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二章 小字演技
    小楼内,一灯如豆,人影伶仃。

    长风过处,楼外雨帘歪斜,刮拂窗柩,沙沙作响。

    周逸挨着东面窗旁的红漆圆桌坐下,从竹篮里取出菜肴和蒸饼,开动筷箸,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他面色平静,细嚼慢咽,举止神态从容不迫。

    不远处,已经熄灭的青铜平脱暖炉旁,伏案而睡的青衣侍女嗅了嗅鼻子,随后揉着惺忪睡眼,缓缓睁开。

    一张熟悉的侧脸映入她的眼帘。

    齿编贝,唇激朱,剑眉星目,面若冠玉,白袍轻裘,颜若渥丹……芳龄二八的娇俏侍女痴痴看着桌前男子,自动忽视了那光滑如剥壳煮鸡蛋的脑袋,下意识咽了口口水,显然不是因为桌上可口的菜肴。

    咦,怎么感觉今晚和尚哪里怪怪的。

    有点紧张,还有点拘束。

    因为冷吗?

    “呀!”

    娇俏侍女终于发现问题所在,惊呼一声,手忙脚乱地寻找木炭,却发现炭囊已空。

    “香珠,要不要一起吃?”周逸头也没转问道,略去了后半句话……这徐府的最后一餐。

    侍女香珠看了眼周逸,眼里浮起一缕迟疑和娇羞,低垂螓首,鼓足勇气道:“先生,木炭用尽,夜长雨寒,不如今晚让香珠为你暖床吧。”

    周逸一怔。

    出于礼貌喊你吃个散伙饭,你居然就想睡我…………的床?

    陡然间,今晚宴席的画面回闪过脑海。

    锦袍玉带、宽额虬髯的京城来客和他那两名手下,与徐府众人谈笑风生,行着酒令,大快朵颐,其乐融融。

    可想到对方的真实面目,竟是一群吃人心肝,吸食脑髓,披着人皮的怪物。

    自己居然和这样的怪物同席而食了那么久。

    周逸便觉有一只皱皮大手在肚里搅动,胃液翻滚,恶心至极。

    须臾间,涌上喉口。

    “呕!”

    周逸一个没忍住,饭菜全都吐了出来。

    胃里的不适方才缓解。

    舒服了!

    他抬起头,就见到香珠捂着嘴巴、眼圈通红,满脸委屈。

    “暖个床而已,先生竟然吐了?先生就这么厌恶香珠吗?”

    我???

    周逸看向紧抿嘴唇、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小侍女。

    唐国民风开放,奴婢侍女更是等同于私人资产,相互赠予,随意亵玩,地位还不如骏马。

    可周逸毕竟在红旗下长大。

    这一个月来,他和这位照料自己起居的小侍女相处融洽,友谊的小船稳如泰山。

    “没看见我的头吗?我是个和尚,请别动摇我。”周逸一脸严肃。

    香珠端详着周逸,忽然展颜而笑。

    她的容貌称不上美艳,可一肌一容,尽态极妍。

    “别人不知道,香珠又岂会不知,先生其实早就想要还俗了。罢了,看来先生病还没好,奴这就去取木炭,顺便再熬点姜汤帮先生洗头。”

    香风飘过,侍女的脚步声也出了房间,渐行渐远。

    “什么叫病还没好?跟你暖床有什么关系?不是……小僧是有什么病?”

    周逸忿忿丢下筷箸,从旁边捞起一卷《剑南地方志》,假模假样看着,心里继续盘算。

    用姜汤洗了一个月头,每日三次,至今没多出半根毛来,徐府生姜绝对有问题!

    兼之混入晚宴的阴怪,使得徐府一夜之间变得波诡云谲、危机隐伏,已非久留之地。

    可自己又能去哪呢?

    起初,还以为回到了历史上的唐朝。

    不仅民风习俗相近,就连一些道、郡、县的称谓也透着熟悉的味道,譬如岭南道,剑南道,甚至连京城也都叫长安。

    很快周逸知道自己想错了。

    此处虽然也是大唐,却只是中土大洲的一方王朝。

    山海内外,共有四座大洲,海岛无数,幅员万里,王朝并起,诸国林立。

    只能说,这是一个与古代唐朝有着七八分相似,却更为广袤神秘的时空。

    可无论如何,在走之前,也得提醒徐府一声。

    怎么才能在不惊动阴怪的前提下,让徐芝陵相信,和他把酒言欢的京城来客,是一头择人而噬的人皮怪呢?

