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八章 还俗的充要条件!
    午后的暖阳,洒落尤留雨露清香的楼台,在凭窗而读的僧人眉宇间,铺上一层淡淡的金粉。

    那副认真专注的表情,落在香珠眼里,非但没有沾染上不讨喜的书生气,反而愈显风姿神隽。

    感觉和尚和昨晚相比,又有些不一样了。

    香珠默默想着。

    她没和旁人一样,称周逸为逸尘师傅,或是小师傅,而是称先生,只因逸尘早先私下言谈中就已流露出想还俗的打算。

    可是……这还俗的决心也太不坚定了吧!

    不仅依然自称小僧!

    还视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为空气!

    慵懒地趴在木案上的侍女突然撑起上半身,牙痒痒道:“先生,我想问件事。”

    周逸的目光从《开元广武志》上移开,落向神情郁郁的侍女,微微一笑:“你是不是想问,小僧为何会知道……”

    “先生为何拒绝那布条”

    我

    周逸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为什么这还用问!

    谁知道那布条从哪来的,以前干什么用的,这个世界可没有熔喷布和消毒技术!

    “脏。”周逸没有隐瞒。

    香珠一愣,脸色瞬间大变,眼圈泛红:“那……昨夜先生吐了,莫非也是因为嫌香珠……”

    周逸:

    这也能进行联想

    周逸倒没觉得香珠身子脏,这个世界的沐浴业务似乎挺发达,完全是因为昨晚那种情况下,根本没心情好吗

    要不今晚再给你一次机会

    然后小僧……再从容优雅的拒绝一回

    香珠忽然灿烂一笑,顾盼流转,明媚动人:“说笑而已,先生千万别多想。是了,感觉先生的身子突然好了很多。”

    说话间,红漆木案的一角在那只羊脂白玉的小手中化作木屑簌簌飘落。

    哼,有洁癖的臭和尚……一天两次澡不够,我洗三次,看你还有什么借口!

    周逸十分自然地移开目光,飘向窗外:“还行吧。”

    那一缕神秘青烟不仅让他的病体彻底痊愈,身体也比起从前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都要强健数倍。

    他能感觉到体内似乎潜藏着一股奇秘的力量。

    正是这股力量,使得自己目力、听力、嗅觉都突飞猛进。

    很像徐府各类武学藏书中所记载,武道高手才拥有的“气感”。

    这时,视线远处出现了几道人影。

    身形魁梧的吕神捕剔着牙走在前面,身旁是徐昆,两人谈笑风生。

    穿着一身陈旧褪色短打麻衣的少年仵作背着竹匣,一声不吭地闷头走在后面。

    “那是……”

    周逸眉毛轻轻一剔。

    但见那个名叫陈池的少年仵作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走在庭院小径上。

    阳光在他身后拉开长长的影子。

    摇曳的阴影里,似有一头通体幽黑的人面怪鸟,桀桀而笑,振翅欲飞。

    ‘难怪感觉少年不寻常!他背后影子里藏着的,莫非也是某种阴怪’

    周逸正想着。

    陡然间,阴影中的怪鸟一百八十度扭转过头,目光直射小楼而来。

    周逸心跳加快,视线变得虚浮起来,像是在看那怪鸟,又仿佛穿透而过,毫无焦点。

    人面怪鸟眼中浮起怪异,沉默片刻,缓缓转过头。

    然而下一瞬,它又飞快扭过头,再度回望向楼中的周逸。

    见那人已经收回目光,好整以暇地捧读书卷,不时面露微笑,它这才放下心来……‘哟,虚惊一场,就说嘛,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看见我辈。’

    小楼上,香珠也看到了吕捕头一行三人。

    “我看这吕捕头,只是徒有虚名而已。”

    她刚嘟哝着说完,耳边响起周逸慵懒的声音,“又或者,他的名声,并非全靠他自己挣来的。”

    香珠转过头:“先生是何意”

    周逸笑道:“随口一说。”

    香珠歪着小脑袋:“咦,出家人不是不打诳语吗”

    “所以我不正在努力生发还俗嘛。”周逸温柔地自摸着光头。

    比起有迫害妄想症的吕神捕,看似平平无奇的少年仵作陈池,显然更加不简单。

    而今早,自己在吸了那一缕青烟后,似乎也变得不同起来。

    除了身体强健,五感提升,耳聪目明以外,还能更轻易地看见肉眼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以及那个世界中,所藏匿的妖怪。

    类似佛门的天眼通吗

    周逸并没有丝毫自得,也没有去深挖陈池底细的打算。

    他早就通过黑色小字,知道了这方天地间有着许多妖物和鬼怪存在。

    以及那个在妖物鬼怪的圈子里,持续二十年之久阴魂不散的“杀僧令”。

    就拿虚耗来说,只是因为吃晚饭时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半夜不睡觉插着侍女跑来试探

    这和尚还是人当的吗!!!

    太恐怖太危险啦!

    然而想要还俗,想要摆脱戒律,却绕不开一项至关重要的步骤……

    黑色小字里早已说明——‘天道无情,佛律森严,僧人想要还俗,需获师父又或者得道高僧的批准……’

    嗯,这条件看起来十分的容易,又合情合理,可是……

    ‘高僧的批准麻烦告诉我,除我之外,大唐哪还有别的和尚’

    ‘还是现实一点,继续长头发吧!’

    ‘好在多了一招剑气,勉强能够吓吓鬼。’

    ‘剑丸啊剑丸,你究竟何时才能重新凝聚’

    ……

    剑丸的第二次凝聚,比周逸预想中到来的要快好多。

    当晚的亥时三刻,周逸只“见”下腹丹田处的三寸剑光,在一阵激烈的抖动后,重新凝聚成为雪白清冷的剑丸。

    就好像藏在肚皮里的另一个小光头,不时轻轻跳动,略显萌哒哒。

    “所以说嘛,我们就是天作之合,今生良缘。可千万别再变回去了哟。”

    周逸低头抚摸肚皮,一脸老父亲般的宽慰与欣然……

    善哉善哉,安全感又回来了!

    不过,为了巩固这份来之不易的安全感。

    自己接下来可就无法继续那么悠闲了。

    ……

    侍女碧茵之死虽然瞒过了外人。

    然而府里以徐良为首的三名管事,却忙得焦头烂额。

    之后两日,徐府还出了一桩怪事。

    每当入夜,徐府上空,漫天星斗之下,总会响起一阵闷沉的雷声。

    一时间,流言四起,下人们惶恐不安。

    整个徐府都笼罩在一层看不清的阴霾之中,犹如波诡云谲,令人难以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