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极品佞臣 > 第九十二章 不走寻常路
    秋潮带雨,冷意逼人。

    汴河上笼罩着薄薄的白色雾气,一条条舟楫顺着汴河东下。

    上游的秋汛,也影响到了汴河,表面上看,汴河水面没有波澜,但是下面却流速湍急,就如同今日的汴梁。

    一个陈寿的飞速蹿升,不知道侵害了多少既得利益集团的好处,对很多人来说,他有非死不可的理由。

    陈寿自己想更进一步,挡在前面的都是绊脚石,他也有开路碎石的必要。

    山雨欲来,非但没有满城风雨,反倒出奇的平静。

    大街上依然繁华无比,而且随着西北局势的变化,似乎更加热闹了,颇有盛唐时候长安的气象。

    陈寿在避暑宫,跟刘神医闷在房内,坐了一上午,刚走出来,身上还带着一身的药味。

    他真是有点佩服自己的大舅哥了,对着那些草药粉末,竟然能研究一天,不是这样的痴迷,断然不会有如此高超的医术。

    做什么事也是一样,非得是用心,才能登峰造极,陈寿伸了个懒腰,赵鸿马上凑了上来,“管事,去哪?”

    “回府!”

    到了自己的府上,陈寿进到内院,只见绿儿坐在走廊的椅上,小手儿掩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正在打盹睡得迷迷糊糊。

    他慢步走过去,在她腰上抓了一把,吓得绿儿腾地一下站起身来。

    看到是陈寿,才俏巧地白了他一眼,轻嗔道:“你就不能老实一次。”

    陈寿嘿嘿一笑,一伸手绿儿马上帮他把袍子脱了下来,皱着鼻子道:“好大的药味。”

    “去准备一下热水,我要沐浴,去去这草药味。”

    绿儿笑着应了一声,走到一半,突然眼波流动,回头掩唇轻笑道:“我的爷,您要让哪个来伺候沐浴,是桃儿还是柳儿?”

    陈寿瞪了她一眼,道:“你来,我让你话多,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绿儿嫣然道:“就不,我让她们俩一块来,才算是遂了你的意。”说完笑着跑开了。

    陈寿往椅子上一趟,用绿儿的扇子盖住脸,脑子里开始想河东的事。

    张正元说的挺好,但是年纪太小了,不知道他能不能镇住场面。

    “自己竟然忧国忧民起来了...”陈寿忍不住自嘲一笑,真是一点佞臣的自觉都没有啊。

    不一会,两个西域美人,果然端着水进来。

    陈寿不是皇帝,没有避暑宫那种豪华的温泉浴室,到现在还得用浴桶沐浴。

    两个美人力气比中原女子大一些,提着水桶走路也不弯腰佝背,毕竟是自小被训练出来伺候人的。

    把水调好之后,旁边凳上放着澡豆皂角、沐浴膏和洗面药,那沐浴膏和洗面药是用白芷、川芎、瓜萎仁,皂荚,大豆、赤小豆等物研成细末制成的,可以清洁污垢、祛风活血,药物渗透于肌肤之后,还有悦泽容颜的作用,闻起来淡淡药香更是沁人心脾。这都是红儿做的,毕竟是杏林世家出身,虽然是个女孩,也多少懂一些药理。

    水温正好,陈寿泡在水中,微微瞌着双眼,浑身放松,真是自在的很。

    桃儿和柳儿十分自然地给他搓揉起身体来,房里燃着一个铜炉,她们两个除去身上的衣服,身上是中原风味的红色肚兜,绣着鸳鸯戏水的绸缎面儿十分光滑,穿在两个西域美人身上,被撑得峰峦叠嶂,十分壮观。

    两个人下身穿的是亵裤,这身打扮穿在她们身上,纤细的腰儿,丰硕的圆臀,一时曲线呈露,风情诱人,不愧是纤腰如柳,臀圆似桃。

    陈寿歇息了一会睁开眼,桃儿和柳儿笑吟吟地看着他,乖巧可人,温驯至极。

    他一伸手,桃儿马上把下巴伸了过来,陈寿手指一挑,桃儿会意,甜甜一笑手就伸到了浴桶内。

    陈寿还没来得及受用,突然外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娇叱声:“陈寿!陈寿人呢?”

    陈寿披上衣服,来到外院,黑着脸看着眼前的女人。

    怪不得护院不敢拦着,上次她可是来过了,都知道这是金枝玉叶...

    “公主,好久不见,您好像还没过陛下的禁足期吧?”

    怀善公主左右看着房间陈设,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轻蔑表情:“小贼,你也配住在西街?这宅子也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吧!”

    公主今天穿着一袭天蓝色外衣,在衣领间泛出银亮光泽,一双修长美腿笔直挺立,身姿娇健。

    她杏眼圆瞪,指着陈寿骂道:“你还真是没完没了,听说你把我们家的庄园也占了?怎么着,你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今天一早,有官员去看望禁足的王朝隆,言语间对陈寿占了他的庄园,多有调侃之意。

    王朝隆面子挂不住,心中对陈寿的惧意下降,生出三分恨意来。

    那驸马都尉自己无能,不敢找陈寿的麻烦,就看似无意实则有心把陈寿霸占了他们庄园的事说给公主听。

    怀善公主一听,这还了得,根本不管不顾,换了一身短打劲装,从墙上翻了出来,气咻咻地来找陈寿的麻烦。

    守备驸马府的人,谁能想到堂堂公主会翻墙,根本不曾提防。

    怀善公主寒声道:“你这个卑鄙小人—!蛊惑父皇的帐还没算,你就敢夺本宫的庄园,以后肯定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甚至不把父皇看在眼里。我看你八成会造反,害的天下大乱,说不定还会让大齐覆灭呢。”

    “等等!”陈寿叫道。这公主的逻辑也太强大了,“我什么都没干!你怎么把根本没有的罪名安在我头上?我也太冤了吧!”

    怀善冷哼一声,理直气壮地说道:“你这等卑鄙小人,奸邪佞臣,现在不做,迟早也会做!”

    陈寿不跟她胡搅蛮缠,眼珠一转,笑着问道:“公主殿下,穿了这么一身,只怕不是走正门出来的吧?”

    “你管我怎么出来的!识相地把庄园还了,再给我磕三个头,然后跟父皇坦白你的丹药是假的,我就饶了你这一回。”

    陈寿眼睛一眯,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笑着道:“既然不是走正门出来的...那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