不能和官家撕破脸皮,但门徒被当众斩首,这也是他难以接受的。

    打开手中的瓷瓶,藏海和尚还真不敢,这件事一旦开了头,就不可能回头,圣朝的众多人官不是傻子,底层官员看不出,但总有能看出问题的,到时候,就是天佛门的末日。

    所以他沉默,他在思考对策。

    楚弦同样也在思考对策。

    天佛门势大,若是对方真的撕破脸皮,那么就像是这藏海和尚说的,不需要直接动手,只要将手里那装满瘟疫恶灵的瓷瓶打开就行。

    到时候,不光是定海县,周边数百里都的遭殃。

    便是自己说是天佛门做的,还怕是真没有人相信,毕竟,自己抓不住这藏海和尚,也就没有证据。

    哪怕最后查清楚真相,又能如何

    因为横死的百姓也不会复生,对于这天佛门和藏海和尚来说,这一招也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可以铲除异己壮大声势,用不好,必然惹来灭门之灾。

    所以藏海和尚实际上肯定也在犹豫,眼下的情况,谁都有弱点,同样,都有各自的依仗,更是谁都不想退步,谁都想要占大便宜。

    所以才会僵持。

    而且楚弦实际上还有一个最大的底牌。

    不是别的,而是他仅剩的一张寒冰血咒定身符,这个从白猿手中讨来的上品符篆,一共有五张,楚弦已经用去四张,这最后一张现在就是楚弦的一个底牌。

    别看藏海和尚很强,但实际上,寒冰血咒定身符丢出去,再施展六丁六甲寒冰血咒,也能定住对方十六息。

    这段时间,足够楚弦将这老贼僧斩杀个五六回了。

    但楚弦现在没使用,不是舍不得,而是楚弦早就看出,眼前这个藏海和尚,只是一具假的傀儡分身。

    其真身,应该是隐藏在附近。

    拥有阴阳幻神鲤,楚弦能看破一切幻术分身,这一点,是楚弦的一个巨大的优势。

    楚弦从刚才开始,就有些奇怪一件事,这个藏海和尚,未免有些太过小心谨慎了,他实力比自己更强,为何不以显露真身,而要用傀儡分身

    是一贯如此,还是特意如此

    若是人家一向都是小心谨慎,那没什么,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藏海和尚是特意如此,这样,就会有另外一种可能。

    藏海和尚知道,自己手里有能瞬间定住他身体的法宝。

    这个猜测看似有些异想天开,但可能性不是没有。

    知道楚弦有定身符的,只有三个人,一个鬼脸婆婆,一个禄光和尚,一个蛊道人。

    蛊道人已经死了。

    其魂魄,到现在都被楚弦用秘法困在官符当中,除此之外,就是鬼脸婆婆和禄光和尚了。

    而恰巧,楚弦曾经审问过蛊道人的魂魄,知道禄光和尚的一些来历,对方都属于天神宗,这是一个在前世,都赫赫有名的势力,一直都在与天堂圣朝作对。

    除此之外,蛊道人对禄光和尚就所知甚少,只知道对方善于阴谋诡计,这一点,反倒是和眼前这位藏海和尚很是相似,有种一脉相传的意思。

    再加上,他们都是和尚,天神宗,天佛门,甚至可能都有些联系,那么楚弦就很容易的联想到,禄光和尚和藏海和尚是认识的。

    所以藏海和尚很清楚自己的底细,有可能,就是禄光和尚告诉对方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藏海老和尚才不敢以真身露面,只用一个傀儡分身,也有引诱自己使用定身符的意思,若是自己看不穿,贸然用去最后一张定身符,那就少了一个克制对方的王牌。

    现在的情况,就是互相算计,不断试探,一旦任何一方露出破绽,那么就会得到雷霆一般的打击。

    正因为如此,楚弦才要坚持,更要咄咄逼人,他想试试,能不能找出对方纰漏,挖出藏海和尚的真身,到时候一道符过去,便可以除掉这个大患。

    同样,藏海和尚也必然想方设法想要自己的性命,等着自己,露出破绽。

    藏海和尚这时候突然呵呵一笑,道:“楚大人,总这么僵持也没意思,你我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做事,不兜圈子,不说废话,今日这情况,必然是有人吃亏,有人得利,既然你我谁都不愿意做那吃亏之人,不如这样可好咱们约定,赌斗一次,贫僧若是输了,定海县之地,楚大人说了算,当众斩杀我教徒之事,也就此作罢,但若是楚大人你输了,也无需偿命,只需在众人前向贫僧我道个歉便可,你觉得如何”

    约定搏斗

    楚弦心思电转,这藏海和尚倒也是聪明,若是自己不答应,那就是胆怯,怕了,若是答应,藏海和尚充其量损失的就是一个傀儡分身。

    这时候,楚弦突然想到一法,当下道:“赌斗可以,但规则得由本官来定,不知道,你可听说过棋盘斗法”

    藏海和尚眼睛一眯,点头道:“自然知道,你我为棋手,然后各派一个棋子,由棋子入场厮杀,棋子之间可互相厮杀,棋手可施展功杀之术给对方棋子,也可施展守护之法,给己方棋子,直到一方的棋子身死,便算是分出胜负。”

    “敢吗”楚弦带着一种挑衅。

    藏海和尚冷笑:“有何不敢不过咱们当街斗法厮杀,楚大人不怕众人围观吗”

    楚弦则道:“你不是擅长幻术吗想必蒙蔽众人耳目,并不难吧”

    藏海和尚一愣,便清楚,刚才他用的幻术把戏,怕是早就被这位楚大人看穿了。

    “果然如同我那徒儿说的一样,这个楚弦,深不可测,不好对付。”藏海和尚心中暗道,便见他偷偷晃动了一下藏在袖中的一个小旗子,下一刻,天色变化,众人这一看,立刻是入了幻术的套子里。

    幻术,可影响五感,藏海和尚的幻术修为不差,但也只能影响视觉和听觉,不过他有特殊的法器,所以可以影响一片区域的人,至少可以让周围的人,看不出他和楚弦真正在做什么。

    不过藏海和尚也动了一个心眼。

    既然幻术由他掌控,那么为何不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行事

    例如,让众人看到,他们的父母官,县丞大人,自己认错,当中承认错办了之前的案子,向天佛门道歉,如此一来,天佛门非但不会因为这件事吃亏,反而还能获利良多。

    就这么办!

    藏海和尚心中暗笑,当下是用秘术构筑幻境。

    只是哪怕是藏海和尚,也没注意到,他刚刚构筑好了幻境,楚弦那边就偷偷将手伸在背后,随后一道鱼影一闪,波澜一晃,钻入幻境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