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008 印刷不易
    “这日子……难啊!”

    喝高了的刘澈,醉醺醺地往边上一靠,打了个酒嗝之后,猛地抬手指天,大声地嚷嚷起来,“兄弟!我今天告诉你!老子将来回黑水,一定炸死那帮驴日的!把老子扔来南海说是开展新工作,呸!当老子傻吗我他娘的……嗝!”

    “刘哥吃菜!吃菜!”

    一看刘澈舌头都打颤了,王角赶紧让他吃菜压压酒,低头看了看倒过来的铁皮桶,也没几个菜啊。

    硬菜就是两片火腿,然后就是一碟酥炸花生米,要不是刘澈兜里日常揣着一根黄瓜,像样的素菜都没有。

    “我可是干过大事儿的!就……就那个实验站,那不也是奔着一百八十千瓦去的不让用,不让用你造了干什么当我不知道当我是傻子你就是借着集团军的名头骗钱,呸!下贱!”

    “刘哥吃菜,吃花生米……”

    “对!吃花生米!驴日的还敢威胁我,吃花生米怎么了你让老子吃花生米,老子也送你见贞观皇帝去!炸死你个驴日的!”

    “……”

    复杂了,复杂了啊刘哥!

    喝高了骂街的刘澈,显然有着令王角意想不到的过去,而且搞不好还挺犀利的。

    你说你一个工读学校油印室的门房,咋就那么能呢

    但凡有颗花生米,你也不至于……

    哦,有花生米啊。

    那没事了。

    等刘澈吃饱喝足倒头就睡之后,王角这才拿着钥匙,去了油印室。

    一工学堂的油印室,也有印刷橡皮板,除此之外,库房还有老式的石板,不过这些东西印东西虽然质量好,但王角一个人玩不转。

    还不如自己刻纸油印。

    也并非没有汉字打字机,但这种机器一工学堂是没有的,由杀龙港行署专管,只负责官方刊物和公文。

    大多数景教教会学校广招学生的时候,测试用的卷子,就是要先预约一下,然后才能印刷。

    面子大的学校,自然就能用到行署的机子;门路窄的,自然是只能等排队。

    之所以这么麻烦,原因在于杀龙港的中文打字机,是由一台机械计算器改制而来,属于精密仪器。

    一旦流露出去,负责人就要全家流放北海或者西海。

    曾经在贞观226年的时候,因为一台打字机,还导致了一场规模极大的冲突,最终是以阿尔萨斯公爵的长女嫁给黑海长孙氏嫡次子收尾。

    洛阳内阁最终破格嘉奖黑海长孙氏嫡次子为黑海伯,从四品上的封爵,食邑七百户,可以说是贞观168年第二次内战以来,非因公封爵的顶峰。

    这次封爵,不管是内阁还是两级进奏院,基本都没有反对的声音,实在是因为这台打字机事关重大。

    “钱难赚,饭难吃,干了!”

    铺开蜡纸,抄起钢制笔,又泡了一杯浓茶,王角便是埋头开干。

    他的字不漂亮,但胜在工整,熬夜一晚上,刻录了两万多字,刻到最后,感觉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过总算成果斐然,一般杀龙港一卷传奇、的内容,也就是六万字左右。

    倘若是在报纸上连载,那每次也不过是千几百至多两三千的文字量。

    “先来个两百份应该够了。”

    从事保安多年,王角很清楚《青春修炼手册》这种东西,总的销量其实一般,因为男生都会选择“共享青春”,不但经济实惠,还能迅速拉近男生之间的同学情谊。

    但是当传阅量上去之后,《青春修炼手册》就能赚钱……

    登个广告,卖点壮阳药、魔幻药啥的,效果斐然,反正都是面粉加糖,了不起面粉加蜂蜜,吃不死人就行。

    忙了一晚上,将东西收拾好之后,宿醉刚醒的刘澈在外面生者炉子,然后打着呵欠过来问道:“兄弟喝不喝粥啊……呵,昨晚上睡得可真舒服,早上再整一杯,提提神。”

    “……”

    大早上的喝酒!

    王角把钥匙还回去的时候,小声问道:“刘哥,早上喝酒,不怕被罚款吗”

    “罚个屁,我的工资又不是这个破学校发的。”撇撇嘴,刘澈很是不屑,“要不然怎么会让我来油印室做门房老子砍死那些狗崽子都不犯法的知道吗”

    “……”

    愣了半天,王角只好冲刘澈竖起大拇指,“刘哥牛逼!”

    “必须滴”

    用凉水抹了把脸,刘澈又问,“昨晚上事情办完了吗”

    “都印好了,两百份。”

    “咋才印二百捏看不起你刘哥”

    “不是,多印了那多不好意思……”

    “见外了,见外了不是!多用几张纸怎么了兄弟,你哥我这张脸……”说着,刘澈把脸凑前了用手拍了拍,“那也是有面子!”

    “那……下回”

    “必须滴!”

    刘澈顿时高兴,“啥肉文啊,给瞅瞅不”

    “码头有个穷酸写的,我也不知道好不好看,要不刘哥帮忙瞅瞅”

    “赶紧的啊,我窝在这鬼地方,啥玩的都没有,不整点提神的,那咋活”

    说话间,刘澈伸手接过了王角递过来的几张纸。

    “哟,《门房秦大郎》那感情好,同行啊。”

    摸了摸大肚腩,刘澈咂咂嘴,“嘿……这穷酸,诨名‘南海角先生’嘿,这是上了发条的角先生啊。”

    “发条”

    “兄弟没见过吧,那可是好东西,卖得可好了,闺中神器!包爽!”

    说罢,刘澈有压低了声音,对王角说道,“我读书那会儿,有个同学,好男风……好家伙,你知道那玩意儿多大一疙瘩吗好家伙……啧啧。”

    “……”

    啊!!!!!

    我的眼睛!

    我的耳朵!

    我的大脑!

    大脑……在颤抖啊!

    刘澈不说还好,一说就有强烈的画面感,让他想象得背皮发麻。

    “刘哥……”

    “卧槽!这穷酸写的可以啊,给劲!”

    “……”

    “这里一共多少字”

    “两万出头。”

    “才两万这穷酸还想赚钱不想兄弟你赶紧的,催催,这必须整个十万八万字出来!”

    “刘哥,这不是先过来试试水嘛。”

    “试个蛋的试,你哥我阅文无数,这必须能火啊!得儿劲,我先看着,回头在吃早饭……”

    “那刘哥,我先回去”

    “记得催催,写这么几个字那能赚钱吗”

    “哎,回头我去催一下……”

    见刘澈翘着二郎腿逐渐笑得猥琐,王角一时间,那是相当的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