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旧日盗火者 > 第二十七幕.动物世界 其三
    看到这红围脖的狗头人,白歌第一时间将竹霜降护在自己的身后。

    “不要紧张,嗯?还保持着人类的模样吗,这不合理。”

    那狗头人歪了歪脑袋,黑色的双眼盯着竹霜降。

    “你是第一阶段的第一名吧,那个飞起来的。”

    狗头人又说道。

    很明显,他是在表现自己也是参赛者,而并非这补给站原本的居民。

    “我叫吴用,来自诸夏重工。”

    他以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道。

    “啊......”

    竹霜降惊讶一声,又急忙捂住嘴巴。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诸夏驻神圣同盟大使馆的,我在出发之前得到过消息。”

    吴用咧开嘴笑了笑。

    怎么说呢,这灰色的大狗笑起来的表情,真有一种莫名的滑稽感。

    “这里说话不方便,跟我来。”

    吴用说着,挥了挥自己的狗爪子,在竹霜降验证了他并未说谎之后,带着一人一兔灵活地穿过小巷,来到了一间位于补给站边缘,似乎废弃很久的屋子里。

    “其实最简单的掩盖人类气味的方式应该是尿......不过看样子你似乎具有某种超凡能力,暂时应该不用担心其他的动物通过气味找到你。”

    吴用湿润的鼻子微微攒动,捕捉着空气中的气味。

    “你不是升格者吗?”

    竹霜降坐在已经擦干净的略显陈旧的椅子上,两手放在膝盖上,好奇地问道。

    “不是,我如果是升格者,那么要么就是深渊遗物事务司的下线,要么就已经坐在牢里了。”

    吴用俯身在屋子角落里,似乎正在寻找什么东西。

    “难道是汽车设计师什么的,为了追逐梦想过来?”

    白歌的耳朵一边聆听着周围的声音,一边随口问道。

    “怎么可能,虽然我在诸夏重工,但只不过是一个采购部的小职员,平常的工作是无尽的表格,还有应酬,我之前看过电影,呵呵,旧时代的工薪阶层也大多是这样,可以说,我的工作和旧时代没有区别”

    他发出了自嘲般的笑声。

    “工作的时候面对的是繁重而重复的琐事,经常捅娄子的同事,也不知道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的客户,每天回家,遇到的就是妻子的念叨,还有儿子的作业,邻居的闲言碎语,这样的生活,实在难熬。”

    “所以我决定逃走。”

    “我看到了【马拉松】的消息,在留下了足够家人生活的存款之后,我来到了这里,报名参赛,逃离了一成不变的生活? 至于最后是完成比赛? 还是葬身荒原? 对我而言,都可以接受。”

    “我之前听过一句话,一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 但至少可以选择自己的死亡。”

    “听起来是不是很搞笑。”

    “不? 很勇敢。”

    竹霜降摇了摇头。

    “不是这个......”

    吴用翻出了一圈轮胎,看了看,摇摇头,将其丢到一旁。

    “勇敢吗? 哈哈,不过我运气还不错? 第一阶段还捡到了宝藏,老实说,那个什么手游我之前都没怎么玩? 听到要参加比赛才急忙下载,按照论坛里的攻略培养了一阵子,意外就通关了,去到的地方又正好没有什么人,捡到了一个宝藏。”

    他又翻出了一条毛毯,想了想,还是放到一边。

    “不过,没想到还是到了这里......哎嘿,有了。”

    吴用摸出了一顶帽子。

    这帽子就像泛西海最常见的半高丝绸礼帽,不过上面积了一些灰尘,吴用拍拍帽子,站起身,将其递给竹霜降。

    “戴上这个帽子,在其他动物的视线之中,你就是一只普通的动物。”

    吴用说道。

    “真的吗?”

