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香祖 > 第266章 天劫降临
    戚长老闻言,沉吟起来:“你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可证长生道果?”

    石玑子道:“我早年奇遇所得,是祭炼万物精血的命元大丹之方,而这己土太岁,恰好便是擅长于培植和转炼精血元气所用。

    如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李道友手中一定也掌握着类似的道体改造之法,茶芜香的再生能力与之息息相关。

    甚至就连当初我们在赌斗之时所见,你被邢锋杀招命中,仍然能够完好无损,都是暗中运用了再生法门,而非躲过或者接下他的招数。”

    “是这样吗?”戚长老转头看向李柃。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了,不错,确实是如此。”李柃坦然承认道。

    在真正的行家面前,隐瞒这些是毫无意义的,石玑子已经凭借自己努力触碰到了炼制完美茶芜香的门槛,看穿过往的一些东西不足为奇。

    只不过,他的研究路线似乎发生了些许偏差。

    “你道破了我的秘密,我也有问题想要问你。”李柃略作沉吟,开口问道。

    “请讲。”石玑子道。

    李柃道:“你挖掘出来的己土太岁能力,究竟是什么?”

    石玑子犹豫了一下,道:“是变异和繁衍!”

    他可以不回答,但李柃同样能够看得出来。

    他绝不会认为,自己对己土太岁的了解已经比李柃深刻了。

    李柃闻言,暗叹一声。

    己土太岁果真潜力无穷,竟然还能诞生出变异进化和繁衍生息的能力!

    这实际上也在自己这边的路线有所体现,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

    如若说自己挖掘出来的是倾向于个体的再生能力,石玑子获得的却是族群的演化。

    “你这样是很难得出延寿和突破成果的,你的道路走错了。”李柃毫不留情批判道。

    他用于蛊惑戚长老的说法,都建立在他的路线正确,能够切实得出成果的基础之上。

    如若他没有这般的利用价值,那些就是废话。

    戚长老果然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你们所讨论的,是个体与族群的区别吗?”

    李柃道:“戚长老,你也看到了,我的茶芜香拥有再生之能,这才是己土太岁的真正利用之法,石大师所走的却是族群之道,利用地脉灵气培养出这么一大群活尸。

    这或许能为商会增添一些傀儡杂兵之流,但却不见得有什么用处,反而多出不少豢养的负担。

    倘若这些东西是有情众生,也担负着因果的话,更没有太大利用价值。”

    戚长老想了想,自己一路过来,所见所闻,的确是如此。

    商会从来都不缺人手,更需要庞大的人口基础维持横跨四海的组织结构,不可能把底下的人才都替换成为这种无脑的怪物。

    这一点,和神通伟力归于己身的大能高手是截然不同的。

    “这些东西,既是有情众生? 也非有情众生!”

    石玑子辩驳道? 他要展现自己的利用价值? 当然不会任由李柃贬低自己的研究成果。

    “我特意留下那些凡民性命,既是为了探究生命族群的繁衍变化,寻找道路? 也是为了避免劫数!

    但那些都是本体? 除此之外,还有利用他们为母本繁衍出来的子体!

    养人如养菇,完全可以作为祭炼大丹的材料,为我丹道法门所利用!”

    “是了? 一些上古丹方野蛮血腥,动不动就是万千生灵作为材料来使用? 也有魔头喜欢这种粗暴直接的手段,称作血炼。

    这些法门之所以没有流传开来,完全是因为天道层面的负担太重? 因果报应不爽,进而为人所摈弃。

    如若这些己土太岁所繁衍出来的子体真的能够用于炼丹,亦或者只是源源不断供应血肉元气,复制自身的血肉和器官,都称得上是妙用。”

    戚长老赞叹道。

    石玑子声音飘来,幽幽说道:“不错,丹道的历史,亦是人族文明的历史,上古之年,食物匮乏,不乏食人之族!

