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十九章 青儿,我还要……
    啪!

    白雨的衣衫与斗笠碎裂开来。

    难以承受的威压下,他再也维持不了人类的形态。

    白雾弥散。

    一头身长五丈,高如小树,体型堪比六七成年男子的巨大蛤蟆,口含冰珠,出现在了街面中央。

    半空中,周逸目光微凝。

    在那只蛤蟆精近乎透明的肚皮中,肠奴和另外一名黄衣童子被粘稠的冰膜包裹缠绕。

    两人的耳鼻眉毛覆盖着冰霜,正抱成一团,表情惊恐而又绝望。

    “咚咚……咚咚……”

    体内深处,剑丸跃跃欲试,愈发急不可耐。

    与此同时,蛤蟆精一边颤巍巍转身,一边抬起肥硕的蹼爪,朝半空作揖求饶,口吐人言:“高人饶命!高人饶命啊!小怪发誓,再也不会胡乱伤人了!”

    “居然还想偷看我?”

    周逸藏于布巾下的长眉挑了挑,毫不犹豫并拢双指,对准蛤蟆精的肚皮中线划去。

    嗡!

    剑音回荡,宛如平地起惊雷,瞬间响彻整个文和县。

    那一道剑气仿佛贯穿天幕的晨曦,顷刻间,劈碎了县城灰蒙蒙的天色,直贯而下,斩向满脸悔恨悲绝的巨蛤。

    临终之际,白雨也终于看清楚了。

    那是一名从天而降,白袍如雪,头裹布巾的俊美男子。

    高人的扮相,果真是与众不同。

    为了掩饰他高人一等的发际线吗?

    生命里的最后时刻,白雨突然想起一件事。

    记得那个先天阴怪说过,文和县里隐居着一名高人。

    ……是一位游戏人间的高僧……

    等等!

    高僧!

    可是……就算在游戏人间,阁下身为一名有着碎山平江之能的绝世圣僧,至于特意蒙上头从背后偷袭区区小妖我吗!!!

    最后这一个念头闪过,满头问号的白雨被剑气从上到下斩成两片。

    旋即四分五裂,妖躯血肉化散成一大团冰霜般的雪白齑粉,飘洒于空旷无人的长街。

    周逸从空中落下,单脚着地,头上布巾也随风飘落。

    他另一只脚已经随着扭动的胯部转向另一侧。

    本能地想在第一时间遁离现场。

    然而眼前的这一幕,却让他愣住了。

    “死了吗……就这?”

    周逸沉默良久,缓缓收回那条极不和谐大腿,低头端详起自己的手指。

    一次杀怪,一次斩妖。

    无论过程与结局,都顺利得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运气真就那么好?

    所遇到的妖物阴怪,都弱得不堪一击吗?

    又或者……这剑气,实际上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弱?

    就在这时,一行黑色小字从眼前飞驰而过:

    ‘……岭南之地多蛤蟆精,口衔冰珠。往往能于晴天生出雾气,遂霜寒雨雹,禾稼人畜皆被伤,土人谓之白雨。虾蟆乃阴类,阴气聚体,需食生人,夺其阳气,后吐出,归家数日亦冻亡。此精喜戴斗笠,着皂靴,殊可怪也……’

    周逸轻叹口气。

    “现在才出来……也就是说,县里那些回家后被冻死的人,都是被这蛤蟆精白雨吞入肚中,吸光了阳气之后,再吐出。阿弥陀佛,这妖物实在该死。好恶心的饮食习惯。”

    不远处的石墩旁,肠奴与小仆僮仍旧紧紧抱成一团。

    瑟瑟发抖,双目紧闭。

    似乎处于某种痛苦的梦魇之中。

    “一个肠奴,一个青儿,男上加男,男能可跪,真是孽缘啊。”

    一只玉白的手掌,轻轻按住了肠奴的眉心。

    暖融融的养生之力流转而出,在肠奴和青儿身上飞快绕走一圈,而后返回周逸体内。

    两人脸上的霜冻迅速消融,体温回升,彼此分开,睡梦中的脸上尤挂着恋恋不舍之色,看得周逸微微摇头,唏嘘不已。

    “青儿……青儿!来人呐,都醒醒,有妖怪!”

    正在缓缓退散的晨雾远处,传来刘陵和带着哭腔的呼唤声。

    “妖物当前,能不忘奴仆安危,出身江湖草莽,却修成温润君子。此人倒是不错。”

    周逸收回目光,拎起肠奴,跃至县城半空。

    随后在房檐树梢间,一阵毫无规律的腾挪闪跃。

    直到确定身后无人或是其它存在跟随,方才绕道悄然返回徐府。

    ……

    “青儿?青儿!”