    白歌有些怀疑地看着那一顶脏兮兮的帽子,怎么也不像是超凡物品的样子。

    不过竹霜降乐于尝试,她接过帽子,并未嫌弃上面的脏污,将其戴在了脑袋上。

    一瞬间,在白歌的视野中,竹霜降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温驯善良的金毛大狗。

    她穿着竹霜降的衣服,正歪着脑袋,奇怪地看向白歌。

    “看吧,我就说有效。”

    吴用拍拍手,开心地说道。

    白歌的【刺客视觉】再次扫描过竹霜降的身体,除了看到了衣服底下的狗狗绒毛之外,也并未识破这帽子的伪装。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他问道。

    “唔,我是不懂那些什么升格者,超凡力量什么的,不过我在这个补给站待了三天了,我大概知道这里的一些基础的规则。”

    吴用就像狗狗一样随意坐下,接着说道。

    “首先,这里是一个童话的世界。”

    “童话的世界?”

    竹霜降不解地问道,金色柔顺的毛发微微晃动。

    “是的,你们可能已经觉察到了,这个补给站里,人类都会变成会说话,会走路的动物,这就是童话的表现。”

    吴用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显得有些滑稽。

    “童话便是如此,即使动物也能说话,和人类一样生活,然后,因为是童话,所以一些过于现实的事物都发生了改变,比如灯塔变成了高塔,建筑变成了城堡,而且,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他从旁边的箱子翻出了一把小刀,令白歌耳朵一颤,不过下一刻,吴用就用小刀刺向自己的前肢。

    明明看起来锋利的刀刃,竟然未能划破他的毛茸茸的手臂,就像是塑料制品一般擦身而过。

    “要不你试试?”

    吴用将刀递了过来。

    白歌将信将疑,轻轻在自己的肉垫上摩擦刀刃。

    的确没有受伤。

    “明白了吗?”

    吴用又露出了那个会让人联想到表情包的笑容。

    “这就是童话的世界?”

    白歌也大概了解了。

    在大部分童话的世界里,是没有死亡与受伤,没有流血与病痛的。

    因此,在塞德娜补给站内,使用武器来杀伤他人或者自己都不被允许的,这些举动会被最低限度的法则影响干涉,变成另外的事情。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白歌的【图穷匕见】无法使用。

    而【逆理的木马】这样过于超凡的力量,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倒是【消失魔术】之类的瞬间转移类能力,因为童话里也有可能出现类似的,所以可以正常使用。

    “那么这一顶帽子?”

    竹霜降伸出爪子,摸了摸自己头上在动物形态下看不到的帽子。

    “这就是这个童话世界的规则之二,唔,具体的解释我没办法说明白,但总之就是只要通过某种手段达成了思考逻辑的闭环,并且符合童话的逻辑,这个东西就能变成真的。”

    吴用以后腿挠了挠耳后,接着说道。

    “比如这一顶帽子,最开始只是普通的帽子,但我刚才将其赋予了‘能够让人类变成动物’的特性,这样的帽子在童话中是可以存在的,因此,它就变成了这样一顶帽子。”

    “不太明白......”

    竹霜降歪了歪脑袋。

    白歌倒是有所领悟。

    “这是童话里经常出现的桥段吧,遇到某种困难之后,童话的主人公总是会拿出一样解决这件事东西,看起来没有铺垫,但只要符合童话的世界观,就能够成立。”

    “对对对,没错,就是这样。”

    吴用连连点头。

    白歌见到竹霜降还不理解,便找吴用要了两杯水。

    “你看,这杯水只要喝了之后,就能变成普通猫咪大小。”

    他举起了左手,又将右手的杯子放到地上。

    “这杯水,喝了就能变成原本的大小。”

    白歌说完,将左手的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很快,他的身体,衣服都随之缩小,很快就变成了一只真正的兔子大小。

    没等竹霜降惊叹,白歌又一蹦一跳地来到那早就放在地上的杯子旁边,咕噜咕噜喝下其中的水。

    嗖地一下,白歌变回了原状。

    “好、好神奇。”

    竹霜降看着那杯让白歌变小的水。

    “不过这么一想的话......”