    上古先民茹毛饮血,丹道亦有所谓血丹之术。”

    李柃闻言,面色微沉。

    石玑子的探究路线是族群繁衍之道,但在本质上也和自己的白骨生肌有异曲同工之妙。

    本质上,都是生命体内的细胞和血肉组织再生。

    所不同的是,一个走了个体进化之路,一个走了族群繁衍之路。

    从修仙者的角度而言,当然是自己的路线为正途,拥有更大发展潜力。

    石玑子了不起也是培育出一个名为菇人的全新种族,又或者是类似血肉分身的复制能力。

    这是修仙版本的克隆。

    但偏偏,他还拥有着丹道的能力。

    丹道能够以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通通炼化,转为己身所用。

    这又回到了神通伟力归于自身的道路,最大限度的利用此法为自己延寿续命,乃至于突破结丹之境。

    这种法门和路线,价值并不在自己的完美茶芜香之下,它也拥有着独特的优势。

    丹道博大精深,是修仙界中非常古老和成熟的道途方法,可以称之为大道的存在,即便沦落至当今之世,只剩下外丹法门,同样不是香道可以相提并论。

    甚至有传闻,结丹境界的真丹一词,就是从丹道搬运过来,为法道所利用。

    法道占据了不少内丹法门,金丹大道,就是真丹修炼到了极致,拥有不朽特性。

    又言化神大能的道体才能修出金丹,金丹拥有着肉身不朽之法则,而元神亦证不朽,这是通往无上大道的成果。

    肉身和元神双不朽,才有资格参悟无上大道,成就长生之境。

    从理论上而言,石玑子所探索的这一条道路,的确也可堪称大道,甚至在实际操作上还更具优势。

    这不需要借助太过高深的境界,以及元婴级别的能力,只需要培养菇人,祭炼大丹,就能延寿续命,甚至突破。

    除此之外,他所探求的并非是炼气境界晋升筑基,而是筑基境界晋升结丹!

    数百年积累,的确非同小可,仅仅只是一年的功夫,就能把己土太岁的价值挖掘到如此地步,这也是远超李柃预料之外的。

    戚长老同样沉吟起来。

    他在判断形势,判断石玑子所拥有的价值。

    见此情形,李柃摇头暗叹。

    想象中的斩妖除魔,是一群正义的道友披荆斩棘,热血奋战,成功将魔头斩杀,名利双收。

    实际中的斩妖除魔,是情理交织,因果难断,甚至就连是非对错都已经难以分清,各方各怀心思,都有自己的利益和目的。

    说不定什么时候,身边的道友就跳反,改变了立场。

    “戚长老,千万不要被他蛊惑,他的研究是无效的。”

    李柃不得不站出来劝说,眼下想要对付石玑子,绕不开商会,而商会也是由人所组成,直接负责的便是眼前的奇珍楼结丹真修戚长老。

    他的态度,很大程度直接决定着石玑子的命运。

    “为何这么说?”戚长老疑惑问道。

    他关心的果然还是研究成果本身。

    “没有人比我更懂己土太岁!我早就通过己土太岁培植出茶芜香,但却并未向前更进一步,难道石大师还会比我更懂吗?”

    戚长老:“这……”

    “呵呵……呵呵呵……”石玑子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李道友,莫要小觑天下英雄!”

    李柃冷笑:“邪门歪道的手段,也敢称英雄。”

    他朝韩康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立刻冲了上去,朝尸山拍出一掌。

    轰然巨响中,大量如同人行的尸体飞出,一个巨大的血坑显现出来。

    这是韩康的投名状。

    他根据石玑子神念涌动的规律判断出了对方位置,果断出手,一下就斩杀成千上万个活尸。

    这在表示自己的决心之余,也扫除了李宁对付石玑子的障碍。

    果不其然,在这座肉山之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如同被剥去外皮,通体猩红的人形之躯,仰躺在如同心脏的巨大肉瘤之上,四周是肉山之中的空洞。

    不知何时,这座肉山里面竟然呈现出了如同人体的结构,里面血肉器官分明,眼前之物像极了一颗心脏,竟然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动不止。

    李柃果断催运众妙化香诀,一股香气无形,携带着如同烟雾的香魄向其飘去。

    刷!

