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002 了不起重伤
    “我斩死你个扑街啊!”

    暴躁少年还没来得及抄家伙呢,“嘭”的一声,这货就被王角砸翻在地。

    凶手,王角。

    武器,云吞摊位的条凳。

    啐!

    “食屎啊!”

    王角冲趴在地上的少年吐了一口痰,然后扭头问黑金,“身上带钱了没有啊。”

    “五个铜板。”

    “唉,拿来拿来吧。”

    “大佬,这是我饭钱啊。”

    “拿来!”

    “噢。”

    拿了五个铜板,三个扔在了地上,两个放在了一旁的云吞摊位小桌上,王角冲摊位老板说道,“对不住啊阿叔,凳子要是修补,不够我下次再带点钱过来,今天出来寻差事,身上没带钱。”

    “嗳,这种话就不用多讲的嘛,大家都是街坊……”

    老板双手抄着抹布,一边擦着手,一边堆着笑绕开了沸腾的汤锅,然后又极为熟练地摸走了桌面上的两枚铜板。

    看了一眼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老板小声问王角:“大角仔,你不会把他打死了吧?”

    死了其实没什么,死在自己摊位前,那就比较晦气了。

    以后食客们要是听说摊位前死过人,谁还来吃他的云吞啊。

    “放心吧阿叔,了不起重伤,要死哪儿那么容易。”

    “……”

    “……”

    “……”

    王角伸出脚踢了踢还趴在地上的少年,“别装死了,赶紧起来,正好我找你有事。”

    趴地上的少年一动不动,旁边两个小跟班早就吓蒙了,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他们也害怕“杀鱼角”直接抄起凳子把他们砸得扑街……

    “大角哥,我们就是路过,你不要用凳子砸我们啊。”

    “是啊大角哥,我们也没从黑窝仔身上……”

    “行了闭嘴,这货既然要趴着装死,就让他继续装死吧,地上三个铜板,你们拿走去炒粉。”

    “谁敢动我的钱!”

    话音刚落,扑街的少年立刻伸出双手,将地上的三枚铜板捡了起来,然后呲牙咧嘴地站了起来,然后指着王角:“杀鱼角,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

    说罢,一甩头,冲两个小跟班道:“走啦!”

    两个小跟班眨眨眼,看了看王角,没敢动弹。

    “行了,走吧走吧,原本还想大家都是街坊,有柴水肯定是先捞,你们要走,就走喽,我再找别人。”

    王角摆摆手,拍了拍黑金的胳膊,“走吧黑窝仔,三个月后,我保你能自己开个档口出来。”

    “真哒?!”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倒是。”

    损失了五个铜板的黑金,挠挠头,顿时觉得五个铜板,根本就不算什么。

    听到王角的话,刚才的扑街少年顿时两条腿灌了铅,如何都走不动了。

    “杀鱼角,你要是能自己开档口,还用黑窝仔做你少东?”

    “烂泥扶不上墙……”

    瞥了一眼扑街少年,王角很是装逼地转身就走,一旁黑金屁颠屁颠地跟着,还笑嘻嘻地拍了个马屁,“大佬好威啊!”

    “这不是废话嘛。”

    “……”

    扑街少年抓耳挠腮有些躁狂,被王角打翻在地也不是第一次,就算被海扁,有铜板拿,就不算吃亏。

    不过现在王角居然吹这么大的牛,着实让他有些吃不准。

    杀龙港这里,每天都上演着奇迹,有许许多多的冒险家突然一夜暴富,但同样的,这许许多多的冒险家背后,是更多的……扑街。

    “非凡哥,大角哥……大角仔是不是要去抢地盘啊。”

    “他个扑街就是个杀鱼的,抢地盘?抢什么地盘?不知道杀龙港这里市舶司最大啊!扑街……”

    嘴上骂着,但扑街少年眼珠子一转,还是小跑追了上去,嘴上说道:“呐,杀鱼角,我也不是不信你,就是想开开眼界,你怎么三个月让黑窝仔自己出来开档口。”

    “你无耻的样子……将来一定能出人头地。”

    这货是真的脸皮厚,不过有一说一,王角觉得这货是真的有点市井街头的生存天赋,明明是个废柴,居然还连蒙带骗弄了两个小跟班招摇撞骗吓唬人,也算得上有头脑。

    “我五岁时候,我大人就说啊,我将来一定金玉满堂!富贵非凡!”

    扑街少年用很是骄傲地用手指着自己,只是抬手的时候,大概是刚才被一凳子砸得不轻,痛的又赶紧垂下胳膊,“嘶……”

    “所以李富贵……”

    “我大名李非凡!小名才是富贵!”

    “好的富贵,没问题富贵。”

    “……”

    五人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十字街头,街头有个路牌,路牌上有巨大的图画,是一张杀龙港的交通图。

    杀龙港之所以叫杀龙港,是因为捕鲸业,大量的鲸鱼,就是拖拽到这里进行宰割。

    历尽两百多年,捕鲸业虽然依旧存在,但杀龙港的支柱产业,早就不是捕鲸业。

    苍龙道最大的贸易港口,就是这里。

    而所谓的苍龙道,其实就是王角记忆中的……马六甲海峡。

    杀龙港,大概位置就是记忆中的……新加坡。

    这地方现在属于皇唐北苍行省管辖,只不过因为贸易发达,牵扯到的利益太大,杀龙港除了受北苍行省管辖之外,还受南海宣慰使府、南海市舶总司、龙牙州市舶司等衙门的多重领导。

    头上的婆婆,多到惊人。

    而北苍行省,是指苍龙道北的半岛地区,王角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记忆中的马来半岛。

    贞观三百年的北苍省,因为某个毫无道德节操穿越者的扭曲,成为了皇唐天朝在南海贸易线上的重镇。

    两百多年的经营,不知道多少军政大佬们的家族成员在这里开枝散叶,杀龙港在贞观168年第二次内战的时候,可是号称“小魔都”,五十万在籍人口的大型城市。

    “大角哥,前面就是一工学堂啊,那里的扑街都好恶的……”

    李非凡的小跟班,连忙提醒了一下王角。

    “我今天就是来一工学堂应聘啊。”

    “啊?!”

    “门卫一个月柴水五个大花边,凭什么不做?”

    王角一脸的淡定,却让李非凡双目圆睁:“杀鱼角,你小心有钱挣没命花啊,一工学堂那班扑街都是人渣啊!”

    “了不起重伤,要死哪儿那么容易。”

    舔了舔嘴唇,王角面带微笑,瞥了一眼还在震惊的李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