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十三章 开发养生之力
    话到这份上,周逸也不再隐瞒。

    “小僧若说未曾看见,颜君可信”

    颜曲府叹了口气,微微摇头,显然不愿相信。

    周逸懒得继续解释,双手合十:“颜君好生休养,小僧改日带些瓜果来看你。”

    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颜曲府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小师傅固然心境高绝,是佛门奇才,可若没有合适的武学引导,终难踏足‘炁生’。

    阿秀,将那部手抄取出,交给逸尘师傅。”

    站在旁边的清隽少年有些惊讶:“老师,你忙了一个早晨,就为了这个和尚”

    见颜曲府微微颔首,清隽少年只得咬着牙从一旁的龛牖中取出那册墨迹未干的卷帙,满脸不善的递给周逸。

    “这是……”

    周逸翻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行尤飘着墨香的大字——

    《踏青云修行笔记、心得及感悟》

    颜曲府沙哑的嗓音传来,“我辈武人,只有将桩功修至炉火纯青,周天经络通达,方能获得气感,踏足‘炁生’。

    小师傅看似已获气感,却未能‘炁生’,某甚是不解。不过只要逸尘师傅早日将这部武技修至大成,定能踏足‘炁生’。

    《踏青云》是某师门中很被看重的轻功,逸尘师傅大可参照修习。”

    轻功

    周逸顿时来了兴致。

    所谓轻功不就是遁法吗

    打完就跑,刺激又安全。

    对于他这么一个养生流来讲,再合适不过。

    回想起颜总管昨夜宛如一头从天而降的大鸟,越过墙头,横渡十来丈,飘落自己面前的一幕,周逸不由微微点头。

    “多谢颜总管。”

    周逸也不矫情,将书卷收入袖中。

    余光里,颜总管的眸中充满期盼。

    周逸当然明白对方在渴求什么。

    可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天道无情,佛律森严,即使自己想要打诳语安慰一下老颜,佛祖也不允许啊。

    “对了,不知颜总管喜不喜欢吃橘子”周逸突然问。

    颜曲府和阿秀都愣住,不明所以地看着周逸。

    周逸脸上浮起惬意的笑。

    “若有机会,小僧会带些橘子来给颜君和这位小郎君吃。佛曰,诸行性相,悉皆无常……多吃橘子,笑口常开。”

    说完,周逸不给颜曲府反应的机会,潇洒摆袖,转身“橘遁”而去。

    哗!

    门帘掀起。

    明晃晃的晨光洒入幽暗昏沉的小筑。

    颜曲府一宿未睡,本就头昏眼花,此时顿觉双目刺痛,下意识闭起。

    当他再度睁开时,看到眼前景象,心跳猛然加快。

    那个背朝自己的年轻僧人,衣袍随风翻飞,犹如行走于江天之巅。

    而他那圆润光滑的头顶竟散发出了鎏金一般的璀璨光华。

    就好似真佛现世,集天地灵光,对众生说法。

    直到周逸的身影消失在晨曦湖畔的尽头,颜曲府仍未回过神。

    “橘子……橘子……”

    他重复低声念叨,仿佛要从这再平常不过的瓜果之中,寻觅出天地间的道义真理。

    阿秀托着下巴,认真分析道:“我看他只是随口胡诌,缓解适才的尴尬罢了。”

    颜曲府微微摇头,脸上竟浮起一丝喜色:“出家人不打诳语。此僧虽年轻,却佛性十足,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暗含佛法深意。阿秀你是不知,从昨晚到今早,某的气感,便一直在下坠。然而,当此僧临别说出‘橘子’二字时,为师的气感,竟然不再下坠,就此止住颓势!”

