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十一章 肠奴之志
    拂晓初至。

    周逸斜躺于藤椅,借着微熹的晨光,捧卷而读。

    “蛇蟠向壬,燕伏戊己,虎奋冲破,虾蟆声抱……”

    这部《大唐博物志》,周逸已是在看第二遍。

    其中既有天下名山奇石,也有土培丘陵之学,更不乏世间生灵。

    虽然多是常见的小动物,可在书中,却充满志怪奇谈的味道。

    也不知单纯是想象,还是著书者亲身经历。

    此书文字晦涩,可周逸却能读懂。

    他并没有获得本主太多记忆,除了法号逸尘和一些深奥佛理外,其它一概不知道,好在识文断字的本领却继承了下来。

    “还真没别的本领了。果然百无一用小和尚啊。”周逸叹道。

    躺着看书的姿势其实对眼睛很不友善。

    此前看不到半盏茶,便觉双目酸胀,几欲落泪,头昏脑胀。

    一个月时间,小半卷《剑南地方志》都没能读完。

    吸入青烟之后的这几天里,周逸只凭闲暇工夫,便读完了《剑南地方志》《名臣清谈卷》《大唐博物志》等十来部书籍。

    一目十行,翻页生风。

    字字成章,刻入脑海。

    效率和记忆力,俨然提升到了学神层面。

    “这就是传说中的升级感吗”

    周逸十分愉快地想着。

    如今的他,从头皮往下,全身各个部位都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简直就是前所未有过的美妙体验。

    只除了依旧没有长出头发。

    “蹬蹬蹬……”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

    门帘掀起,身着黄布衫、头发略带卷曲的高瘦青年,提着一笼薄饼埋头走进。

    高瘦青年放下蒸笼,朝周逸叉手行礼。

    “肠奴施主,有劳了。”

    周逸微微欠身。

    徐府出事前,一直都是由管事徐良的亲信奴仆为周逸送早食。

    毕竟香珠只是个芳龄二八的“娇柔”侍女,光拎一壶姜汁就已让她香汗淋漓,娇喘连连。

    碧茵死后,徐良自个忙得焦头烂额,原先那几个亲信奴仆也都不怎么使唤得动了。

    好在肠奴自告奋勇,为周逸送早食,继续着某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看周逸起身,肠奴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逸尘师傅是府中贵客,不用对肠奴一个贱仆这么客气。肠奴可担待不起。”

    周逸双手合十,低喧佛号:“佛曰,众生平等,在小僧看来,肠奴与徐管事……即便与小郎君也无贵贱之分。”

    “别、别……师傅可别这么说,吓煞我也。”

    肠奴面红耳赤,连连摆手,半晌,叹了口气:“俺娘也信过佛,从前听俺娘说,人这一辈子所有一切,都是注定好的。你们佛家好像说是什么……因果所以俺娘这一生逆来顺受,告诉肠奴各人有各命,听天由命就好。俺这一生也是如此罢了。”

    周逸眸眼低垂:“即便因果有定论,那也是尚未发生之事。再者,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连佛都承认,天下所有修行之法都是平等的,人的命运更是如此。将来之事,尚未定论,努力之时,就在当下。”

    肠奴愣了愣,随后搓揉着后脑勺:“师傅这套说法好新鲜,和我娘之前信的佛有些不太一样啊,肠奴虽然听得迷迷糊糊,可却感觉好有道理。逸尘师傅,某可以向你学佛吗”

    你可千万别!小僧自己还在努力生发还俗,可别被我瞎xx忽悠了。

    周逸面露慈悲,双手再度合十:“阿弥陀佛,佛曰,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佛法不一定在佛经之中,世间法皆是佛法。对了,不知肠奴施主可有什么志向”

    肠奴脸一红,但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道:“说出来小师傅可别笑话。某儿时常常幻想,将来能做将军。”

    周逸微微点头:“善哉,肠施主大可以此为人生奋斗目标。”

    肠奴连连摆手,讪笑道:“那时肠奴只不过是徐府一个小仆僮,啥也不懂。现在想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笑至极。当将军至少要会武技,还有领兵打仗的本领,某只是一介蠢奴仆,大字都不识几个,更是已经过了学武年纪……”

