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修仙路人君 > 第365章 终究还是暴露了
    其实这个时候,君不弃的心已经提了起来。

    他有些担心,这个余妃雪是不是其他人假扮的。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毕竟知道他跟余妃雪之间关系的人并不是很多,即便之前他跟余妃雪接触了下。

    但那时候余妃雪是把特殊分身扔给小无邪的。

    不过也不能排除有人假借余妃雪的名义来忽悠他。

    好在,他们当初为了区别分身还是真身,君不弃跟她约定了个暗号。所以,如果她说不出这个暗号,那情况就比较糟了。

    好在,余妃雪在扭捏了下后,悄悄跟君不弃说了几个比较敏感的字,嗯,一句比较容易被和谐的话。

    这个话,确实有些让人难为情。

    但也就是这句话,让君不弃悄悄放松了下来,然后抱着她便啃了下去。黑暗中,响起了风儿的声音。

    良久,一丝晶莹于两人之间闪烁了下。

    余妃雪喘着气,问:“你担心我是欺了人假扮的?”

    君不弃轻咳了下,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余妃雪忍不住掐了他一把,“你居然感觉不到我是真是假!”

    “姐,如果真是其他人假扮你的话,能轻易让我感觉到你是真是假吗?也就是你问起那尊神物,我才会这般小心。”

    “如此说来,那尊神物,真的跟你有关?”

    君不弃轻咳了下,反问道:“姐,你为何会这般想?你是知道我的修为的,你真觉得我能拥有那等神物?”

    余妃雪微微摇首,道:“以你现在这种修为,确实是很难让人联想到你跟那尊神物有什么关系。但我相信,除了我之外,夜天师弟应该也会有所怀疑。”

    君不弃思索了起来,前后梳理了一遍,也没发现自己跟小葫芦精的关系,到底是在哪里暴露了。

    “奇怪,你怎么会怀疑到我身上来的呢?”他不解问。

    余妃雪轻哼道:“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这神物了?你宁愿告诉她,也不愿告诉我,对不对?你居然还把雷池这等珍贵之物借给了她,把小玄鸟那种仙兵送给了小无邪……”

    君不弃唇角抽抽,暗忖:看来真不能小看其他人的智慧啊!

    居然能够从这些蛛丝马迹中发现隐藏在幕后的自己。

    “姐,你是不是想多了?”君不弃决定再挣扎一下。

    “呵!”余妃雪掐他的手更重了,显然,她这醋吃大了,“你突然出现,那尊神物不久之后就出现了? 这便是疑点? 但还不至于让人怀疑到你身上。但我是知道她跟你的关系的? 迷魂荡那边的邪祟大军突然间消失,肯定是那尊神物的功劳。”

    顿了下,她继续道:“还有? 有传闻说? 有个红衣女修带着漫天雷霆去追杀那些邪修们,而迷魂荡的邪祟大军突然消失,不难想到那个女人就是那位尸公主。尸公主不可能拥有雷霆,除非她拥有一件雷霆仙兵? 而天顶秘境雷池消失,至今从未露面? 很难不让人想到,她手中的雷霆仙兵是不是就是那尊雷池……”

    余妃雪慢慢将自己的推理一一道出,一环扣一环? 这推理让君不弃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想象力。

    “小玄鸟是从天顶秘境出来的,是你送给小无邪的,虽然我看不出那柄火剑是不是仙兵,但从天顶秘境出来的东西,估计离仙兵也不远了。再想想你和尸公主的关系,也就不难猜出,当初应该就是你把雷池从天顶秘境之中带出来的。既然你能得到那只玄鸟,还能得到雷池,那再得到这尊神物,又有何不可?”

    “姐,不得不说,你真是绝顶的聪明,以后谁要是再跟我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我肯定呸他一脸。”

    君不弃以为自己隐藏得挺好,可谁想,破绽居然这么多。

    不过也就是他亲近的人,才能猜出这些来。

    至少得知道他跟尸姐之间的关系,才会有这样的联想。

    所以,她说夜天会怀疑,这应该不是假话。

    “夜师,夜兄那边,应该不用担心。”君不弃微微摇头,“以夜兄的修为,如果他真想对我不利的话……”

    “虽然夜师弟是可以相信,但这种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免得有些人受不住这等诱惑,对你不利。”

    君不弃微笑摇头,“不就是一尊可以吸纳邪雾的宝贝嘛!又何必争呢?难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可别小看修行中人的占有欲。”余妃雪告诫道:“你这种不重视的态度,很不可取!”

    “姐,放心吧!我会重视起来的,谢谢你的关心。”

    “哼!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说说,在你心中,我是不是比不上那位尸公主?为何你宁愿让她知道,也不愿告诉我?”

    唉!问题又绕回来了。

    君不弃还以为能够‘蛮舔过海,萌混过关’。

    “姐,你对自己就这么不自信吗?”

    君不弃紧了紧箍着她腰身的双臂,“其实这种事情,我是真不想告诉任何人,就连我曾经的那位师父,我都没有告诉……”

    “不告诉他是应该的,他的嘴没那么严。”

    “……”

    君不弃替自己曾经的师父默哀两秒。

    “小无邪手中那把剑,其实是一杆枪,名叫赤焰乌金枪,那只小破鸟,也确实是那杆枪的枪灵。有可能是因为小无邪那天生就能让鸟类亲近的血脉关系吧!那小破鸟看中了她,原本我是挺舍不得那杆枪的,但小破鸟自己就认主了,硬要跟着她,我只好把那杆枪借给她了,她说等万毒林之行回来就还给我,可她还没回来,我就离开青玄宗了……”

    “我,对不起!”

    这事涉及到了余妃雪,余妃雪有些歉疚。

    “别!这跟你也没什么关系,是那小破鸟自己叛变了,我根本拦不住,小无邪似乎天生就是它的主人似的。”

    君不弃摇头轻叹,“至于云裳公主,这个就是真没办法了,每次渡劫,她都会出现在我身边,我对她,根本藏不住秘密。我把雷池带出天顶秘境没多久,本想借雷池来洗炼一下己身,结果她以为我在渡劫,瞬间就出现在我身边了,藏都藏不住。”

    “这次借她那尊神物,其实就是她向我开口求借,我无法拒绝,欠她太多次人情了。至于借给她雷池,这个没说的,那些个邪修,全皆该死,只要看过那些空城,看过那些枯骨,姐,我相信,你也一定会赞成我这个做法的。”

    “哼!既然她都知道了,为何不能让我也知道?你就是更看重她!”这种撒娇的语气,出现在她身上,挺违和的。

    但对君不弃来说,却又挺致命的。

    他的全身血液都有点要沸腾起来的感觉了,至少他的小兄弟就雄赳赳气昂昂地抬起头来,表示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