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第199章 尚工坊是未来的爆点【求首订】
    规矩不可破!

    上位者制定法律,树立条条框框,本就是为了束缚天下万民,在这个时候,嬴政自然不会轻易打破陈规。

    默守陈规!

    有时候是一件坏事,意为不知变通,但是在这一刻却是一件好事,规矩必须要遵守。

    数百年的大秦文化积累,让自主救灾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观念已经养成,就已经保持下去。

    若是冒然破坏,只会让大秦帝国一片混乱,也会让国人百姓心中产生惰性,认为只要是发生了灾难,就是朝廷的事。

    天灾人祸,不仅是朝廷的事,更是国人百姓自己的事,毕竟他们要活着,要生存,要繁衍生息。

    ……

    这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很特殊的办法。若是以朝廷为主,救灾虽快,却消耗太大。

    若是以灾民为主,朝廷只负责引导,这样一来,更有利于灾后的恢复,以及大秦帝国的稳定。

    一念至此,嬴政朝着公输仇语重心长,道:“一直以来,大秦帝国之中就算是发生了干旱,水涝,朝廷也不会免费救灾。”

    “各大官署的粮草,要按照一定的利息偿还,朝廷可以借,但是国人百姓在来年丰收之后,必须要还。”

    “如今雪灾发生在冬季,对于田地影响不大,瑞雪兆丰年,也许来年将会是一个丰收年。”

    “这一次的雪灾最严重的不是缺粮,而是抵御寒冷,救治伤患!”

    ……

    闻言,公输仇点了点头,在这一刻,他也是明白了嬴政话中的意思,也认可了嬴政的说法。

    这一次的雪灾,发生在冬季,在大秦帝国始皇帝三十年的岁首,距离春耕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此刻的雪灾,对于春耕反而是一件好事,唯独的难题便是取暖与救人,救治一事,当地官署自可以承担。

    毕竟伤员不多,不需要朝廷特意去组织太医署的人前往,各地郡县的医者就可以解决了。

    如今最难解决的问题,因为火炕,变得迎刃而解,这样一来,这一场雪灾看似突如其来,对于大秦帝国的影响远没有前几次严重。

    “多谢陛下提点,老臣差一点倒下了大错!”公输仇很是感激的朝着嬴政深深一躬,他只是尚工坊的人,对于救灾并不在行。

    “这件事不是老公输你的错,救灾一事本应该治粟内史官署前往,但是郑国以及大田令左争都在推进土地改革。”

    嬴政深深的看了一眼公输仇,一字一顿,道:“救灾这件事,朕已经无人可派,要不然大秦朝廷都运转不了。”

    “这件事朕只能交给你了,不要让朕失望——!”

    这个时候,嬴政也是迫于无奈。

    治粟内史官署一片忙碌,虽然还有小吏在,却威望不足,官阶太低,前往各郡县无法做好统筹。

    当地的官吏,未必就会听从调遣。

    任何的地方,都是看资历,靠能力的,想要出类拔萃,想要人人服从,要么资历很深,要么能力很强。

    很显然,治粟内史官署的小吏只是身负一技之长的普通人,要不然早已经加官进爵,何至于一生蹉跎。

    思来想去,此时此刻嬴政能够用的只有公输仇,最重要的是,公输家族在工匠一脉之中地位很高。

    公输仇不仅执掌大秦尚工坊,属于工这一阶级在中原大地之上,官阶最高的一个人,已经成为了工这一阶级的信仰。

    而这一次前往受灾郡县推行火炕,本就是以尚工坊为首,这样一来,很是非公输仇莫属了。

    见到嬴政神色凝重,这一刻,公输仇也是脸色微微一变:“请陛下放心,老臣一定尽力促成此事!”

    “为了大秦!”

    闻言,嬴政神色肃然的接了一句:“为了大秦——!”

    为了大秦!

    在大秦帝国之中,特别是开国功臣之中,这四个字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只要以这四个字去回答,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

    “臣告退!”

    ……

    “爱卿此去,一路上注意安全!”

    公输仇年岁已经不小了,如今的寒冬腊月出行,而且去灾区,不仅路途遥远,道路难走,更是半路上危险难以估测。

    相比于其他人,老公输对于大秦帝国的作用更大,走到这一步,对于大秦帝国作用最大,影响最大的文通君这样的学问渊博的人,而是老公输这样的大匠。

    他们掌握着这个时代,最顶尖的技艺。

    一直以来,大秦帝国的制造技术便是当世最先进的,甚至于远远超过了当代,放在这个年代,都属于黑科技的东西出现。

    这不仅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大秦帝国对工业制造非常重视,不仅有详细的法律条文,甚至包含作坊运作规范、奖惩规定等。

    最早的手工业法规便是《秦律十八种》中的《工律》、《均工》、《工人程》,以及保存在《秦律杂抄》中的有关条款。

    嬴政心里清楚,大秦帝国是一个追求细节的国家,不仅培养一批工匠,更是兼并过程中,吸收了六国王宫之中的工匠。

    所以,尚工坊之中能人异士很多,在嬴政看来,也许这里便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只不过,干柴已经堆了起来,只差一颗火星罢了。

    这个时候,大秦帝国不缺顶尖的大匠,同样也不缺中低层的工匠,种种原因之下,大秦掌握了时代脉博。

    正因为如此,像公输仇这样的大匠,必将会肩负着大秦帝国大兴的使命。

    “陛下放心便是,关中大地之上,臣性命无忧!”

    这一刻,公输仇对着嬴政行了一礼,离开了咸阳宫。在他看来,嬴政如此在乎他,纵然危险又如何。

    士为知己者死!

    虽然他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士,却也清楚一点:君子国士报我,我必以国士报之。这个时代,不论是君臣,还是朋友,都很单纯。

    一句话,一个承诺,就可以不畏艰难,不怕危险的悍然前往。

    望着公输仇离去,嬴政叹息了一声,若非这一次他实在是无人可派,像老公输这样的宝贝疙瘩,他才不会放出咸阳城。诸天大道图https://www.yn-t.cn/book/5127/

    获取更优质的阅读体验请访问朕的大秦不可能亡手机版网址:https://m.yn-t.cn/book/5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