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清丈势在必行
    多尔衮面对来势汹汹的毛文龙,落荒而逃。

    多尔衮太年轻了,这样的年纪并不适合作为三军的统率,带领军卒们进行生死搏杀。

    他手下的十五牛录的八旗子弟,并不信任多尔衮,而多尔衮正值年少任侠叛逆的时刻,这就加重了八旗子弟对其的不信任。

    这种士气之下,不抓紧时间撤离战场,难不成等着毛文龙到了把他绑缚进京,变作战功不成?

    毛文龙炮轰义州城之事,其实归根到底,义州原来属于朝鲜,而不属于大明,若是义州原来是大明的城池,毛文龙自然有另外一套的方式去对待。

    他需要最短时间内,让这座义州城稳定下来。而这件事,毛文龙选择性的隐瞒报告,而代笔的尚可喜更是唯命是从。

    但是毛文龙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的炮轰义州城之事,原来是为了给自己省一笔麻烦,可是却招致了麻烦。

    他这手下两万正军,八万辅军,硕大的义州城,也有近十余万的百姓,这二十万人里面,总有个别人是朝内明公们的眼线,或者城里的大户们,认识朝中大员。

    毛文龙上请功奏表,多尔衮不战而逃,义州归明之事,刚刚送到文渊阁,弹劾毛文龙的奏疏也如同雪花般的进了司礼监。

    “大事聪明,小事糊涂。”朱由检看着毛文龙的奏疏,他通过锦衣卫的缇骑,已经确定了毛文龙炮轰义州城的事真实存在,并非朝内的明公们给毛文龙头上栽赃。

    朱由检觉得炮轰没毛病。

    别说打的空炮吓唬人,就是打的实弹,炮决掉一批不听话的人,那也是理所应当之事。毛文龙还是做得太过于小心了。

    这是战争,用尽一切手段,保证占领城池的安定,甚至为自己所用,是毛文龙这个将领应该考虑的首要事物,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军队的最终目标,打胜仗。

    失败的人,连呼吸都是错的。

    所以朱由检才会说大事聪明,炮轰义州成绝对是明智之举。

    但是毛文龙选择春秋笔法,一笔带过了炮轰义州的事,就成了朝臣们的把柄,别人攻讦的对象,所以朱由检才说毛文龙小事糊涂。

    毛文龙用自己的威名和大明的火炮吓跑了多尔衮,占领的义州城,而此时的大明朝臣却为了毛文龙的战功开始耍嘴皮子,抓着小错误不放,却没有想过义州的重要性。

    在明公们的眼里,义州城是千里之外的一座不甚重要的朝鲜小城,地理位置也好,百姓众寡也罢,都不会被他们关心,因为这种小城在大明遍地都是,连城都称不上,顶多都称为堡。

    萨尔浒之战逃离辽东百姓数十万人,广宁之战,逃离辽东百姓高达百万余人,这百万辽民,董应举就是为了安置他们才跑去屯田。

    将近两百万的辽民逃离辽东,朝里的明公们在做什么?

    抓为董应举屯田安民行便利的商贾小吏们投献的麻烦。

    大明明公们并不清楚义州的地理位置,也不清楚辽海丹忠在海上到底干了些什么,又是如何在朝鲜花郎军赶到之前拿下义州城,实际控制了义州,而且让朝鲜的绫阳君无话可说。

    大明明公们只关心,他们讨厌的人似乎又立下了战功,又是一个不按着他们要求活着的另类,他们当然要抓着小辫子,薅个不停,以希望把毛文龙的功绩给抹杀掉。

    但是大明的皇帝朱由检很是赏识远在东江的毛文龙,丝毫没有顾忌朝臣们的阴阳怪气,直接下了圣旨,定了毛文龙的功劳。

    这让还在准备在这件事上咬一口毛文龙的明公们大失所望。

    其实这里面也隐含着朱由检看不到的党争和路线斗争,比如辽西走廊上的袁崇焕就是东林党的代表,而出身沈家的毛文龙和袁可立,却并非东林,他们当然要为了反对而反对。

    大明皇帝压根不理会朝臣们的反对意见,让朝臣们也斗无可斗,万事皇帝说了算,错非他们能换个皇帝,否则这种状况只会持续下去。

    而此时的朱由检,却看着战报里的多尔衮有些怅然。

    多尔衮还是历史里的那个多尔衮,擅长谋身。

    有传闻,当年多尔衮是努尔哈赤制定的可汗继承人,但是最后被代善破坏,把黄台吉送上了可汗之位。

    可是多尔衮在努尔哈赤死的时候刚刚十二岁,努尔哈赤一个为了政权的稳定,把自己的大儿子褚英都给斩了,就是为了让后金汗国真的存续下来。

    如此君主,怎么会传位给多尔衮这个小孩子呢?