    顿时之间,如同霜雪遇到烈阳,那些己土太岁组成的血肉竟然飞快枯萎起来,转眼之间便成为了腐烂蘑菇般的脓水。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奇妙无穷。

    茶芜香由己土太岁而来,但却注定了是己土太岁的克星,如今初见端倪,便已经展现出了神效。

    血肉猛烈抽搐起来,那颗巨大的心脏也仿佛骤停,立刻失去了活力。

    戚长老还在犹豫之中,突然见到这般场面,不由得微怔。

    李柃和韩康先斩后奏,一下就打乱了他的节奏。

    不过他很快也意识到,李柃手中掌握之物,的确远超石玑子。

    或许,真的应该铲除石玑子,改为全力扶植李柃。

    虽然李柃已经是金钱会的贵客,但哪怕只是分润其中数分,都有可能得到远超石玑子的回报。

    他们已经支持了石玑子数百年,至今方才得此成就,用脚趾头来想,也知道两者的发展潜力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就算真的支持石玑子继续研究下去,如此巨大的缺陷,被人针对也在所难免。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戚长老心中有所倾向之时,眼前的血肉山丘已经枯萎了一大片。

    韩康承担着冲锋陷阵的职责,继续为李柃开路,创造机会。

    “韩康,你大逆不道,竟然敢勾结外人来害我!”

    石玑子声音沉静,并未显现出多少惊慌。

    果然,当韩康击破那停止跳动的心脏之后,另外一个声音又再一次在旁边响起。

    “没有用的,我已经和整个地脉结合在一起,此岛不毁,我身不灭……

    我,已经不死不灭!”

    “什么?”韩康讶然。

    李柃面上露出几许震惊之色。

    就连戚长老,都同样动容。

    “不死不灭?”

    李柃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难道是想我纯阳道体那样的……不,他用了取巧之法,把自身血肉机体和整个大阵结合起来……”

    在石玑子说话之间,旁边的尸山忽的蠕动起来,一道道人影如同肉虫,挣扎着爬行在周围的地面上。

    商会之人节节后退,震惊的看着那些人影扭曲变化,呈现出陌生的年轻男子身影。

    “师……师尊……”

    韩康惊愕万分,脱口而出。

    石玑子们冷冷看着他,同时也看向李柃和戚长老。

    “你们两个停手吧,不要再轻举妄动了,这样是毫无意义的!”

    戚长老终于有了决断。

    “戚长老……”

    戚长老义正辞严:“石大师之道,已然初具成果,我们不应该再当他是邪魔外道。”

    李柃已经无力辩驳,这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说白了还不是贪图人家成果,决心保下?

    但他可不愿意就此罢手,因为石玑子倘若能活,必定会给自己带来不小麻烦,还有可能引发奇珍楼贪念,想要谋夺自己手中之物。

    他之所以亲自来此,可不就是为了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

    “真当老天无眼,因果报应可以随意操弄不成?若真如此,乾坤有私,就让我来替天行道,了结这场因果吧!”

    韩康猛一咬牙,不顾一切再度出手。

    轰隆隆……

    随手一挥,成百上千尸人炸飞。

    随后茶芜香洒出,大量蕴含着特异之性的香魄侵入尸人身躯,使得内里的阴煞飞快消融,肌体都为之解化。

    戚长老面露恼然,但却始终还是慢了一步。

    但李柃看得分明,他那里是反应慢,分明就是想要看看石玑子所说得不死不灭是真是假。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石玑子狂笑不止。

    随着那些尸人大量死去,整座肉山飞快消融,不久之后,竟然整个崩塌下来。

    震天巨响之中,几人带着那些商会执事飞退,落在较高的山壁平台上。

    只见到,底下一个巨大的洞窟出现,高达十余丈的巨人如同鬼怪,从中猛然钻出,土石翻飞之中,露出了半截身躯!

    在数人震惊讶异之中,法力高涨,结丹层次的强悍气势勃发。

    而当此时,山谷上方雷霆激荡,电芒如蛇,氤氲着恐怖的意蕴。

    天劫……

    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