    “谢天谢地,终于保住了最后一丝‘炁’。真要是跌出气感,我堂堂昔日长安城中的‘颜无第一’,岂不要被人笑死。“

    “所以说,他的橘子,某志在必得。”

    阿秀面露惊讶,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反驳。

    在这世上,他对于颜曲府的信赖程度,超过任何一人。

    “对了老师,踏青云不是入门的基础轻功吗你怎么和他说是……”

    颜曲府苍白的脸上浮起智珠在握般的笑容。

    “所以啊,他才一定会来向为师讨要后续功法心得。

    此僧心境奇高,想来很快能修成第一阶段的桩功,当年我可是足足花了四个月,方才桩功成。

    估摸着,他只需两三个月,甚至一个月,便能修成,而后进入第二阶段轻功的修习。

    我虽然给出了第二阶段轻功的功法,可若不配合心法,终难修成。”

    阿秀恍然大悟:“老师好算计。”

    “呵呵。到时某再向他请教如何破解心魔,他断不会再拒绝。”

    ……

    百多步外的湖畔柳岸。

    晨风中,周逸悠悠而行。

    谁会想到,一个南方偏远县城里的退役宰相府,竟藏着这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己身边那个来历神秘的奇伟侍女香珠。

    牵扯进十四年前“术道争锋”事件的神策军第一教头,号称长安无敌的颜曲府。

    包括颜曲府身旁,那位来自京城漩涡深处,隐姓埋名,却不知自己真实身世的“少年”。

    好在所有这一切,都因黑色小字的缘故,而让自己提前获知。

    ‘黑色小字最大的用途,便是知道这些隐秘信息与事件,如此才能避开一切纷扰。’

    ‘……虽然目前貌似一个个全都沾上,不过小僧依旧可以从容抽身,不带走一片云彩。’

    周逸怀揣秘籍,乐观自信地想着。

    唯一让他心生阴霾的,却是颜曲府口中那位留下一道剑韵的仙人。

    黑色小字中,关于阴怪妖物的描述虽然不多,可至少存在。

    然而类似的剑仙却从未出现过,俨然超出黑色小字的范畴。

    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让周逸略感不自在。

    “好烦啊……”

    乌云遮蔽住了脆弱的晨曦。

    微风浮动,小雨随之飘摇,从万丈天穹坠落,点缀在山河之间。

    周逸掩着衣襟里微湿的书卷,却并没有加快脚步,施施然沿着河畔柳岸,向徐府的大院行去。

    如今的他,已不再是之前一个月里,身亏体弱,沾染不得半丝风寒的娇贵病人。

    神秘青烟融入气血后,留下了一股温和的力量——周逸戏称为的养生之力,也是他打算借用武学,来进行开发的力量。

    每当有寒气近体,这股温和力量总会悠然现踪。

    为某剑僧进行“养生”。

    “啪哒~”

    耳旁响起一阵仿若雨滴落湖的声音。

    周逸并未在意。

    “啪哒!”

    “啪哒!”

    声音不断响起。

    仿佛能够穿透凡胎肉身的重障,在他平如镜面的心湖上,击起真正的涟漪。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周逸还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止住步伐,扭头看去。

    初秋的雨波中,一条鲤鱼不知何时游至岸旁,犹如镶嵌着金色流苏的鱼尾轻轻拍打着湖面。

    周逸定睛细看,这条鲤鱼块头不小,约莫半丈。

    他曾听徐府一位擅长飞刀鱼脍的厨师说起过,鲤鱼为水中之灵,其寿命和人类相仿。

    半丈的鲤鱼看似挺大,实则也不过十来岁。

    在另一个李唐王朝,因鲤与国姓是谐音,有律令规定抓到鲤鱼应放回水中,出售鲤鱼者刑杖六十。

    而让周逸不曾想到的是,在这个世界,鲤鱼同样受律令保护。

    只因三百多年前开国君主曾在远征西境流沙江时,舟车劳顿,水土不服,又遭阴物暗算,奄奄一息,幸有鲤鱼衔奇药而来,救下君主。

    国祚方定,唐皇便一纸诏书,特赦天下众鲤。

    三百年后,律令犹在,却沦为那些只针对庶民的律令之一。

    雨幕中,周逸看向朝自己张开嘴唇,一翕一合做着吞咽动作的金尾鲤鱼。

    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