    主少国疑,可是一个新政权最危险的事,有五代十国,赵匡胤黄袍加身为例,还有小明王韩林儿在瓜洲神秘失踪在前。

    努尔哈赤作为一代雄主,他会指定多尔衮为汗位?

    多尔衮的母亲的确是努尔哈赤的大妃乌拉那拉氏,但这并不代表多尔衮是可汗的合法继承人,这是典型的拿四大贝勒不当人。

    人家大贝勒代善到现在还在避讳,都称其为古英巴图鲁,连黄台吉有国事,都要面授讲求。

    多尔衮是一个很擅长谋身的人。

    他从一个不显眼的十四清太祖子嗣开始,屡战屡逃的情况下,混了个墨尔根戴清,意思为聪明的统帅。

    在黄台吉死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受封理政的摄政王,随后从摄政王变成了皇叔父摄政王,又从皇叔父摄政王变成了皇父摄政王。

    这个皇父摄政王,多到皇宫内院走动,甚至流传出了慈宁宫里烂盈门的说辞。

    而作为明末清初极其重要的人物,孝庄文太后的记载甚少,清廷对其忌讳莫深也就罢了,甚至在孝庄文太后死后都不得安宁,一直未曾能与皇太极合葬,而是埋在清东陵内。

    一直到了雍正朝时,孝庄文太后才移陵至昭西陵,算是和黄台吉的昭陵合葬了。

    所以多尔衮这个皇父摄政王,就很尊贵,这种尊贵是建立在自己的侄子福临,也就是顺治皇帝莫大的个人屈辱之上。

    但是福临又不得不对多尔衮尊敬,因为福临是清廷的皇帝,他首先是一个皇帝,然后才是孝庄文太后的儿子。

    多尔衮很擅长谋身,在一片石之战中,招降了平西王吴三桂,打败了李自成,彻底打开了山海关的大门,实现了九代建州人,都无法实现的梦想,入主中原。

    随后多年,多尔衮多次招降明季旧臣和李自成旧部,为清廷入关,立下了不世功勋。

    不管多尔衮做了什么,小皇帝福临都得忍着,他得靠着皇父摄政王多尔衮的威信,维持鞑清的统治。

    而在多尔衮受伤不治身亡之后,顺治皇帝也不得不给了多尔衮一个“清成宗”的庙号,谥:懋德修远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

    人称:成宗义皇帝,取天下为成,让天下为义,所以是成宗义皇帝。

    多尔衮死的时候才三十九岁,遗体从北古口回京的时候,顺治皇帝亲自率领大臣出东直门五里,身着缟服迎接遗体,当场追封了这个成宗义皇帝的名头。

    没过两个月,顺治皇帝已经完全将朝政,把握在自己手中之后,直接把多尔衮的追封个褫夺之后,还把多尔衮的坟给刨了……

    任何为多尔衮说话的人,比如吏科副理事官彭长庚、一等子许尔安等人称赞多尔衮的功劳,都直接被流放到了宁古塔充军。

    所以多尔衮一辈子都在谋身,从十四贝勒领十五牛录的旗主,到墨尔根戴青,再到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清成宗义皇帝,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头衔背后,就是多尔衮这个人,极其擅长谋身。

    当不能力敌的时候,多尔衮甚至都未接战,掳掠了一番,就远遁而去,除了让毛文龙大失所望以外,多尔衮保住了自己的十五牛录,也就是四千五百的兵马。

    关外,是一个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的地方,没有拳头,是没有人会听你话的地方,若是这四千五百人,被毛文龙逾十万人包围在义州城,但凡是没有突围成功,他多尔衮不管是被俘虏还是逃出生天,到最后的结果都是惨淡收场。

