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星云战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新型武器
    秦帅:“既然有把握设计出来这些图纸,就有把握制造出来,如果那边材料不够用的话,我会想办法。”

    他把小端叫到身旁,小声的跟他讲着一些原理,还有他的看法:“咱们这次要敌对外星的飞行装甲,一方面要保护好自身,所以我在这坦克上面做了防护罩,还有一方面咱们所做的攻击措施有些类似于酸雨……酸雨是指ph小于5.6的雨雪或其他形式的降水,主要是人为的向大气中排放大量酸性物质所造成的……”

    “酸雨为酸性沉降中的湿沉降,酸性沉降可分为湿沉降与干沉降两大类,有些是所有气状污染物或粒状污染物,随着雨,雪,雾或其他等降水形态而落到地面者,后者则是指在不下雨的日子,从空中降下来的落尘所带的酸性物质而言……”

    小端津津有味的听着,每逢秦帅给他讲这些东西的时候,他都觉得秦帅颇有他的见解,秦帅涉猎颇多,所以学得多用得多,想得也多。

    秦帅之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攻击,自有他的道理所在:“我们所用的攻击性武器,类似于酸雨,但是腐蚀能力更大,将直接作用于外形的飞行装甲,因为他们总是采用各种不同的手段对我方产生攻击,甚至是多枪口攻击,不知道从哪个方位就忽然冒出来一个枪口,让我方防不胜防,但是这个酸雨可以及时有效的腐蚀他们的枪口,甚至在枪口腐蚀的时候堵住他们的炮弹……可以产生自行爆炸的效果。”

    小端:“这么神奇,只是我不知道这种溶液,咱们军工厂能不能设计研究出来,恐怕就得你亲自设计了,到时候你还得把这边的军务处理好,还得去军工厂来回跑,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忙得过来。”

    秦帅:“这件事情我也可以申请,作为新式的军务,不一定只是处理一些战事,还有做一些战图,我感觉这些武器方其实是很重要的,只不过大家现在都在研究队列队形,还有手里现成的武器,但是很有必要做一些新型的武器。”

    秦帅如是跟小端说着,江琳达感觉自己有点被忽视了,便站了起来,在附近兜兜转转,忽然看见有一个行迹诡异的人,好像在树丛那边偷听着什么,还拿一个小型的望远镜,看第二眼的时候,那人就忽然消失了。

    江琳达连忙快步回去告诉了他们:“真的很害怕这附近有窃听的装备啊,刚才我可看见有一个人在这里鬼鬼祟祟。”

    秦帅就笑着把自己的手机放置在桌面上,这手机竟然扫射出了刚才那个人在树丛之中偷看他们的画面,琳达感觉十分惊奇:“原来你们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刚才还说这些重要的内容呢”

    秦帅:“刚才那个人就是我们在观察范围之内的,上次说父母务农的,用直板手机不会视频的那一位,早就知道他形迹可疑,所以他身上在他军装的内侧口袋里,小端已经悄悄的安置了我们的微型窃听装备,他说要干什么去哪里,其实我们都一清二楚,早上他跟一个士官说要到石桌这边来,那个士官其实是一个卧底,是外星的探子,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档案里了,我们俩刚才故意说了这些,但是他们听不见的,因为做了反听窃听装备,只是让他们干着急而已。”

    琳达尴尬:“原来你们早就约好了,要在石桌这见面了,就是我还自作多情似的请你到这边来吃饭呢,看来你们的计划跟我的送餐计划相吻合”

    秦帅:“那是因为有了你的送餐计划,所以我才堂而皇之的到石桌这边来,要不然忽然到这边来,他们反倒是怀疑我到这来的目的,刚才在品尝你美味的时候,我就从桌子的边缘下方取下来他们的窃听装置了,跟上次咱们在金上校那边取的一模一样,是一种芯片,但是带有窃听的效果,现在我已经把这窃听器装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他掏出来一个翻盖式的老式手机,没有想到打开竟然成像是一个微型的小笔记本,电脑上面竟然显示着农场的画面:“这是我用外星信号制作的装备,很老旧,看起来像是一个手机,但是打开跟笔记本电脑类似,可以上网,可以接收那边的视频,如果现在万无一失的话,对方正听着这些牛的叫声呢。”

    江琳达看着这个手机忽然有一些若有所思,因为她父亲之前用的就是这种手机,直到过了几年之后才用上了智能机,父亲享受好生活没有享受几年,然后就失踪了,就有些让人神伤,因为这个手机跟她父亲用的一模一样,她拿着这手机看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有些眼眶湿润,秦帅却忽然说:“今天是你父亲的生日,我看过他的资料,这个手机其实就是他当年用过的手机,我是想方设法从他部下的部下那边弄来的,然后改成了这个可以视频的家伙,送给你,因为不能直接送给他,等以后找到他了,你再代为送给他吧。”

    琳达有些欣喜,却有一些生气:“这是我父亲的手机那么你怎么敢随便改造呢改造成这个样子,那不是不尊敬他吗”

    “你再仔细看看嘛,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琳达打量着这老旧的手机,其实里面已经翻新了,只是外观还没有改变而已,忽然出现了电子相册,竟然是她的照片跟父亲的照片合在一起,简直惟妙惟肖,就像是父亲站在眼前一样,看不出丝毫的合成的状态。

    “这是什么技术做成的,真了不起,看来我不该说你。”这真是一个上好的礼物,就像父亲站在自己身边一样,刚才琳达生气,就变成了喜出望外,秦帅总是能给她莫名的惊喜。

    但是想着刚才那位鬼鬼祟祟的人,还是有一些诚惶诚恐,好在刚才他们所说的内容并没有被窃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