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炎驸马 > 第74章 画儿的执着
    襦裙滑落,玉体展露。

    青丝散下,暂作衣裳。

    烛光下,少女肌肤雪嫩,娇躯纤柔,虽青涩含羞,却凸凹玲珑,曲线已成。

    可床上少年,依旧闭着双眼。

    水波微漾,花瓣漂动,羞涩而又有些失望的少女,进入了浴桶。

    不多时。

    她又扭过头,看了床上一眼,脸蛋儿娇艳似花,小嘴却撅了起来。

    时间悄无声息。

    桶里的水,渐渐变凉。

    卫言终于睁开双眼,满脸激动道:“发了!”

    然后他便看到面前的浴桶,看到浴桶里那张娇羞却生气的俏脸,以及那双雪嫩光洁的香肩。

    “你在干嘛?”

    卫言一愣,睁大了眼睛。

    画儿眸含幽怨,一脸委屈道:“洗澡。”

    卫言张了张嘴,奇怪道:“不是我洗吗?”

    说完,又道:“当然,你也可以洗,但是,你怎么在这里洗呢?”

    画儿瞪着他,不说话。

    卫言一脸懵。

    这小丫头竟然敢瞪他?莫不是这次真是他的错?

    可是,做公子的怎么可能有错呢?

    “你怎么在哆嗦呢?”

    卫言疑惑道。

    画儿这才眼圈一红,委屈道:“水凉了,冷。”

    卫言这才醒悟过来,感情自己刚刚入定查资料,过了很久的时间啊。

    “那还不赶紧起来!”

    卫言催促道。

    画儿脸上的委屈顿时消失,红着脸蛋儿冷哼道:“公子,是你让奴婢起来的哦。”

    说罢,不待卫言反应过来,这小丫鬟便“哗”地一声站了起来,挺起胸膛,满脸得意地看着他。

    “咳!咳咳咳咳!”

    卫言顿时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床上起身跑了出去,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去烧水洗奶,啊呸,是洗澡!”

    说罢,匆匆进了厨房。

    画儿站在浴桶中,撅着小嘴,一脸委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嘀咕道:“难道公子不满意?”

    “嘶……”

    好冷。

    她连忙起来,准备去穿衣服,却发现要换的衣服并没有拿来。

    怎么办?

    难道光着身子出去?

    嘶,好冷。

    她看向了旁边床和被子,心头忽地一动。

    公子明天就要搬走了,她是二小姐的丫鬟,签了卖身契的,一辈子都将留在这里,不能再跟在公子了。

    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常见面。

    公子是好人,是翩翩君子,从小到大,从没有人对她这般好过。

    她无以为报。

    所以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的身子献给公子。

    今晚,将是她最后的机会。

    想到此,画儿不再犹豫,立刻用毛巾擦干了身子,然后上了床,用被子包裹了起来。

    待会儿公子来了,肯定要驱赶她的。

    她就赖着不走,看公子能奈她何!

    “画儿,起来没?”

    过了片刻,门外响起卫言的声音。

    画儿在床上答道道:“起来了呢,公子,快进来吧。”

    说完,得意地偷偷笑了几声。

    卫言大步走了进来,训斥道:“你这丫头,下次再这样,我……”

    话还没说完,便见那丫头竟然裹着他的被子,头发湿漉漉地坐在他的床上,对着他吃吃地笑,挑衅道:“公子要怎样?要欺负奴婢么?奴婢就在这儿,公子来啊。”

    卫言:“……”

    这小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吃错药了?

    “你下来!”

    卫言板着脸道。

    画儿第一次犟嘴道:“就不!”

    “嘿!反了天啊你!”

    卫言立刻上前,不由分说,一把扯住她身上的被子,用力向下一扯。

    “哗!”

    被子被扯了下来,眼前再次一片雪白。

    卫言一滞,转身就跑,嘴里大骂道:“你这小妖精,找打!”

    画儿咯咯咯地大笑,又重新包好了被子,继续挑衅道:“公子来啊,来打奴婢啊,奴婢一定好好躺着,让公子打个够呢。”

    看着公子惊慌失措毫无办法的模样,她开心极了,一点都不害怕和难为情了。

    卫言站在小院,怒声道:“画儿,你再不出来,我可要生气了!”

    画儿在里面笑嘻嘻地道:“公子若是生气了,就要进来打奴婢么?那公子就快点生气吧,奴婢已经迫不及待了呢,嘻嘻。”

    卫言满头黑线,在小院里站了一会儿,方走到窗口道:“画儿,本公子要洗澡了,你下来准备热水。”

    画儿下意识地就要“哦”,突然又反应过来,道:“公子,画儿不会嫌弃你的,你就别洗澡了,快来睡觉觉吧。”

    这丫头!

    卫言站在窗前想了想,只得去了她的房间,见地方还不错,决定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反正明天就要搬走了。

    他不动声色,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用盆子一次一次地把浴桶里的水舀了出来,然后把浴桶拖出了房间。

    画儿在床上狐疑道:“公子,你要去哪里?”

    卫言得意道:“去你房间啊。洗完澡了,就在你房间睡。”

    画儿顿时急了,道:“公子,奴婢房间……奴婢房间不干净,很脏的。”

    卫言已经把木桶拖了出去,道:“没事,本公子就喜欢睡脏地方。”

    画儿带着哭腔道:“公子……”

    卫言没再理睬她,把浴桶放进她的房间后,装满了热水,然后拿来换洗衣服,插上房门,脱衣洗澡。

    画儿哀声呼喊了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卫言洗完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把洗澡水和浴桶弄出去后,便回到房间,插上房门,上了床。

    又进入超市里查了一会儿资料后,便感到精神疲惫,不敢再熬夜,立刻退了出来,闭上了眼睛,很快入睡。

    夜色渐浓。

    忽然,窗户被悄悄推开。

    一道裹着毯子的身影,吃力地从外面爬了进来,然后关上窗户,鬼鬼祟祟地来到床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方褪下毯子,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钻进了他的被窝。

    “哼,公子,你是逃不出人家的手掌心的。”

    少女贴在了他的怀里,身子忽地紧张地颤抖滚烫起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卫言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穿着大红喜袍,正在成亲。

    当回到房间,摘下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时,竟发现新娘是刘子君身边那个高挑靓丽,绝色无双的洛美人儿。

    他激动不已,趁着酒意,迫不及待地把她扑倒在了床上。

    但可怕的是,他突然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还好,只是一柄匕首。

    但那匕首突然向他刺来,新娘子冰冷地道:“你得到我的人,也休想得到我的心!”

    卫言被吓醒了。

    然后他又被吓的闭上了眼睛。

    继续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