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三国之武魂通天 > 第一百一十章士为知己者死
    “杀!”

    无数黑山贼和匈奴人举着大木盾朝着城墙靠近。

    大木盾底下是负着挖来的泥土填平壕沟的士兵,原本深达数丈的壕沟堆满了泥土和尸骸。

    当壕沟堆满的时候,无数匈奴骑兵穿过壕沟,冲入城墙,不断抛射箭矢,然后快速离开。

    在城头上,晋阳城的士兵,箭矢如雨激射而下。

    一枚枚八牛弩将手臂粗细的弩枪轰击下去,将那些木盾轰碎,几个士兵直接被弩枪钉死在地面上。

    而城墙上还有许多黑山贼奋力的攀爬,被城墙上的滚石和木桩直接轰了下来。

    双方的厮杀极为惨烈。

    在空中,两尊匈奴的雷劫高手正在围攻身穿龙鳞铠的蔡文姬。

    蔡文姬虽未度过雷劫,但是龙鳞铠和七焦尾琴的配合下,勉强挡住了两大高手的围攻。

    只是这龙鳞铠已经破损严重,印满了拳印和刀痕。

    “哈哈,张牛角看来你推测的不错,这秦不疑带着高手也去了洛阳,否则不会让一个妇人出来战斗。”

    身穿狼皮大氅的于夫罗盯着空中奋力搏杀的蔡文姬冷冷道。

    张牛角点了下头道:“董卓一旦度过五次雷劫,就可以吞噬大汉的气运之龙。

    他们不得不去,不管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大汉的正统地位都深入了每一个人的骨髓中。”

    于夫罗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讥讽:“忠心为主么我看都是趁乱取利罢了。

    汉人就是虚伪,明明都要做那皇帝,却还打着汉家的旗帜。”

    张牛角看了于夫罗一眼道:“莫问我汉人之事,胡人气运不足问鼎天下。

    等拿下晋阳,你报仇,我得城池,仅此而已。”

    于夫笑了下,眼神中却挂着不信,在他看来,这天下不过是强者得,弱者臣服罢了。

    只要自己吞并了并州,占据河内,俯视京畿之地和中原大地,自己未尝不能做皇帝。

    “等破了城池,这女子和她的铠甲,我都要了!

    ”于夫罗指着蔡文姬冷冷道,他看出那铠甲的玄奥,若是得到这套铠甲,他的实力将会再增强许多。

    张牛角点了下头,他志在这晋阳城,然后帮助大贤良师重掌天下。

    “砰!砰!”

    天空中厮杀的时候,匈奴人一尊高手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野猪,对着城门不断冲击。

    文丑和颜良全力搏杀这头雷劫高手。

    两人天赋异禀,却无法和一尊雷劫高手相比,尤其是这雷劫高手化作了数丈的野猪,皮糙肉厚,连八牛弩都无法轰破防御。

    两人拼死激战,已经伤痕累累,文丑的一条手臂耷拉在地,只能单手搏杀,颜良的肚腹上插着一根长矛,几乎洞穿胸腹。

    在他们身后,数百个士兵的尸骸堆积在地。

    “大哥,后悔了没有”

    文丑靠着城墙,用牙齿咬着刀,嘿嘿笑道。

    颜良哈哈大笑:“后悔个鸟,大丈夫在世,得遇明主,便无憾了。”

    “大哥说的不错,你我战死在这里,只要城没有破,家人就会得了荣华富贵,主公行事狠辣,但是对下属倒是没话说!”

    两人说着中,将嘴中溢出的鲜血喷了出来。

    那头化作野猪的雷劫高手望着两人,也满是忌惮,他柔软的腹部插满了三根长矛,鼻子几乎被刀给削掉了。

    而在另一侧巴图鲁被天狼门的高手围攻,两头银狼和一头银狼搏杀。

    巴图鲁的嘴角、眉心全都是裂痕。

    “师兄,迷途知返,现在跟我回去还来得及!”一头银狼咆哮起来。

    巴图鲁嘿嘿冷笑:“回去干什么当匈奴人的狗,既然都是当狗,我宁愿选择当一条龙的狗。”

    巴图鲁啐了一口。

    “冥顽不宁,杀了他!”两个银狼围攻了过去。

    而在东城门中,三千手持铁盾的蛮人与破开城门的匈奴人和黑山贼高手厮杀起来。

    这些蛮人虽然身穿三重铁甲,手持大盾,皮糙肉厚,但他们无法修炼,被冲进来的高手直接用内劲震碎心脉。

    一个个蛮族的尸骸躺在地上,堆积如山。

    如果在以前,这些蛮人已经逃跑了,他们从没有为任何人卖命,尤其是冒着灭族的危险。

    但现在却没有一个蛮人逃跑,他们的尸骸都是倒在冲锋的道路上。

    在蛮人的后面,老乌蛮弹奏着他那破旧的胡琴,就如同当日弹奏给秦不疑听的那样,认真而谦卑。

    只是现在却是一往无前的坚决,这声音如同战鼓,催促着所有的蛮人。

    没有蛮人后退,没有蛮人恐惧,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士为知己者死,但是却知道秦不疑给了他们尊严和尊重。

    他们就会用百倍来的报答。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中,空中的蔡文姬被两大雷劫高手直接轰了下来,撞碎了两座房屋后,才停了下来。

    “夫人,你如何了”赵云一枪击杀一个九品高手后,从城墙上跳下来。

    蔡文姬狰狞的面甲打开,露出绝色的容貌,只是如今脸色苍白,嘴角还挂着血迹。

    “没事,龙鳞铠护住了我的身体,还可以坚持一阵子,徐庶先生的阵法布好了没有”

    蔡文姬焦虑起来。

    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两尊雷劫高手实力太强大了,若非龙鳞铠。

    在接触的时候,她就已经落败了。

    赵云看了一眼远处的阵台,眼中露出了不忍和悲色。

    而此时的徐庶站在法坛上,披发执剑,脚踏禹步,口中不断的念诵咒语。

    每踏出一步,念诵一句,便用手中长剑在身上割一个伤口,鲜血便被法坛四周的八根柱子吸纳了去,徐庶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身上的血气也稀薄之极。

    看到这里,蔡文姬大惊,飞窜到法坛上:“徐庶先生,你这法阵怎么损耗精血和魂魄不是简单的防御大阵么”

    徐庶看了下蔡文姬,根本没时间言语。

    在法阵前面的两个童子恭敬道:“夫人,要布置一座可以防御晋阳城,又能够抵挡雷劫高手的法阵,不是轻易能布置的。

    我家先生准备用自身来献祭阵法。

    如今法阵已经开始,不能中断,我家先生让我转告夫人和主公,士为知己者死!先生他无悔。”

    “士为知己者死!”

    蔡文姬微微颤抖了下,已经是泪眼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