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001 ?!
    “贞、贞观三百年?”

    当王角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是窃喜的,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回到了少年时代。

    然后没过多久,他就崩溃了,因为现在不是什么公元二十一世纪,而是……贞观三百年!

    曾经有个叫张德的穿越者,改变了历史的轨迹。

    “这货太也太缺德了,你改变了历史,让我怎么办?卧槽我现在怎么办?”

    穿越之前的王角,是个见义勇为的优秀保安,穿越之后,却成了一个无依无靠一无所有的青葱少年。

    人生,还真是寂寞如雪呢。

    呵。

    ……

    “大佬,哩系记早嗦的吗(你识字早说的吗),窝要系系记(我要是识字),早就去学堂做工的吗……”

    “舌头又打结了吗?”

    “大佬,我一紧张,就系这样的啦。”

    瘦高的少年跟在王角后头,皮肤黝黑,眼窝也有点深,看上去仿佛营养不良,但实际上家里却在杀龙港开了个档口,生意还算可以,在杀龙港做出了口碑的。

    瘦高少年姓黑,名金,外号“黑窝仔”,之所以拜王角做“大佬”,是因为这货被人堵在巷子里勒索的时候,刚好王角路过,救了他。

    之后,当时正饥一餐饱一餐的王角,就去“黑窝仔”家里做帮工,主要就是帮忙杀鱼。

    要说这杀鱼技术,王角不是吹,他以前在水产市场做保安的时候,跟当时的保安班长经常过去档口鱼老大那里帮忙,练就了非常了得的杀鱼技术。

    秒杀,秒去鳃,秒去鳞,秒去内脏……

    因为先进的杀鱼技术,“黑窝仔”家里的档口,反而吸引了一些为了看稀奇的食客,都是码头苦头、帮工,看到王角这惊人的手速,都是啧啧称奇,不在档口吃一碗炒粉,实在是说不过去。

    今天,因为是杀龙港来了大人物,所以苦力、帮工们,都去了北边山上找活干,码头清净了不少。

    档口没有什么事儿,王角就带着黑金在街上溜达,刚好看到了一张招聘布告,说是杀龙港第一工读学校,要招门卫。

    要求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要识字,要五官端正,要身高一米七以上,要会说官话,最好是“地上魔都”腔。

    这些条件,王角全都满足,而且他也了解过了,所谓“地上魔都”,就是武汉。

    唐朝的武汉。

    贞观三百年的唐朝武汉。

    王角每次打听传说故事的时候,都觉得之前那个穿越者,那真是一条狗啊……

    太贱了!

    不过前辈穿越贱不贱,已经不重要了,这个魔改过的唐朝,自己终究还是要慢慢去适应的。

    吟诗作赋是不行了,水泥钢铁也是无用,还是做回老本行吧,做一个……保安。

    “大佬,一工学堂里头都是人渣的嘛,要是能招到人,早就招到了啊。”黑金提醒着王角,“那里的学生仔,阿母说都是扑街,去那里做门卫,搞不好会被整死啊。”

    “让你老母涨我柴水(薪水),我就不去喽。”

    “我要是去跟阿母这么说,我比一工学堂的扑街先扑街啊!”

    “那就是喽,说的好听,没有开元通宝,我怎么成家立业?”

    “大佬想要找妹崽?我认识冰室街的几个靓女哟,听说她们祖上是广州来的,是姓杜的大户人家,说不定,祖上还是‘杜南海’的亲戚。”

    所谓“杜南海”,是第一任南海宣慰使杜正伦,之后杜氏在南海就开枝散叶,两百多年间,出了六七个总督。

    尤其是贞观168年第二次内战的时候,还促成了海南省的成立。

    而这个海南省,和王角记忆中的海南省,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如果他的地理知识还算正常的话,贞观三百年的海南省,是他记忆中的澳大利亚。

    如果他的地理知识还算正常的话,贞观三百年的海口,是他记忆中的达尔文港。

    淦!

    海南省的第一任总督,就是“杜南海”杜正伦的直系后代,杜氏在南海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更让王角无比蛋疼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贞观三百年的唐朝,这里的南海,也不是他记忆中的南海,而是……印度洋!

    所以,此时的南海宣慰使,管辖范围之大,简直吓死个人。

    不过因为内战的缘故,也导致了尽管地方势力不小,但也没有到自立为王的地步。

    尤其是经过三百多年的变革,洛阳中央政府的权威,可不仅仅是船坚炮利的缘故。

    主权、铸币权、贸易权、外交权……洛阳中央政府说啥就是啥。

    “靓女又怎么样?”王角横了一眼表情贱兮兮的黑金,“我好歹也是个读书人。”

    “大佬好威啊!”

    黑金顿时竖起大拇指,老大怎么装逼都是对的!

    “回头我跟宝珠姐说一声,让她再找一个杀鱼仔。”

    “那大佬要搬出去住吗?”

    黑金有些忐忑地问道。

    “搬个屁啦,做门卫而已,又不是做先生。嘁~”

    白了黑金一眼,王角又道,“呐,我要是做了门卫,到时候多少也算是一工学堂的人,拿几张字帖回来,好好练字。做人呢,无钱无德不可无知。”

    “阿母说读书仔都是扑街,搞大妹崽肚子就跑路,还说有缘再会。”

    “……”

    深吸一口气,王角不得不承认,黑金的老母,也是有故事的。

    “黑窝仔!”

    两人正一边聊一边逛街呢,突然听到有人喊黑金。

    循着声音转头看去,却听那声音又是大叫:“杀鱼角!”

    “大佬,是他们,跑啊!”

    “跑尼玛个头啊,遇上这群扑街,有我在,你怕个屁?”

    “噢。”

    黑金嘴上答应着,人却躲到了王角后头,瘦瘦高高的黑金,很是害怕地看着走过来的几个痞气十足的少年。

    “杀鱼角,上次让你跑了,今天你怎么不跑啊?”

    “上次我吃坏了肚子拉稀啊,不跑难道等你帮我舔?”

    “……”

    “……”

    街边原本有两个卖云吞的摊位,当时就有食客把嘴里嚼了一半的云吞喷了出来。

    “有种你再说一遍!”

    “你老母帮我吹长箫我也敢说啊!”

    王角瞪圆了眼睛,“我说,不跑,难道等你,帮我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