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九章 颜总管
    又到了深夜。

    亥时初至(21点)。

    铜镜前的少女换上一袭束胸黑衣,效果却不是很好,非但没能成功遮掩,反让原本曼妙丰腴的身姿愈显张扬。

    她幽幽一叹,也不知是遗憾还是得瑟。

    随后起身走到榻旁,静静端详着那枚正在酣睡的优雅光头,忽然间伸直双臂,掌心对准光头,就像在隔空抚摸。

    “让某暖床。”

    “让某暖床。”

    “让某暖床。”

    施咒一般重复念了九遍,少女方才心满意足。

    她伸手往面门一抹,跃出窗外。

    大约七次深长呼吸后,周逸缓缓睁开双眼。

    他轻叹口气,走下床榻,行至面盆前,将铜壶里的姜汁倒出,用汤水冲泡开来。

    准备洗头啦。

    没错,他曾经一度对徐府的生姜失去信任。

    可当发现了青烟带来的神奇变化后,他对于洗头大业重新生出期待。

    人生,总是这样充满希望的不是

    滴水穿石,持之以恒,恶心了……喔不,感动了佛祖菩萨,自己早晚有一天能长出头发来!

    ‘就是香珠这位热爱夜生活的小娘子……到底能不能换句台词’

    周逸弯下腰洗着头,心里暗暗吐槽。

    香珠的秘密,刚入府时他就已从黑色小字中知晓。

    神秘师门,危险任务,包括连她自己都不甚清楚的离奇身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周逸不想拆穿更不想卷入其中,毕竟……

    “某只是个莫得感情的洗头机器啊。”

    洗完头。

    扑棱棱甩干。

    周逸看着铜镜中眉清目秀的小光头,唇边露出个倾倒香珠的迷人笑容。

    披起大氅,蹑履下楼。

    他的脚步不紧不慢,却悄无声息。

    每当老远看上侍女或是奴仆,他只需脚尖轻轻一点,总能在对方发现之前,闪避至树后石旁。

    别说府里下人,即便是负责守夜的护卫好手们,这两个晚上,也不曾发现过周逸的行踪。

    身轻体健——这也算是青烟赋予他的好处之一了。

    俄尔,周逸进入到已被封锁,俨然成为禁地的徐府后院。

    夜探案情

    别逗,小僧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侍女碧茵因贪财被阴怪虚耗所杀,周逸比谁都清楚,对于此案后续毫无兴趣。

    他来此,只为一件更无聊的事……

    ……

    后院那株见证了侍女和管事连番恶战的榆钱树下。

    周逸闭目凝神。

    亥时三刻至!

    腹底的三寸剑光,再度凝聚成了指甲盖大小的剑丸。

    周逸并拢双指,朝天射出。

    嗡!

    雷音骤响。

    剑气如虹,贯穿夜穹。

    只在半空中留下一道肉眼难见的冗长气痕。

    饶是以周逸如今的目力,也难寻其尽头。

    只能隐约窥望见天穹高处,风卷残云,朦胧月华好似起了波澜。

    然而,就在这一道剑气射出之后。

    剑丸仿佛被掏空了身子,迅速化散成三寸剑光。

    周逸吐出口气,摸了摸肚皮。

    “果然,又萎了啊。”

    算上今晚,他已连续三个晚上,悄悄来到后院,测试剑丸和剑气。

    第一日晚上,亥时三刻,剑丸凝聚而成。

    然而在放出剑气后,迅速萎靡成剑光,直到第二日的亥时三刻才重新凝聚。

    中间间隔了整整一天。

    三个晚上情况如出一辙。

    在间隔时间上,没有任何进展或是退步。

    周逸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丸中剑气,每日只能释放一次。

    那自己岂不就成了……一夜一次小和尚

    而那晚遇上阴怪虚耗时,黑色小字悉数浮现,变成画面任君采撷的情形,也再没有发生过。

    周逸隐约猜测,是否因为当晚自己上了头,怒气冲破胸口郁结之屏障,使得体质发生第一次蜕变,这才从黑色小字里提取出了剑气,为自己所用。

    按照这个思路,那么让自己体质蜕变、早日生出头发的最快途径,便是获得青烟。

    想要斩获青烟,似乎可以通过杀死阴怪

    去哪找阴怪呢

    那个少年仵作陈池的影子里……稳住和尚,可千万别浪!

    你就这一道剑气可用。

    用之前是大爷。

    用完后准时变回孙子。

    宅在徐府、按时洗头、多喝热水、早点睡觉……这些才是王道啊!

    随着剑气发出的闷雷声响彻徐府。

    护卫惊动,悉数而出。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府中各个角落传来。

    周逸不慌不忙,向回走去。

    陡然间,他耳旁响起一阵疾速逼近的破风声!

    伴随而来的,是对方身上浓烈的旱烟味。

    周逸心跳提速,脑海却仿佛有一阵电流掠过,竟凭空组合出一幅波纹般的画面。

    画面中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身着发白的黄色长衫,面容沧桑,发髻不束,额角有发青的深痂。

    在他的腰间,别有一杆竹制旱烟,烟锅隐隐冒着火星,显然前一刻还在吞云吐雾。

    只用一眼,周逸便认出画面中的男子……

    ——那位号称唐国武道高手的徐府护卫总管,颜曲府。

    平日在徐府,周逸并没有和他打过太多交道。

    没等周逸看上第二眼。

    画面摇曳了起来。

    须臾后,犹如被涟漪震碎的倒影,支离破碎。

    周逸的感官世界,重回现实中的徐府后院。

    他无暇回味,因为颜总管的身影已经掠入小院。

    他也没有开溜的打算。

    首先,他没做坏事。

    其次,哪怕颜总管也不可能知道,他在这做了什么。

    最后,他估摸了一下,自己八成跑不过这位能如大鸟般在半空滑翔的颜总管。

    神秘青烟虽让自己身轻体健,超过普通护卫,可距离当世武学高手,还是有着不小差距。

    于是乎,他就这么静静伫立。

    仿佛在月下沉思低吟。

    直到“噗”的一声响起,满身旱烟味的颜总管轻轻飘落在他面前。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尴尬。

    颜总管踩着脚下枯叶微微扭动,想再度模仿出适才那阵虚恭声,可惜屡屡失败,只好干笑一声:“让逸尘师傅见笑了。”

    周逸屏住呼吸,目不斜视,微笑道:“善哉。”

    颜总管耷拉着眼皮,低垂的眸瞳仿佛布袋里只露出条缝的漆黑豆子,渗着一丝幽光,语气倒十分温和:“小师傅深夜造访被封禁的后院,不知是散心呢,还是另有它事”

    就好像夜间散步时邂逅,随意攀谈。

    周逸的洞察力已然今非昔比,自能轻易感知出,这位负责徐府安保工作的油腻中年大叔,明显对自己起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