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第60章 人这心里,凡事就怕看到希望……
    邯郸一事!

    还可以解释说是因为府库数目不合适,但是颍川郡之中,一夜之间三大老世族灰飞烟灭,其余世族家主被杀,全部沦为庶民。

    这件事,实打实的是针对于土地兼并一事,自家人清楚自家事,相比于颍川郡的三大世族,他项氏才是重中之重。

    他们本就是楚人,更是楚将项燕的直系后人,一旦强买强卖土地兼并一事被发现,项氏一族,只怕是连徒直道的机会都没有。

    始皇帝虽然宽任,但是秦法昭昭,项梁在当初决定利用的时候,就清楚秦法的恐怖。

    毕竟只有熟悉秦法,才能钻空子,从楚国被灭开始,项梁就拜读了无数次秦法,将其铭刻在了心里。

    因为他心里记得父亲的一句话,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精通秦法。

    各种念头一闪而过,项梁心头徒然一惊,朝着家老:“家老,立即请范先生过来,老夫有事相商。”

    “诺。”

    这一刻,项梁只觉得心惊肉跳,大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秦法:允许土地买卖,但是那指的是双方公平公正,而不是巧取豪夺,甚至于诉诸于武力。

    “老三,去将族人全部召集起来,让所有人最近一段时间安分守己,不要闹出大乱子!”项梁吩咐一声,双眸之中满是复杂。

    自父亲项燕与大哥项渠战死之后,他带着族人颠沛流离,而报仇便是他们活着的目的,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挡不住。

    为了搅乱大秦帝国,从这个帝国刚刚建立的那一瞬间,他就苦思冥想,然后频繁动作,他本以为这件事没有人知晓。

    自以为这件事做的巧妙,更是拉几乎大多数的老世族下水,解决大秦朝廷竟然察觉到了,而且始皇帝这个暴君,亲自出手了。

    若是其他人,项梁也不至于这么害怕,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在这个天下,始皇帝之名,足以让任何人忐忑不安。

    ……

    “家主,找老夫何事?”

    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走进府中,见到项梁的那一瞬间,一张如枯树皮的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犹如雏菊绽放。

    “范先生,出事了!”

    范增,项羽的亚父,一位智比张良、尉缭的大牛人,甚至在某些方面,譬如杀伐果断方面,范增甚至还在张良、尉缭之上。

    范增与项梁交好,近乎于是项氏的家臣,如今项梁相邀请,自然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了。

    项梁神色肃然,朝着范增一伸手:“此地不是说话之地,去我的书房!”

    “善!”

    ……

    项梁将范增让进书房,然后朝着项伯:“老三,守在外面,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

    “二兄放心!”

    项伯虽然不成才,却也清楚事情有点严重,甚至于已经关系到了项氏一族生死存亡的关头,自然拎得清轻重。

    ……

    走进书房,项梁反而不急了,慢条斯理的给范增倒了一盅凉茶,然后坐下:“范先生,朝廷派人到了泗水郡。”

    “而且自称来自颍川郡,你也清楚在颍川郡,一夜之间,三大世族被灭,传闻咸阳宫中的那位亲自下场……”

    “我们的事情,只怕是很容易暴露……”

    喝了一口凉茶,范增将项梁的话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然后:“家主,这个消息可靠么?”

    “泗水亭之中有我们的人!”

    项梁重重的点了点头,用一种坚定的语气,道:“这颗棋子的忠心不必怀疑,既然是他传来的,消息必然是可靠的!”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范增肃然,道:“如此一来,事情当真是有些麻烦了——!”

    面对一个巍巍帝国,纵然是范增这样的强人也是心中凝重,只不过这一份敬畏与凝重,在瞬间便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

    范增的心头生出了亢奋,仿佛一下子上头了。

    今年他已经五十有九了,黄土都已经埋在了脖子上,对于死亡,范增心里并不惧怕。

    在这个时候,面对这样一个巍巍帝国,虽死犹荣。

    “范先生,以你之见,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处事?”项梁可没有范增这样心大,在这一刻,项梁心中的担忧更深了。

    只有与这个巍巍帝国为敌过,才能清楚这个帝国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多么的让人无力。

    “让项氏一族的人,最近收敛一点,然后让家老嘱咐哪些黔首,等到朝廷的人查不出来,自然一切相安无事。”

    范增一口将凉茶喝尽,感慨一声:“更何况,这件事是否真实,都不确定。”

    “你让泗水亭,以及沛县之中的眼线注意一点,最好是一有风吹草动,便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嗯。”

    ……

    沛县。

    泗水亭之中,亭长的房间之中,只有刘季与萧何两个人。

    送走了云阳两人,刘季安分守己的待了几天,但是心中始终不得劲儿,只好借着公事,将萧何留了下来。

    萧何虽然面上淡定,但是这件事关系到生命安全,自然是心中忐忑,只是他必须要保持淡定,唯有如此才能活命。

    “萧何,你觉得这件事有保障么?”刘季喝下了一口凉茶,面上有些迟疑:“云阳两人已经有了大半个月了,一直也没有动静。”

    “这件事关系重大,需要咸阳宫之中的那位点头,自然需要时间!”

    萧何手指在长案上不停的扣动:“刘季,记住从今天起,云阳两人只是因为公务路过,将那件事烂在肚子里。”

    “同时你是泗水亭长,朝廷若是有消息,你十有八九会第一时间知道,记住机灵一点……”

    这一刻,萧何想的不仅是朝廷如何,更多的是若是朝廷不出手,而又走漏了风声,他们两个人如何应对项氏一族。

    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萧何自然清楚项氏一族在这里的恐怖影响力,以及强大的势力。

    稍有不慎,他们面临的便是生死之局面。

    “你说的,我自然清楚!”

    一口将凉茶喝下,刘季苦笑一声:“人这心里,凡事就怕看到希望……”

    获取更优质的阅读体验请访问朕的大秦不可能亡手机版网址:https://m.yn-t.cn/book/5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