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老乡请淡定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考试前夕 正经饭店
    有时候人做一件好事,未必要让人人都知道,自己心情也会觉得愉悦。

    特别是看着周围人的笑脸,情绪也会是忽然感染的,反正老赵是觉得挺开心的。

    虽然第二天早上他还要提前起床,绕着三河乡周围飞上一圈。

    其实所过之处,那种云开雾散的感觉,也让人感觉挺爽的,就和玩刮刮卡似的——只不过这个卡片,它有点大。

    二高中的学生们心下大定,最后两天时间学习也有劲头,于是这时间就过的特别快,转眼就是放假前最后的休息了。

    中午老赵和柳清影在家做饭,老赵美滋滋地感慨:“以后可就不用住这个小房子了,我房租这个月的可都交了,少住半个月呢!”

    柳清影哭笑不得:“这房租就几十块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过日子了?再说你住了这么久,水电费一毛钱没交过,你还不知足?”

    老赵呵呵傻笑:“我一直这么过会日子啊,等以后你和我过日子就知道了。”

    “厚脸皮,谁要和你过日子。”柳清影红着脸啐他一口,脸上的表情倒是挺开心。

    结了婚才叫过日子嘛,不然都名不副实。

    “好了!”老赵看了看锅里。“最后一顿肉丝捞面条,家乡特色饭,开吃。”

    “你屋里这么多东西,一车都装不下吧?”柳清影问道。

    “等我考完试去把依维柯开回来,用那个车拉。奇怪了,就住没多久,我怎么就弄出来这么多东西了,看着不值钱,还不舍得丢掉啊!”老赵一边拿筷子捞面条,一边感慨着。

    其实也不多,等下把电视送到培训班,其他的东西都是杂七杂八的。主要是手里不缺钱以后,有些东西能凑合的也不想凑合了,需要用就去买,不知不觉东西就多了起来。

    ……

    吃过饭带上金子元宝,把电视搬后备箱带着,出发。

    到了培训班,一看他搬东西,仝老板就慌忙跑出来帮忙。

    老赵客气:“就一个电视,我自己就行,你忙吧!”

    仝老板还是跟着上楼了,他个头低,就在后面跟着,帮着看着点。

    电视一放,老赵都和那俩老师啰嗦,考完试还来填报志愿呢,现在就告别,将来多尴尬啊!

    他可不想体会老马第一次去西萨,听见司机说快到了,就开始兴奋的和司机告别,结果告别了之后再告别,一下子告别一下午的尴尬——想想就那么一个车里的空间,俩个人告别了又告别,连听的人都觉得那场面尴尬。

    这是老马也不会说太多感谢的话,现在平时给老赵打个电话,聊上几句,有时候就说一些工作上自己遇到的糗事,不然没话题嘛。

    不过老赵和仝老板就得说说了,以后他就要走了,这里的那点生意就懒得管。

    仝老板也有心理准备的,听他一说就先感谢一番,然后说道:“我也早准备好了,现在送货的这些小伙子们也有十来个,我打算好了,包个车去跑一趟,到那边去探探路去。”

    “那就好。”老赵点点头。“其实我进货也未必是最低价,那边服装厂多,款式也多,你要自己搞,眼光比我好,生意肯定更好,不多说了,以后生意兴隆啊!”

    “赵老板也财源广进。”仝老板心情有些复杂。

    天下没不散的筵席,只不过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现在他在三河乡里,也有大有名气的有钱人了,给他干活送货的人都十几个,日子也挺逍遥。

    可惜以后就得自己辛苦,别看以前被老赵赚一手,可他还真不舍得老赵,他自己去的话,恐怕未必有以前赚的多了。

    ……

    老赵就没想这么多,其实之前都和仝老板说过的,只不过这人安逸日子过久了,他磨蹭。

    好在暑假一放假,生意也不会那么忙,以后就看他自己的了。

    开上车,出了镇一路向西。

    柳清影问道:“等下你干嘛?”