    所以,多尔衮不是畏惧大明皇帝的天威而逃遁,而是为了谋身而逃遁。

    “这个人呀。”朱由检叹气的看着手中的奏报,对多尔衮十分的不满。

    剃发令就是出自多尔衮之手,在入关之前的清廷和入关之后的清廷,完全是两个样子,剃发令的出现,也让鞑清的各种政策趋向于保守。

    在鞑清入关之前,朱由检对清廷的各种政策,还是比较认可。

    比如黄台吉在搞出辽东民怨四起的诉告贝勒直接定罪的条例之前,辽民甚至可以告贝勒,这也是范文程告多铎谋权的法理依据。

    黄台吉突然搞得这一出,其实是为了巩固八旗子弟的地位,减缓八旗兵的衰弱,可惜,这一**的辽东百姓,离心离德,黄台吉已经悔不当初了。

    不管是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之战中释放五千朝鲜军卒和将领,还是收拢蒙兀诸部,并且将海西女直、建州女直、还有很多蒙兀部族,统称为从龙六十六部,都是比较开放的表现。

    但是在清廷入关之后,多尔衮的剃发令一出,神州大地两万万人丁,十几年的战乱,最后变成了四千万不到。

    而剃发令也让清廷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那就是狼烟四起,从三藩到郑成功,从白莲到洪门,这些都是剃发令后,留给清廷处理不掉的大麻烦。

    若非雍正时候,从孝庄文太后的陵寝开始,全面拨乱,开始遵儒学,兴朱程理学,愚弄百姓,以文字狱大兴思想禁锢,清廷的统治指不定就在“康乾盛世”中,应验了那句胡人国运不过百年的话。

    朱由检看不太上多尔衮,因为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摄政王。

    朱由检放下了奏疏,亲自给毛文龙写了一封手书,明年开春黄台吉亲征义州之事,朱由检已经让锦衣卫的缇骑确认了,八旗的确在备战,而主攻的方向是归化城。

    但是义州城将有黄台吉亲自率领正白旗,前往征伐,义州方向的防守压力,并不比归化城弱多少。

    归化城是政治问题,那么义州就是军事问题,两者性质不同,就注定了两处战场的厮杀惨烈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可想而知,明年开春之后,义州将是一片血海。

    朱由检将书信交给了王承恩,令大明水马驿以金字牌急报,送往皮岛转义州城。

    而此时的朱由检并不太清楚,黄台吉陷入了大麻烦之中。

    黄台吉听从范文程的建议,实行编户分屯别居例,得到了代善为首的建州贝勒的支持,而大贝勒府的意见,也直接左右了旗人的意见,旗人们只能没有意见。

    但凡是有意见,那大贝勒都没有意见,他们哪里来的意见呢?

    可是有些人有了意见,那些本身就是辽东大户,在萨尔浒之战后望风而降的地主们,此时手里握着战乱是低价买来的万顷良田,成为了身家殷实的大户。

    这些大户们,当然不满意这编户分屯别居例。

    这里面的编户,把他们的佣户给抢了,把户都编了,万顷良田何人耕种?

    分屯把他们的田给抢了,编户分屯之后,他们侵占那些不明来源的地亩都会被查出来,在清丈的过程中,避无可避的把他们逃税的田给清出来。

    别居,甚至把他们养了很多年的“家人”都给抢了,他们怎么能不急?

    黄台吉此时就在大贝勒府和代善商量国事,至于范文程,他已经问过一遍了,他的宪斗告诉他,清丈势在必行。

    代善思忖了很久,其实四大贝勒府,包括黄台吉的府上,都或多或少的参与漳州粮商货粮京师的财富密码活动中。

    而代善自己都不清楚,他有多少田亩,他每年往辽西走廊都不知道要卖多少粮食。

    “清丈吧,宪斗说得对。”代善思忖了很久说道:“刀在手,还怕他们不成?清丈势在必行。”

    “可是明年开春我们要两线作战。”黄台吉有些犹豫的说道。

    代善叹气的说道:“即便是不打,也要清丈,因为今年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