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俺的头上也有光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皇宫生活与不靠谱的遁法?
    美好的一天从清晨开始,首先就是一连串经典的日剧跑,然后土遁越过一道道宫墙,接着易容术跟在换班的侍卫们身后,再接着钻进后宫的荷花池,顺着水道向外漂,嗯,在漂流过程中还捡到了不知谁掉的钱袋,今天的运气看来不错哦!

    “唉?怎么跑到东宫来了?”

    青颉敲了敲自己的小脑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吱呀!东宫大门敞开,显然早就已经久候多时了。

    青颉看着走出来的两派侍女撇了撇嘴,索性来了就看看好了,想着大踏步的往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大叫,“皇姐,我来看你啦!”

    大秦皇朝与其它国家在框架上其实没有什么分别,就拿这皇宫内的布置来说,西宫是贵妃、北宫也就是正宫归皇后,而东宫自然就是太子居所。

    区别只是在于大秦皇朝这一代帝王并没有立皇后和太子,所以无论是东宫还是北宫按照逻辑来说都是空置的,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秦皇将东宫让给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最得宠的大公主秦红瑟。

    “土遁、易容、借水隐形,你这孩子熟练的让人心疼啊!”

    声音很温柔,脚步很温柔,青颉转头循声望去,人影也很温柔。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基因的力量很强大,女子长得好不好看一大部分靠的是爸妈,小部分靠的是化妆。当然,这小部分可能会干扰普通人的认知,但对于修士来说,那种空洞的假完全不值一提。

    秦红瑟的外貌条件在整个后宫上至贵妃下至宫女中都算不上出色的,真要排名的话可能还是中下。这只能说是她的生母并非什么美女,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当今秦皇的初恋,也是最爱!

    所以秦红瑟最得宠,得宠的让整个皇宫的人都嫉妒。

    “原来你长这样啊,呵呵!”青颉上下打量一番,觉得在气质上竟与周乔有颇多相似之处。

    秦红瑟虽然名字中有个‘红’字,可她并不喜欢穿红色的衣裙,从宫内布置到衣着多是冷色调。就如她现在这般,穿着湛青色的长裙,配合周围的环境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喷嚏。

    “所以……今天的说客换成你了?”

    青颉自来熟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随手捻起果盘中的橘子瓣塞进嘴里。

    秦红瑟随手挥退身边侍女,好笑的坐在对面,“本来今天的说客是内阁次辅宫玉乾,只是正巧碰到你逃跑? 于是就控制水流让你漂到了我这。”

    青颉顿了一下? “内阁次辅?呵? 不愧是内阁的人,够聪明,知道劝不了我就不浪费时间了。不过能够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控制水流? 看来其对于水之大道的理解很深啊!”

    秦红瑟有些诧异? “你竟然还知道水之大道?看来你那九遁玄门也不是一无是处,还知道重视对大道的理解,想必也有些底蕴吧。”

    青颉得意的吃橘子,“这几天除了一大票的女官內侍之外? 还有许多皇子公主来劝我。呵呵,你说可笑不? 我都不认识他们,凭什么来跟我说话?”

    秦红瑟好笑摇头,“今日之前? 你我也没有见过,所以我也没有劝你的资格喽?”

    “没有。”青颉回答的斩钉截铁,不过看看桌子上的果盘,又转头笑道:“聊一聊倒是可以的。”

    秦红瑟胳膊趴在桌上,将脑袋往手背上一垫就那么好奇的看着青颉,一点公主的端庄都没有了。

    青颉鼓着腮帮子跟她比瞪眼,足足好一会儿,秦红瑟才道:“你跟所有的皇子公主都没交情,那你以前见过玉盏吗?”

    “玉盏?公的母的?”

    秦红瑟嗔怪的白了她一眼,“父皇的第一百九十六子,玉盏!”

    青颉眨眨眼像是在脑海里认真思索,“哦,就是那个出生时天降异象甚至还伴生了法宝的皇子?没见过、不认识、毫无交情!”

    “那为什么他吵着闹着要来见你呢?”

    “这我怎么知道?那就让他过来呗,反正我被关在这皇宫里也没什么可做的。”青颉完全没有在怕的。

    秦红瑟摇摇头,“可惜,父皇似乎怕他捣乱,所以并没有答应。”

    “哦!”青颉点点头也不在意。

    “我听说,你在外面有了爱人?”秦红瑟眼中都是八卦。

    “嗯,他说过会娶我的。”青颉脸上都是小得意。

    “可我听说他用你来威胁妖珏等人?”