    “去县里找个好点的酒店订个房间。”老赵说道。“不能跟着去住二所,住那睡不好,影响你发挥。咱们订一间房,还能互相照顾……”

    “你想死啊!我不要……”柳清影当时就不干了,酒店去订房,还只订一间房,还互相照顾?你这话鬼都不会信。

    “那咋办,你去住二所吗?那里蚊子多,住的人也多,到时候睡不好怎么办?影响你考试发挥怎么办?”老赵就是故意的。

    柳清影想说订两间房,又觉得让他花钱太多不好,干脆说道:“大不了等考完试辛苦点,你再给我送回来。”

    “我怕没时间啊!”老赵假装皱着眉头沉思。“你想啊,考完试咱们是不是得对答案?我想的是,考完出来我把题都默写出来,你再把答案填一填,然后咱们估分更准确点,这样报考也更方便点。”

    “那你……”柳清影迟疑了,正想办法呢,一扭头看见那家伙忍不住笑了一下,顿时不依了。“你就是坏是吧?故意的是吧?”

    “好好好,开车呢,别打我了。”老赵赶紧求饶。“订两间房,回头我把东西准备一下,考完试就把卷子写了,咱们一科一科的对题,免得等估分的时候给忘了。”

    “嗯!”柳清影也不介意早点估分,虽然老师们都说这样做的话,万一成绩不好会影响下一科考试的成绩,但是俩人都不在乎。

    估分好的话,心情更放松,说不定下一科的成绩也会更好呢!

    过了大桥,路上就开始看到洪水带来的泥沙,如今已经被太阳晒干了,被太阳晒得看着有些刺眼。

    两旁的绿树倒是更绿了,只不过田地里的玉米苗,还有一些蔬菜就被淹的狠了点。

    到了岗上顺着老国道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一条新修好的柏油路。

    不宽,也就是能并排过两辆车,两旁有刚种上的白杨树。

    这些小树下面一截还被刷了白灰,刚刷的,因为走着走着,就看到了正给树刷白灰的人。

    老赵也不认识,不过还是放慢了速度。

    柳清影那边打开车窗,和人打招呼。

    人们倒是都热情的很,别看就这一段路,给两个村子的生活带来的便利可多了。

    以前走这条路,就算晴天,也得慢慢来,骑着自行车得十来分钟从村里骑出来。赶上下雨天,那就不好说了,看雨大小和下的时间长短,下超过十分钟就别出来了,泥泞。

    现在有了柏油路,出村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哪怕下雨也是。西边彭有成修的市场人气越来越旺,做生意的也多了,包括一些开饭店的,卖卤肉凉菜馒头的。

    骑上车十几分钟就能买回来,再不用担心有了客气,还需要提前去镇上赶集准备东西,这方便真不是一点半点。

    乡里人的感谢都是直接在行动上。

    邻里之间关系好了,平时做点好吃的,都给送一碗。老赵办了这么大事儿,所以收麦的时候,赵景山夫妻俩还在纠结要不要回来收麦,他们的麦子已经在村里干部的带领下,给收进屋了。

    包括赵景海家的也是。

    ……

    车走在新路上,就不颠簸了,遇到拖拉机的时候,也不担心错不开车了。

    一路顺顺畅畅的,直接开到了柳清影家门口。

    柳爸现在见老赵倒是没以前那么摆架子了,不过还是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新女婿,无非是脸色缓和点,多给几个笑脸。

    柳妈就直接多了,见到车过来,就嗖一下蹿上来了:“小武来了呀,快请进。”

    柳清影立刻表示不满:“妈,我还有东西呢!”

    “让你爸帮着拿。”柳妈一挥手,柳爸自觉上去干活。

    说起来这大会计主持了修路大事,如今声望正隆,可惜在家的地位,反而是下降了不少。

    可是没法,现在柳妈就拿着当初自己先看中那小子当借口,说自己眼光好。柳爸心说,你还不是看到人家送你闺女的东西……

    老赵还推脱,说要马上去县里一趟,有点事儿。

    柳妈一定要拉他进屋喝杯水歇会儿。

    就开车走了这么点路,需要歇会儿吗?

    不过老赵想想就进来了,聊两句再走也行。

    现在不比以前了,得讲礼貌,哪能过家门而不入呢!

