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武布中华 > 第398章劳改还不彻底
    相比对满清渗透不力,军情司对于东南的渗透,则深得多。

    虽然东南士绅阶层,对于高欢很排斥,但是他们身处太平的江南之地,警惕性比较差,给军情司和国安司的行动,提供了不少便利。

    现在江南的主要城镇,几乎都有军情司的据点,收集着东南情报。

    因为东南士绅将高欢视为洪水猛兽,军情司暂时还没有策反东林党核心人员,为军政府提供消息,所以侯宗泽在军情司的地位便十分重要了。

    为了方便他传递情报,军情司特意在常熟设了一个据点。

    这时,侯宗泽站在一家小酒肆前,门前牌匾上写着“青云楼”三个大字。

    当年钱谦益因为“一朝平步上青云”栽了大跟头,被崇祯赶出朝廷,还下旨永不叙用,看到这个匾额,多半是不会光顾这家酒肆。

    事实上,这间酒肆,位置偏僻,生意也确实不太好。

    此时临近中午,酒肆内掌柜的低头拨弄着算盘,店里几桌散客,闲聊吃饭,门口一个小斯坐在门外,也没招呼客人。

    侯宗泽来到酒肆外,见四下没人,便直接走了进去。

    门口的小斯见了他,连忙起身,在前引路,“老客一位。”

    侯宗泽直接走过大堂,来到里间雅座,不多时,掌柜的便走进来,关上门道:“侯先生怎么亲自来了?”

    “情况情急,我马上要随侯方域去武昌,不得不亲自过来!”侯宗泽急声道。

    掌柜的给他倒了杯茶,不禁问道:“去武昌?”

    侯宗泽坐下来道:“近些日子,东南的官绅和大户,时常前往钱谦益府上秘密商议事情。今日刘宗周从浙江来,朱国弼从南京来,他们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共识,所以侯方域才会急着去武昌。”

    “莫非是要联系左良玉?”掌柜皱起眉头。

    侯恂被搬到后,侯宗泽便奉命南下,投靠了侯方域,主要负责通过侯方域,获得东南官绅的动向。

    侯恂让侯方域拜钱谦益为师,侯方域又被称为江南四公子之一,在东南这片人脉很广? 能够获得不少机密。

    侯宗泽道:“侯询曾经是左良玉的上官? 对左良玉有提携之恩? 而且这些年左镇养寇自雄,军纪败坏,地方上不少官员参他? 多亏了侯询在朝中庇护? 左良玉才没有事情。现在侯方域突然去武昌,肯定是去找左良玉,我估计是东林有事情求左良玉。”

    侯方域等人吃过几次亏后,对于高欢已经看得很透彻? 知道高欢并不怕他们。

    高欢确实也只当他们是群肥羊,大军一到? 立时软脚,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不过,对于左良玉这样手握重兵的镇臣? 高欢还是比较重视。

    现在东林党要与左良玉勾结,对于军政府而言,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他们一个有钱,一个有兵,结合起来,会对高欢构成威胁。

    掌柜的闻语,立时道:“先生什么时候走?”

    侯询沉声道:“今天就走。”

    “这么快!”掌柜不禁有些吃惊,遂即镇定道:“那好!我会派人前往武昌的据点,通知他们配合先生,摸清东林的意图。”

    当下两人约定了地点和暗号,侯询便匆匆离开青云楼,出城去租船。

    这时掌柜则写了一封密信,吩咐一名属下,“立刻将这封情报,送到督军手中。”

    ……

    开封府。

    十一月底,赶到开封会盟的军镇,已经有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许定国、方国安等数镇兵马,加上高欢和高名衡,合计马步大军三十余万,声势浩大,旌旗蔽空。

    其余各镇由于路途遥远,大军无法开过来,可是还是派遣一员部将,领着十多人或上百人轻骑奔至。

    这时,高欢又传檄给李自成,言明建奴入侵,天下兴亡,希望李自成不要搞窝里斗,与他先灭建奴,再决一雌雄。

    李自成是与明朝势不两立的流寇,若是崇祯朝廷主导,多半要为是否给李自成发檄文,邀请共击建奴,而吵翻天。

    现在崇祯朝廷,被困在北京,整个大明等于直接瘫痪,天下处于无政府的状态,高欢便可以按着自己的意图来。

    他给李自成发了檄文,还嫌不够,听说周延儒手上有空白圣旨后,便让周延儒又给李自成发了一道圣旨,许他列土封王,共击建奴。

    当然,这些圣旨是周延儒的政治筹码,他肯拿出来,自然是与高欢秉烛夜谈,私下里进行了一场政治交易。

    十二月初,黄河已经撤底冰冻,而这时北方传来消息,退到真定府的唐通,被清军包围,向清军投降,八旗兵锋已经快要抵达大名府。

    在高欢传檄后,唐通立刻响应,是最先应檄的十八镇之一,结果高欢会盟还没开始,十八镇就少了一镇,严重影响了勤王联军的士气。

    为了振奋士气,加之高欢探明,清军只是少许兵力南下真定府,逼近大名府,遂即下令大军渡过黄河,进占大名府,摆出强硬姿态,遏制投清风气。

    河北平原一马平川,高欢进占大名,也是冒着极大风险。

    清军入关,必然趁锋芒正盛之际,立求一战而定北国,急于与高欢和李自成决战,决定北方归属。

    中国地大物博,清军若是不能趁着锐气正盛之际,一鼓作气打下广大的地盘,在人口、经济和钱粮上获得优势,那么一旦陷入拉锯,清军便会被动起来。

    现在高欢的策略,其实主要是个“拖”字,为了避免,全军被清军骑兵围在河北,像刘邦一样,被困白登,高欢采纳了,孙传庭的建议,大军分为二军,相续进兵,前军若胜,后军全力,前军若败,后军承之。

    丁启睿则建议,多派斥候,早发现清军,避免与清军主力决战。

    高欢听从两人建议,大军分前后两路,浩浩荡荡进入大名府。

    十二月初五,联军前锋与清军斥候相遇,激战一场,清军斥候退回真定,联军则止步于大名府地界。

    这日,大名府开城县,联军后军大营内。

    高欢正与属下,看着地图,分析河北局势,帐帘忽然被挑起,高有文匆匆进来。

    “督军!”高有文行礼,然后附耳低语。

    高欢皱了皱眉,一挥手道:“你们先退下!”

    帐中一众参谋,还有将领,纷纷出帐,高有文遂即拿出一封书信,“江南军情司密报!”

    高欢闻语,接过书信查看,不禁皱起眉头,“侯方域去了武昌?看来这厮的劳改还不彻底啊!”

    (求月票,推荐,追订,大家多多投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