    “是啊是啊!”说起这个青颉就兴奋,然后将小脑袋靠过去,“你看你看,这就是他给我打的耳洞,厉害吧~!”(o?▽?)o

    秦红瑟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宫大人真是强人所难啊,跟这种深陷爱情不可自拔的少女有什么可谈的,你还能期望这个时候的少女懂什么国家大义?

    “所以你现在的心态,就是在等他来?”

    “他肯定会来的。”

    秦红瑟叹道:“皇妹,你对于朝廷的实力一无所知啊,恐怕他还没有接近呢,就已经被钦天监的修士算到了。”

    青颉顿了顿,突然笑道:“那看来我要多跑几次了,给那些闲的乱偷窥别人的修士找到事做。”

    “荒谬之语,凭你的实力连皇宫都出不去,哪里还用的着钦天监的推算?”秦红瑟摇摇头。

    “殿下,寒小姐来了。”一名侍女突然间在外面敲门道。

    青颉闻言站起,“皇姐既然有客人,那我就回去了,下次还得再规划个新路线才行。”

    秦红瑟看着青颉起身风风火火的跑掉了,一时间眼神中也说不清是羡慕还是什么,甚至连自己另一个客人都到了还不知觉。

    ……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慢了,你就不怕师妹已经嫁出去了?”

    周乔和众师兄师姐似乎终于无法忍受甘霖舟这慢腾腾的样子。

    刘奈从入定中回神,轻笑道:“从几天前,就有人用推算之法一直在监视着我们。从感觉回溯中,我基本可以肯定,就是大秦皇朝的人。既然如此,我当然不能太快,否则会给他们一种我很着急的感觉。这种时候,我越是稳,他们就越是不敢拿青颉怎么样!”

    “……”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众人面面相觑又望向周乔,这个时候只有大师姐配做出头鸟。

    周乔白了众多师弟师妹一眼,“你什么时候也懂得推算之法了?”

    刘奈从储物袋里掏出几枚玉简,对于这些玉简周乔等人仅仅是瞄了一眼就不动了。他们可太熟悉了,这可不就是九遁玄门除了五行遁法之外的其它遁法吗!

    “还记得当初我入门的时候师傅是怎么夸九遁玄门的吗?”

    周乔顿了一下回忆道:“是啊,师傅当初总是说,九遁玄门很强,有九种遁法。”

    刘奈点点头,表情渐渐深沉起来,“经过上次一战,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在速度方面的不足。只是一时半刻完全找不到弥补的办法!后来我便想起了师傅当初的话,九遁玄门本就以潜行匿踪和速度著称,只不过整体逼格太差,以至于我都快忘记这茬了。”

    众人瞬间两眼放光,我大九遁玄门还有这么威武的时候呢?

    “可这遁法跟推算有什么关系?”周乔没找到这里面的逻辑。

    刘奈指了指那些玉简,“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咱们的师傅就是个大忽悠!他说是九种遁法,其实除了五行遁法之外,剩下四种都算不得什么遁法。严格算来应该是秘术!”

    秘术?

    “一眼万年、浮光掠影、往事随风、苦海普渡,听这名字一个个好像挺神秘的,可其实完全是为了凑数强行往遁法上凑。首先这苦海普渡就不靠谱,还说什么只有掌门才能学,其实就是控制苦海楼船的法门。不说也罢!”

    刘奈摇摇头接着抓起其中一个玉简,“所谓往事随风,其实就是一种身法,一种感悟木之大道,通过对风的感知来躲避攻击的身法。我也是对五行之道有了独特理解后再看才学会的。”

    “躲避攻击的身法?那也很厉害了!”银雪好奇的拿起玉简,她就是专精木系法术的。

    “厉害什么啊?这种身法限制太大了,仅仅对物理攻击适用,你要是往兵器上附加点法力可能都不好使。简单讲,对修士没用,属于凡间武力。”刘奈抢过玉简扔到一边。

    “凡间武力?那其它的呢!”周乔哭笑不得,果然符合当初素炎真人的性格,就不靠谱。

    “一眼万年听起来好像够快了,可其实这是推算之法,还是那种被动的推算之法。”刘奈揉着太阳穴,愁人啊。

    “什么叫做被动的推算之法?”好奇怪的名词。

    “就是说不能主动推算别人,要等着他人主动算你的时候,才能反推别人。说是推算都有点高抬了,最多就是个预警能力。也是因为这玩意儿,我才发现大秦皇朝一直在监视我们得。”

    左磊又拿起一个玉简,“那就剩下这个浮光掠影了,这又是什么奇葩功法?”

    刘奈瞥了一眼,语气缓和了不少,“这秘术倒是很有看点,可以将自身融于强光和黑影中加快速度!”

    “那不是正好符合你的要求吗?”

    “嗯,白天可以融于黑影,夜晚能够附身强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