    柳妈其实是有事的,聊了几句就感慨:“你清亮哥也是不听话,在省城那边月月还得我支持他点,不然生活都过不下去,也不知道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老赵立刻明白了:“你劝劝他,去京城那边。现在清山哥他们可都开始往家寄钱了,那边情况他也知道,让他过去就行,不怕没事儿做。”

    “我也是这么想的。”柳妈就不给女婿客气。“等下我就打电话说说他,还大学生呢,脑子都上坏了。京城那边有熟人,干嘛不去?非得留省城,一个月挣的不够吃饭,瞎忙活。”

    “等他想去了给我说一声就行,我给那边打个招呼。”老赵说道。“这都是小事儿,让他别那么纠结。你和他好好说说,我又不是白给他钱,他还得去干活呢,在哪儿干活不是干。其实我也就是给他介绍一下,能挣多少,还不得看他自己的本事?”

    “就是就是。”柳妈得了老赵的承诺,心花怒放,更热情了。

    ……

    老赵离开柳家回了自己家,把金子元宝留院子里,就直奔县城。

    到了县城转一圈,找了一家新开的酒店,订房。

    订房的时候他纠结了又纠结,最终还是压下了小心思,老老实实订了两套房。

    其实都没必要这么早订房的,这年头乡里的学生很少有家长陪考的,大多数家庭也没那条件,根本不需要高考时候房间紧张——所以如果他想扯谎说就剩一间房,根本没那个机会。

    订好房间回去的路上,给膨大素打了个电话。

    实际上给彭有成打的,问膨大素在哪儿呢!

    然后车就直接开到了他提议的那个市场那里。

    膨大素早在门口等着了,见到他就问:“刚开车去哪儿了,看到你开车过去,想给你打电话呢,我爸还说怕你忙。”

    “我去县城订房间了,要考试了,不想住二所。”老赵解释。

    膨大素立刻贼头贼脑地凑上来:“大支书你们俩都住一起了吗?”

    “滚滚滚,整天就你想的龌龊。”老赵嘴上说的义正言辞,心里也遗憾,唉,我倒是想啊,可这不是没机会嘛!

    膨大素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鄙视他:“自己没机会吧?呵呵,有贼心没贼干吧?呵呵……明天就去看考场了,你也不去复习?”

    “我还用复习吗?呵呵!你以为我是你啊,呵呵……”老赵在别处不显摆,和膨大素就没什么不能说的。

    “靠!”膨大素羡慕妒忌恨最终都化作了鄙视。“考完试你要去京城吗?给咱捎去开开眼界啊?”

    “没问题,路上你开车,啥事儿都好说。”老赵还得去京城换车回来拉东西,尽管其实没必要,可柳清影到时候肯定跟着他帮忙收拾东西,至少明面上得假装一下不是?

    膨大素就激动了:“让我开车?走高速?”

    “不当司机你就别跟着去。”老赵说道。

    “当啊当啊!”膨大素脑袋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老赵觉得开车是个苦活,但是膨大素还求着他想开车呢!

    现在老赵自己说让他开,他觉得他能开两天都不会累。

    正说着彭有成也过来了,笑着说道:“屋里有西瓜,先进屋吃点挂,等下饭就好,晚上做大盘鸡,我自己去挑的鸡子,保证比饭店做的好吃。”

    老赵也不用客气:“那谢谢彭叔了,要不你在这干脆开饭店吧,那手艺不开饭店都亏了。”

    彭有成现在也是有闲心的很,大盘鸡是今年才开始流行起来的,他去吃了几次,觉得这边饭店做的不够味,就自己回来做。

    主要是市场管理也不麻烦,有人跑腿干活,他只用掌管大局就行。那边拉沙船到了,看天气估计是不用运送学生了,等水位再退点就能进河里挖沙,挖的可都是钱。

    生意上的事儿不用太操心,还能挣钱,彭有成肯定有心情了。

    这会儿听老赵一说,他也乐了:“你还别说,我还真想在这里开个饭店。咱开个正经点的带停车场能住宿的饭店,我估计生意也不会差。来往的车多了,也方便咱们这的东西运出去。”

    “那就开。”老赵肯定是支持的,现在这片有个市场,不过饭店都是小馆子,还有的是临时搭的棚子。

    要是搞个带停车场能住宿的正经饭店,招待国道上来回跑的司机们,生意绝对不会差。

    为啥说饭店要带正经俩字呢,这个问题嘛,正经人都明白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