    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以及一些有关徐芝陵的黑色小字,周逸很清楚,这位徐二郎和他的老父亲一样,都十分反感怪力乱神与术士高人。

    自己直接说出口,他百分之二百五不会相信。

    更何况,天晓得那头人皮怪,有多大本领。

    会不会整座徐府,都已在它的监控之中?

    说不定徐芝陵,已经被它连夜趁热扒了皮?

    “嘶……”

    滂沱大雨噼里啪啦击打在房檐上,顺着起伏的斗拱流下。

    周逸念头一动,隐匿在空气中的黑色小字,宛如烟熏般,一行行浮现出来。

    他也不知这些如同游戏背景资料的黑色小字究竟什么来历,为何仅有自己能看到。

    前世他也没玩过或是听说过类似的游戏,因此自己不大可能穿越到游戏世界。

    好在这一个月下来,他已经通过种种方式进行过求证。

    结论是,黑色小字的内容全都是真实靠谱的。

    周逸逐句逐字地看了过去。

    这些黑色小字,都是在这方世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有徐公、徐芝陵,乃至徐府之中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也有一些普通人以为是民间传说的真相。

    譬如说妖物和阴怪。

    早在两百多年前,大唐立国之初,便时常在朝野出没。

    妖物,自然就是指妖精。

    而所谓阴怪,顾名思义,来自阴曹地府的怪物。

    相对应的,也有修行之辈。

    当世主流之法为引气炼体和服药化术。

    大体便是武道和术道的区分。

    前者因其门槛不高,修习者众多,从朝中大将到江湖武人,如过江之鲫,云合影从,乃立国之本。

    后者源远流长,门类繁杂,可修成者寥寥,凡至大成者,可水镜摘月,占风知赦,乃尘世高人,民间视其为仙神者大有人在。

    ‘徐府虽有武者护卫,可究竟能不能干得过人皮怪?’

    ‘如果徐府真有高手,不至于毫无察觉吧……这下药丸!’

    良久,周逸收隐起黑色小字。

    长夜漫漫,他却无心睡眠。

    只想连夜跑路。

    ‘佛祖啊,说不定我真是您在世上最后一个弟子了,您老可不能绝后,尤其以这种屈辱方式!所以……保佑弟子跑路成功平安脱险吧!’

    忽然,周逸只觉胸腔火辣辣的,闷沉的感觉再度涌上。

    先前宴席结束,在回廊上,他眺望“京城贵客”,也有过类似的感觉。

    只当伤势还没痊愈。

    可现在他却明白,自己想错了。

    这应当是对于鬼怪的某种感应——

    半开的楼窗外,漫天雨幕中,一道高达三丈的人形黑影,犹如鬼魅,正跳步而来。

    “啪嗒,啪嗒,啪嗒……”

    它每跳动一次,周逸的心脏便犹如被铁锤重击了一下。

    随着脚步声不断接近,它外貌也从细密雨线中显现出来。

    人形,单足,牛首,猩红的厚唇翻卷着,透过尖长的齿缝,依稀可见粘稠的血肉和雪白的碎骨。

    距离小楼还剩不到十米时,周逸终于看清,在它长着紫黑色尖长指甲的手爪上,挂着一具软塌塌的娇躯。

    青衣,修长,双髽髻……毫无生气。

    ‘香珠!’

    周逸只觉一股气血向上奔涌,直贯头颅。

    他和这名高中生年纪的小侍女虽只相处了短短一个月。

    可这一个月来,他卧病在床,全靠香珠服侍照料,算得上患难相交。

    胸腔处,沉积了月余的堵塞感亦被瞬间冲破。

    百骸通达,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一行行黑色小字,从空气中无端浮现。

    它们成群结队,仿佛没有实体一般,钻入周逸脑门。

    每一段小字,每一次事件,皆成画面,不停地在周逸脑海中回放。

    最终,定格在了“高人取地仙遗剑,重创岭南大妖”事件上。

    画面中,那一剑如虹贯长空,夺日月之光,三千里而不坠。

    须臾间,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从周逸脑海中飞出,重新隐入空气,消失不见。

    只余那道剑光,在周逸体内沉淀了下来。

    蛰伏,酝酿,衍变。

    由虚凝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