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穿越者搞事联盟 > 第五十章 心火
    明珠公主突然笑了。

    一开始是低着头,耸动肩膀,所有人都以为她在哭。但很快,就听见她清脆而愉悦的笑声,放肆地在寝宫内响起。

    “真是的。”她一边擦掉眼角的泪水,一边笑着说,“骗了自己太久,差点忘记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了。”

    她为什么要装好人,非要在心里认为,自己就算追逐权力,也是理所应当。

    如果让这些人上位,国家不会有好结果,唯有自己掌权才行。

    这就是明珠公主自我说服的借口,也唯有如此,她才能不带任何心理负担地去谋害别人。

    但事实上,就算她成功掌权,也未必有卫公做得好。

    【万事皆始于一。】

    当你为了追逐权力,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去死的时候,便已经注定,终有一日,你会为了权力去主动杀人。

    走到那一步,若是面对失去权力地位的危险,割地赔款、跪地求饶、不择手段……也就近在咫尺。

    为了保住权力,什么都能做。

    这就是权力的威力与魔力所在。

    没有它,你很难保住自己,随心所欲;有了它,你就不再是自己,而会沦为它的奴隶。

    所以,叶顾怀从来不去追求权力,哪怕他确确实实有这样的本事。

    因为他知道,自己心底有一只野兽,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要出笼。

    他已经拥有了武力,牢门不再像之前那样牢牢封锁;如果再获得权力,就相当于给那只野兽装上了双翼。

    届时,他无法确定,自己究竟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总不会是什么好结果就对了。

    “谁让我被二十六台机器,外加十三个心理医生,共同确诊为‘高度反社会人格’呢”叶顾怀心想,“老曹被平反后,之所以没回归部队,而是和我们两个单身汉一同住在集体公寓,指不定就是接受了什么奇怪的指令,顺便看着我。省得我哪根筋不对,就跑去引起社会恐慌了呢!”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对明珠公主说:“油脂的味道。”

    刚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发现了。

    寝宫垂着的长长纱幔,全都用特殊的油脂浸泡过,只要触及到哪怕是一丁点的火苗,就会熊熊燃烧。

    “阁下慧眼如炬。”明珠公主矜持一笑,顾盼神飞,“我本来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没想到,自己也要走一趟。”

    她当然想过,这群人的道德底线并没有多高,几位公子就算爆出这么恶心的大料,还是有上位的可能。

    这种事情,明珠公主决不允许。

    所以,她早就偷偷派人更换了宫中的纱幔——卫公好奢华,整个宫中都要粉刷得金碧辉煌,触目所及越华丽越好,这就给她创造了机会。

    她查到,东阳郡首富何家通过“宰相-大公子”这条线,表面上只承包了三个馆驿,实际上还牵扯进了一定的皇家贡品生意。譬如,何家的姻亲负责制作华美的布匹,由何家上贡到宫廷。

    这也是为什么,何七少,现在该叫景重明了,一摸到绣帕的料子,就能察觉到不妥的原因。无非是耳濡目染,习惯成自然罢了。

    明珠公主一边把何家卷进王家覆灭的案件中,借此打击大公子派系;一边暗中与何家达成交易,答应护送何家两个人离开卫国,条件是何家必须将本次进贡的布匹泡在油脂里,而且处理掉特殊气味,不能让人发现。

    倘若卫公病逝,继位的人却不是自己择定的异母兄长,明珠公主就会在灵堂前放一把火,就算烧不死几个兄弟,也要把他们毁容。

    “我可不希望他们跑到其他国家,把卫国当做大饼,端到他国国君面前,卑躬屈膝,许诺只要对方能替他们复国,就让卫国自动成为该国的臣属。”

    她付出了这么多,牺牲了这么多,就为了攫取卫国的权力。如果走到这一步,尚且功亏一篑,岂不是要吐血

    叶顾怀能够明白这种心理,却还是纠正:“就算他们全都死了,只要其他国家想打卫国,说句新国君得国不正,也是能打的。顶多面子上不好看一点,因为没有切实的严家血脉当大旗。”

    “我知道。”明珠公主俏皮地笑了,“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我得不到的,其他人也别想得到。”

    “所以”

    “请帮我拦住他们吧!”明珠公主微笑着说,“守在外头,让别人不要进来,里头的人不要出去,我来放火。”

    听到她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这么残酷的话语,众人再也忍不住,纷纷痛斥:

    “蛇蝎心肠!”

    “丧尽天良!”

    “明珠,你暗杀自己的父亲都不算,又要杀死自己的母亲”

    ……

    如果唾沫星子能淹死人,只怕明珠公主早已断气。就连现在,这群人之所以没冲上去对她又掐又打,也是因为叶顾怀站在那里。

    明珠公主也知谁是关键,昂首望向叶顾怀,不退不避,目光如电:“阁下认为呢”

    这群人该死吗

    当然该死!

    且不提他们对卫公残害幼童的视若无睹,乃至附和趋奉,作为金字塔最上层的代表,这群人本身也不可能干净。

    就算他们没亲手杀人,连奴婢也不曾打死、发卖,但被他们庇护的官员、豪奴、商贾,总有那么几个视人命若草芥吧

    就拿王寿为例,三十年之内,就从落魄贵族变成茅阳郡第一大地主,发家的手段岂能干净

    叶顾怀在这十年内,游遍天下,早就看过地主、士大夫阶层为了蓄奴,究竟能使出多少花样。

    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世界的统治阶级完全是想尽办法,逼得百姓家破人亡,卖田卖地卖儿卖女,最后卖掉自己,好让这群人赚得盆满钵满,吃满嘴流油。

    老百姓的忍耐力一直很强,直到忍无可忍,才会揭竿而起。

    但由于武者的存在,导致这个世界造反的难度更大,从某种角度来说,百姓的日子,或许更生不如死。

    要是换做别人,早就义愤填膺,答应帮明珠公主这个忙了——杀几个人渣而已,还用多想

    叶顾怀却不然。

    他不像陆昭,认为任何人都无权裁定对方的生死,只有神圣的法律才能判决一个人的命运;但他也不像谢思之,觉得整个世界就是狩猎场,弱肉强食。弱者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强者要你去死,你就得死。

    只见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明珠公主,懒洋洋地说:“这个要求,有些难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