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星云战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定时爆炸
    秦帅索性把头上的花环摘下来,递给了江琳达。

    其实江琳达很早就喜欢他了,她为了节省时间便点点头答应了,然后不好意思的跑出去了,大家觉得这种场面非常的有意思,更加的起哄了,周军士长连忙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好了好了,看热闹到此为止吧,欢迎仪式到此为止,大家还有很多的军务要做,赶快吃了自助餐,就各忙各的去吧!”

    餐厅里的彩带和气球很快被取了下来,恢复了正常,因为听周军士长说,再过半个小时可能有领导来视察,所以大家回到自助餐那边开始吃菜,但是有这样一个短暂的欢迎仪式,秦帅已经很感动了,江琳达也缓缓的走了回来,看得出来,刚才她是去透透气,因为虽然她喜欢秦帅,但是这么多人起哄似的让她答应,不免还是稍微有点紧张。

    秦帅邀请她坐到了靠窗旁边的一个位置:“我把位置都准备好了,咱们就在这里吃吧,这个地方靠着窗口,还能看见外面的风景,虽然看的都是一些坦克还有士兵,但是总比没有看的强。”

    琳达笑:“其实有的时候我也羡慕外面的那些平民百姓的女孩,最起码她们能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走到自己喜欢的街市去逛街购物买东西,我们总是有军务缠身,不得以,虽然这军装也不错,但成天都是这个样子。”

    秦帅烤肉,一边把烤好的给她夹到盘子里,一边笑道:“可是我对你总是看不腻呀,就是这一身制服,看起来英姿飒爽有什么不好。”

    因为琳达答应了秦帅,所以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以前都是心照不宣默默的承认,但现在已经公开了,所以感觉距离更近了一些。

    她一边吃着菜,一边环顾四周,小声对他说:“今天虽然气氛很好,但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你很少来这边,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以前我们餐厅的布置不是这个样子的??。”

    秦帅却故作不以为然的说:“不就是多了一些彩带和气球吗?刚才他们逐渐的都去掉了,然后把那些贴的怪模怪样的画贴撕掉不就恢复正常了吗?”

    琳达故意闻了一下:“不只是气氛,而且这空气当中这些味道也不对,秦帅你那么聪明,难道你闻不出来吗?总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秦帅刚才一直忙着给江琳达烤肉,现在好不容易放下了,仔细一闻,不好,竟然是一种火药的味道,这种火药很容易自燃,他掏出可以测试危险系数的机器,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情况着实不妙。

    他一个鱼跃跳之起来,吩咐大家赶快撤退,其他的士官正吃的热火朝天,不明所以的看着秦帅,以为他在开玩笑。

    有一位士官大声的笑他:“好好陪着你的女朋友吧,饭还没吃完就扎扎呼呼的喊叫什么。”

    另外一位士官也笑道:“就是啊,副军士长,今天我们开玩笑是有点过火了,但是正好成全你们两个人嘛,你不能拿这种事情来吓唬我们呀,什么撤退什么爆炸呀。”

    “看来他们是不信啊,秦帅怎么办呀。”江琳达真替他们着急,如果他们两个走掉了,这些人被爆炸在其中,岂不是把各样有用的军中良才都炸死了吗?这些人难道一点都闻不出来吗?

    秦帅生气的走到刚才两位笑他的人中间,猛然把他们自助餐的烤盘电子打火的给拔了下来:“现在我以我副军士长的职务命令你们俩,赶快闻一闻!这屋子里有一种火药的味道,我不许你们使劲笑,我这是命令。”

    二人见秦帅极其严肃,就当做一个严肃的玩笑,于是就努力闻一闻,这一闻立刻脸色不好了,连忙告诉大家赶快把烤盘都熄火,大家如此一闻,这下子就相信了秦帅刚才所言,立刻从这食堂里撤退,跑出去不到几十米开外,这个食堂被火焰点燃,忽然掀翻,由于一颗巨大的定时炸弹,爆发出几乎蘑菇云般的色彩,声音响彻在周围,非常的嘹亮,甚至地皮都感觉到颤抖。

    周军士长毕竟是中年人,跑的有点气喘吁吁,定了定神,问秦帅:“简直就是爆炸式袭击呀,是谁做的?这应该是一颗定时炸弹,但是这个火药的味道怎么会流露出来呢?”

    秦帅如是如是给做了分析,旁边的几位士官纷纷为秦帅点赞称赞不已,觉得这一次他简直就是立功了,最起码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大家纷纷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周军士长说:“故意的定时炸弹,故意的留了火药,如果不是一场大的测试,就是一场大的灾难,这个食堂已经毁于一旦,但是所有人员全部逃脱,今天要感谢江琳达,尤其是秦帅。”

    秦帅:“所以这一定是一场人为的破坏,而且是咱们内部的人做的,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所有的人都不要离开,这附近1公里范围之内可以保证你们的活动,超出1公里就要进行监督,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各自安好。”

    众士官纷纷赞同,但是有几个因为家里亲戚是在1公里范围之外的,而且有一些老父亲老母亲要回去看望,所以就变得很捉急,秦帅便允许他们可以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看父母,但是有的老人并不会视频聊天,这种情况让人很着急,其中有两位就是如此:“希望副军士长高抬贵手,允许我们可以回去看父母,如果老人总是看不到我们会担忧的。”

    秦帅就安排他的助手小端去调查这些急切想回家的人士,看看他们的档案,小端拿回来之后,秦帅进行分析,有的一目了然,没有任何的怀疑,便允许他们回家看望父母,然后按时候回来,这一路上都要有行车记录。

    只是有一位士官,跟秦帅一样,曾经做过联盟军的卧底,现在投降于这边,他曾经是金逐风那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