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十六章 玉清一梦,人间套路
    七日后,玉清国陷入节日一般的喜庆之中。

    公主出嫁,自是举国欢庆,一切都按照约定俗成的步骤,有序进行着。

    指婚。

    纳彩。

    出降。

    合卺……

    月影横斜,荇藻凌乱。

    宫殿洞房中,桌旁红烛下。

    周逸正在和清玉国君的女儿,进行着合卺之礼。

    也就是喝交杯酒。

    公主足履玉靴,耳悬金铛,身材修长,体态纤柔,掀起的盖头下,是一张旷世之容。

    当真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夹于葱白指间的杯盏刚至唇边,周逸的声音响起。

    “停。”

    公主不解地看向面前人间罕见的俊美僧人:“怎么了夫君”

    周逸问:“公主当真要嫁给我”

    公主愣了片刻,缓缓放下玉杯:“夫君这是何意”

    周逸微笑道:“不如让小僧来猜一猜,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婚后,我没怎么努力,就当上了玉清国的大官,很快便位极人臣,享尽人间富贵。

    其间,你我夫妻恩爱,相敬如宾,并生下好多娃。

    男娃考上状元,封侯拜相,女娃亦另嫁它国,成妃为后。

    正当我到达人生巅峰,无比得意之时,忽然间,天降不测风云。要么是内忧,要么是外患,总之,会让玉清国陷入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劫,亡国不远矣。

    而到那时,国君会找上我,告诉我玉清国危在旦夕,而我却并非玉清国人,无需和玉清国共存亡。

    我迫不得已,与娘子你挥泪道别,也成为了抛弃妻子之人。

    再然后,小僧会被送返来处,一觉醒来,方知一切都只是梦。”

    公主芳唇微张,不可思议地看着周逸。

    周逸朝她点了点头,温文尔雅一笑。

    无论黄粱一梦,还是南柯一梦,都是有着类似剧情的古典童话故事。

    周逸在另一个世界还是一名毛发茂盛的中学生时,没少此类古文。

    因而七天前,国君提出要嫁女时,周逸便隐约猜测到了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套路。

    眼前这位公主,便是白日里被自己所救的金尾鲤鱼。

    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等来了金鲤的报恩——一场短暂的富贵风流。

    烛光下,公主脸上的缱绻柔情缓缓褪去。

    白皙动人的面庞浮现出冰冷的线条,目光闪烁,声如凉风。

    “郎君,是不满意本宫报恩的方式还是……不满意本宫的样貌”

    周逸眸眼低垂,如实道:“皆是。”

    公主怔了怔,面部线条愈发僵硬,脸庞向前凑近周逸:“难道本宫长得很丑”

    周逸抬起头,含笑道:“抱歉,是小僧分辨不出鲤鱼的丑美。”

    “你……”

    公主指了指周逸,深吸口气,竭力控制着情绪,微笑道:“虽说只是一场梦,可也相当于人间数十年,不算虚度。”

    周逸微微摇头:“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场暗黑童话。”

    “童话是何意郎君要不再考虑考虑吧。”

    “不了。”

    “真的没法谈”

    “对。”

    “那好。”

    公主颇有些无奈,揉了揉额头,随后轻挥玉臂,红烛粉帐尽数化去,变回了清冷的宫殿。

    “郎君都已经说破,那再继续下去也无意义。可是这恩情,本宫一定要报的,说吧,郎君想要怎样”

    周逸不假思索:“你若真想报恩,就给我一些实际好处。了清因果,两不相扰。”

    公主问:“那么人世间的金银财宝可否”

    周逸点头:“可以。不过我在徐府也用不着,还有其他选择吗”

    公主莞尔:“你又岂会一辈子呆在徐府。也罢,那当世武学秘籍,你可喜欢”

    周逸点头:“也行啊。不过,得是顶尖的武学秘籍。”

    公主眸露异色:“你倒是贪心。可类似秘籍,往往都藏于王朝宫廷或是隐世门派中,据说有获得魂气的人间高手坐镇,我辈也不愿招惹。对了,郎君似乎已经还俗,可需美人服侍”

    周逸连连点头:“都可以。不过,颜值不能太低,至少不能比小僧丑。”

    我……

    公主美目圆瞪,盯着祸国殃民、世间罕见的俊美僧人,含苞待放的胸脯微微起伏,半晌方才平复下来。

    “要不然还是金银财宝吧”

    “可以。”

    “去帮你盗取武学秘笈”

    “也行啊。”

    “美人呢”

    “都可以。”

    “你!”公主拍案而起:“你到底想要什么故意不想让本公主报恩吗”

    周逸指了指圆润光滑的脑袋瓜:“亲,你还没看出来吗,我是个和尚啊,你这些报恩方式佛祖都不允许啊。”

    公主横眉冷目:“你耍我”

    周逸无奈地揉着脑袋:“要不容我回去想想”

    公主深吸口气,喝道:“拥剑何在即刻将郎君送返人间!”

    俄尔,身披铠甲的猛将大步而来,毕恭毕敬地向公主行礼,脸上透着古怪,嘀咕道:“不是说梦中三十年后再来送人吗这个俊美僧人,怎么这么快。”

    公主冷笑:“僧人都这么快。”

    周逸微笑:“你试过”

    “你……”公主狠狠瞪了眼周逸:“哼,油嘴滑舌,不识好人心,难怪当年佛门落难时,天下无人相救,反倒落井下石者不计其数。”

    周逸神色从容,微笑着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后又停下:“等小僧想清楚后,如何才能回来”

    拥剑此时也明白了来龙去脉,看了眼公主的脸色,随后复杂地看向周逸:“郎君只需找到玉清河旁的社橘树,再取随身物件,系于社橘之上,敲击即可。”

    周逸瞥了眼公主。

    美艳公主目不斜视,略微点了一下头。

    “告辞。”周逸微笑道,随后又摸了摸头顶:“对了,公主和国君,似乎长得并不太像。”

    公主明眸善睐,白了眼周逸,“与你何干。”

    “贤婿啊!你怎么突然要走了!”

    玉清国君急匆匆赶来,面露感伤,眸中却泛着古怪,这剧情不对啊,进展太快了吧,我玉清国还没亡呢。

    拥剑赶忙行礼,抬起头,低声道:“君上,郎君已经识破了。”

    国君一愣:“识破什么”

    拥剑道:“应该全都识破了。”

    周逸朝向满脸尴尬的国君拱了拱手:“多谢君上款待,某改日再来叨扰。”

    直到周逸的身影消失在宫殿尽头,国君方才收回目光,低声喃喃:“人间相府里,还真有能人。我辈的异梦术,都能轻易看穿。不知殿下接下来,有何打算”

    公主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玉臂垂落,歪着脑袋嘟哝着嘴道:“还能如何哼,父王非要将我嫁给泾河龙君之子,一个整日欺男霸女、不务正业的小混蛋,本宫只好来黄伯伯这里避难,结果半道被一来路不明的妖物偷袭,若非借这小和尚的童子阳气温养,本宫就只好提前蛟化,肯定会被父王发现。哼,难得想要报一次恩,居然遇到个真和尚,白瞎了这张脸。”

    玉清国君顿时苦起脸来:“殿下可饶了微臣吧,若被陛下发现他的爱女躲来我这玉清河,还险些和一和尚在梦境里成婚,黄某这层近百年的皮甲都不够陛下扒的。”

    “小气吧啦。罢了,等本宫伤势彻底好了,还掉那和尚人情,自会前往流沙江小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