    白歌又要来一杯水,什么都没有说,将其喝了下去。

    什么都没有发生。

    “果然,这个规则之中,‘宣言’,或者说‘介绍’是很重要的一环。”

    白歌认真地说道。

    他刚才在心中默默想了一遍“这杯水能让人和动物变小”,但实际上并未有所变化,证明了这一点。

    “这其实也是童话的一环,必须让观众和读者们知道这件事,这件事才会成立,而童话角色们在内心思考的东西,如果不说出来,就相当于不存在。”

    “观众和读者?可是这里哪里有读者?”

    竹霜降环视四周,除了他们三人,并没有什么类似的存在。

    “吴用,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能利用这个规则吧?”

    白歌问道。

    “对,没错,我就是当时随口一说,希望这空碗里有热腾腾的米饭,结果竟然真的出现了。”

    吴用一边回忆一边答道。

    “所以,所谓的读者与观众,其实并不是指其他的人类或者动物,而是某种深渊遗物带有的,特殊的存在,只要是在它的影响之下,这个规则就会成立。”

    白歌确认到。

    之后,他又尝试了让自己变回人类的水和让自己的能力恢复的水,自然的,由于这些超脱了童话的规则,因此并未生效。

    至于诸如可以装下所有东西的百宝袋,能够爬上任何墙壁的绳子,丢出去之后永远能回来的回旋镖倒是都可以制造出来。

    “......所以皇后的宣言也是这样的效果?”

    白歌忽然想到。

    在得知了这一片领域的规则之后,他很快就理解了那所谓皇后的地位来源。

    她利用了童话世界的规则,创造了属于她的世界,并且试图抓捕竹霜降......嗯?

    白歌灵感浮现。

    “为什么皇后要抓捕人类?”

    在童话的世界里出现人类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在这个领域的影响之下,不论男女都会变成动物,那么没有变成动物的竹霜降的特殊之处,或许不仅仅是野兽原型的升格者这么简单。

    “人类,皇后,童话......”

    将这些事情串联起来,白歌很快了有了思路。

    “在只有动物出现的童话故事里,假如出现了一个人类,而且还是人类的少女,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他看向竹霜降,这位少女还一头问号。

    “那就是这位少女是童话的主角!”

    “主角?”

    竹霜降若有所思,随即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这深渊遗物可能只是单纯想要完成一部童话?”

    “对,是这样的。”

    白歌颔首道。

    【动物世界】这件深渊遗物的特质表明,它的领域之内存在“观众与读者”的特性,领域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观众与读者”看到,那么,“读者”想看的是什么呢。

    答案就是童话。

    【动物世界】就像一本童话书,选定了一个地方将其改造成了童话的世界,设定了各个角色,最后,当一切准备妥当,它迎来了故事的女主角。

    那就是竹霜降。

    人类少女因为兔子而误入了动物的童话世界,接着被皇后通缉,由此展开的一场大冒险。

    这件深渊遗物,就是想要这样的一个故事!

    而皇后,毫无疑问,就是深渊遗物本身的活性化意志,与拉芙兰泽这般的存在类似。

    白歌他们想要解决深渊遗物的问题,就只能直面皇后,为这个童话故事画下一个完美的句点。

    “这么说的话,要不然我们制造出什么大炮之类,把高塔夷平?”

    吴用以很诸夏的思维说道。

    “这恐怕不太童话,会被规则修正的。”

    白歌回忆着自己看过的童话故事,不过那都是极为久远得记忆了,他知道诸如小蝌蚪找妈妈这般富有诸夏特色的故事,至于牵扯到皇后什么的,他完全没有看过。

    “一般的童话,应该是主角结识了很多同伴,随后一起对抗邪恶的坏人吧?”

    竹霜降看看白歌,又看看吴用。

    “确实。”

    白歌微微点头,长长的耳朵也不自觉地晃动,吸引了竹霜降的目光。

    “啊......”

    他突然发出声音,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说到同伴的话,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个人。”

    竹霜降歪歪脑袋,也惊叹般拍了拍手。

    “威尔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