    刘陵和惊喜地抱住躺在街角的小仆僮。

    此时已有不少县民被晴空白日里炸响的雷声惊醒,开门探窗,议论不休。

    晨曦飘落,街面上行人、牛车、早食铺、蒸饼摊、卖糖葫芦的……所有一切,都与往日里的清早,没有太大区别。

    刘陵和蜷缩在早食铺的一角,看着依旧昏迷的小仆僮,又望向行人如织、熙熙攘攘的县城,眼神恍惚,脑中一片空荡荡,就仿佛刚刚那一切只是做了一场荒诞陆离的怪梦。

    过了许久,他都没有看见自己所期待的那个人……或是存在。

    刘陵和满脸遗憾,在食客们古怪的目光中,站起身,拂整衣袖,朝街面外深深一拜。

    许久,他直起身,背上青儿,向县外渡口的方向奔去。

    待到日落时,刘陵和已经乘着大船,漂泊在玉清河上。

    晚霞如火,河边青山绿水,松涛滚滚,风景独好。

    刘陵和却毫无吟诗作对的心情,不停在客舱中徘徊。

    直到一旁响起轻咳声,刘陵和脸上终于绽放出喜色。

    “青儿,你醒了?”

    “公子……呜呜呜,青奴差点见不到公子了。”

    “这一次让你受苦了,身体可有不适?我已经打听到广元郡的一位名医。”

    “让公子费心了,青奴非但没有不适,反而感觉更有力气了。”

    刘陵和只当青奴在安慰自己,并未多想,沉吟片刻,问道:“今早究竟发生了何事?那妖怪怎么会放过你?还有……那位卷发义士呢?”

    青儿怔了怔,眼里渐渐浮起激动之色,用力抓住刘陵和的手。

    “公子,你知道吗,青奴是被一名从天而降的仙人所救!”

    刘陵和呼吸陡然变得沉重,声音微微颤抖:“这世上果真有仙人!青儿你快说看,那位仙人是何等仪容姿态,又是如何救下你们的?”

    青儿眉毛拧起,似在回忆:“奴记得,那位脚踩祥云飞来的仙人好像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便将那头蛤蟆妖怪给隔空点死了。”

    刘陵和呼吸再度加重,紧紧盯着青儿,生怕漏掉一个字。

    “至于他的仪容……奴那时被妖怪吞进肚子里,惊慌失措,紧张得要死,并没有看清楚。”青儿懊恼地说道。

    刘陵和眼里也流露出稍稍遗憾之色:“罢了,能遇见仙人,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仙缘了,连你家公子我都无比羡慕……”

    “咦,奴想起了一事。”青儿突然打断道。

    刘陵和面露急切:“想起来就说啊,吞吞吐吐和你家公子卖什么关子?”

    “奴这不是担心公子伤心吗。”

    “我为何会伤心?”

    “因为奴突然记起来了,那位仙人飞来后,头上纶巾飘落……可是,却没有长头发,连一根都没有……好像是一位……是一位……”

    “一位僧人?”

    刘陵和脱口道,随后面露狐疑,“不对啊,如今这世道,哪还会有真正的僧人?青儿,你有没有看错?”

    青儿拨浪鼓般摇晃着脑袋:“长头发的脑袋和没长头发的脑袋差别实在太大了!公子你是没看到,不然你就不会不信了。”

    刘陵和沉默许久,眼里浮起复杂之色,缓缓道:“今日所遇之事,回府后切莫对任何人说起。一来我父亲年事已高,每日却还要忙于帮中之事,实在不想再烦扰他老人家。二来,从我记事时起,家人便钟爱术道,对佛门厌恶至极……”

    青儿连连点头:“公子放心,奴明白,奴一个字都不会乱说。”

    刘陵和微微点头。

    江天夜色,明月高悬。

    波光粼粼的水面远处,似有鱼虾河蟹在追逐嬉戏。

    船舱内……

    “青儿,再来一次。”

    “公子……饶过青奴吧,青奴真的已经吃不消了!”

    “就最后一次。”

    “公子真坏,之前就已经说过是最后一次了!青奴实在已经干得没力气了啦!”

    “呵呵,放心,这次我们从后面开始。”

    “后面?公子你实在好坏,好吧……”

    “废话少说,快开始。”

    “后面从哪开始呢……喔,正当青奴和那位义士大哥冻得要死,已经绝望时,那蛤蟆精突然原地不动,颤抖了起来……公子,奴嘴实在太干,喝口水再给你讲。”

    月光透过窗棂,年轻的公子枕着脑袋,闭着眼睛,嘴角微翘,不厌其烦地听着小仆僮说那高僧斩妖的故事。

    一遍又一遍。

    直到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