    说话间,肠奴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你还没吃过早食”周逸问。

    肠奴嘻嘻一笑:“多谢师傅关心。某今日没有早食。”

    “为何”

    周逸有些奇怪。

    徐府平素对待奴仆并不苛刻,更不会无缘无故罚去早食。

    肠奴没心没肺般嘻笑道:“肠奴昨夜看到颜总管在后院站了一宿,到清晨还没离开,嘴里还不停说‘战’‘战’‘战’。某就对别的奴仆说了此事,结果被管事听见,罚去早食。”

    “休瞒小僧,你肯定没说好话。”

    “嘻嘻,师傅果然什么都知道,某几个私下议论,颜总管莫不是被碧茵的风流鬼魂给缠上了,逼他在原地不动,大战三百回合……”

    “肠施主你再这样乱开车,早晚有天会被赶出徐府……不过这样你倒也能恢复自由身,前去投军。”

    周逸打趣肠奴,心中却泛起疑虑。

    难道昨晚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可千万别影响自己学武啊。

    说话间,周逸已经掀开竹箪。

    竹箪里,两份清冷素菜,一片凉透了的蒸饼。

    见周逸纹丝不动。

    肠奴凑近一看,脸色大变。

    他撕下小块蒸饼,咀嚼了几下。

    “呸!这么硬!也好意思送来给师傅吃徐管事再三叮嘱不得怠慢逸尘师傅,居然还如此不上心!某这就让厨子重做!”

    周逸微笑道:“不麻烦了。想来这几日,徐府上下都很忙。”

    肠奴胸臆难平,脸色涨得红,咬牙道:“徐管事失势了,如今在府里也难说上话。”

    “与徐良施主失势无关。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

    说话间,周逸挥袖劈向蒸饼。

    指尖触及。

    啪!

    凉透了的蒸饼从中裂开——自然不是周逸提前释放了剑气,而是借着那股让手指暖洋洋的养生之力。

    徒手切蒸饼,威力不赖,堪比菜刀,还挺实用。

    看到竹箪底部显现出来的那行歪歪扭扭的血字,肠奴怔了怔,嘴唇发青,连退数步,险些坐倒在地。

    “这、这、这是……写的都是啥字”

    周逸看完,无语地挠了挠光头:“肠奴,今早可有外人入府比如某位……大胡子捕头”

    肠奴一拍脑袋:“忘了告诉师傅,那位吕神捕大清早就悄悄入府调查碧茵的案子,对了,某曾看他在厨厅附近溜达了好几圈,难道是他……”

    “嗯。”

    周逸低头看向箪底那行透着鸡臊味的血字——

    ‘某知道那天晚上你对碧茵做了什么’

    怎么有点恐怖片的赶脚

    这就是来自名震广元郡的吕神捕的第二轮试探吗

    用一块发凉的蒸饼和鸡血写的字进行恐吓

    小僧好怕啊……神捕大人你这副幼稚的亚子。

    周逸站起身,耳旁响起肠奴不忿的声音。

    “没想到这个吕捕头如此心胸狭隘,之前真是瞎了眼,还以为他是一位豪杰!逸尘师傅,你可不要冲动啊,听说这位吕捕头武艺相当高强。”

    “豪杰除了他,你还听说过其它靠吃假奶破案的豪杰吗呵呵。”周逸边笑边向楼梯走去:“放心肠奴,小僧省得。”

    刚下小楼,便听见了吕捕头在不远处徘徊的脚步声,似乎蹲守在此想观察自己反应。

    “病得不轻呢。”

    周逸摸了摸光头,身形一闪,跨步来到侧前方的一株松树旁,避开吕捕头左顾右盼的目光。

    吕捕头在肠奴等人眼里,武艺高强,非凡了得,可也顶多是略超徐府护卫的水准,未获气感。

    周逸自是不怵。

    然而他最烦的就是这类疑心病和偏执狂。

    吕捕头还在抚摸虬髯,东张西望,周逸已经匿着身形,向颜总管的住处从容而去。

    ……

    “当将军……”

    楼阁上,高瘦的年轻奴仆出神望着远方。

    半晌,他自嘲一笑,弯下腰杆,跪于地板,开始收拾洒落的食箪和蒸饼。

    “逸尘师傅居然没笑话某,可真是个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