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我的妹妹叫露娜 > 第九章王子复仇记
    第九章王子复仇记

    记忆里,只要自己板起脸,对她这样说话,铁定能镇住这小丫头,实际上仔细想想,王恺发现露娜还真不算什么熊孩子。

    从小到大,硬是没跟他吵过一次架,反倒是自己,在记忆没苏醒前,作为熊孩子时,没少欺负她。

    比如突然揪住她的头发,无缘无故打她屁股,掀她裙子......小姑娘那时候被欺负了怎么办啊,只能哇哇哭呗,结果下次又不长记性,奶声奶气地找哥哥玩儿,然后又被欺负得哇哇哭。

    跟熊孩子总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因为在他们的价值观里,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未必给你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好玩。

    就比如苏大锤,作为舰队司令的掌上明珠,她又怎么可能知晓,那艘在她眼中,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拥有肚子闯荡资格,便可以作为活靶子给捶烂的巨龟岩台号对王恺而言,简直如同命根子一样。

    毕竟,整支舰队都得听她老爹的。

    对于这种熊孩子,就应该像自己所做的那样,把她的脑袋按在马桶里冲水。

    “哦。”露娜低下头,乖乖在一边看着王恺吃饭。

    王恺吃完饭,端起热烘烘的蔬菜汤下肚,感觉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向外冒着热汗,一身寒意褪得干干净净,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将盘子刀叉交给了一旁等待的机械仆从。

    露娜怯生生地拉住王恺的衣角:“哥哥可以给我讲个故事吗?已经两天没讲了。”

    王恺看着小丫头那可怜巴巴的样儿,洒然一笑,抱起轻飘飘的人儿,便进了露娜的闺房:“说好了,只讲一个啊。”

    露娜重重点头,有些害羞地把头埋在王恺的肩头:“哥哥,小娜都长大了,快放小娜下来。”

    王恺故作沧桑的语气,开口道:“先讲完再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以前救了一只受伤的小狮子,痊愈后就放生了。两年后我路过那个草原,它看着我,我看着它。我们都向对方跑去。等我们距离只有两米的时候,我发现,我认错了。”

    “啊!那怎么办啊?”露娜焦急道,狮子在勇士之地也很常见,一般或多或少都拥有一些掌控魔道的能力,危险程度极高。

    王恺沉默了片刻。

    这是个笑话啊,她居然问我怎么办?

    王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然后我救下的那只小狮子出现了,将那只试图吃掉我的狮子给击败了,从此以后,它便走上了狮王之路,我亲眼见证它接替了狮子王木法沙的王位,击败了竞争者刀疤与他的鬣狗手下们。它的名字叫做辛巴。我的故事结束了,明天,我会为你讲一个关于美人鱼的故事。”

    “好。”露娜乐得眯起眼睛,“哥哥你讲得故事太有意思了,小娜最喜欢哥哥了。”

    吧唧一口,亲他脑门儿上了。

    王恺轻轻点了点少女的眉心,把她放在床上,掖好被角,熄了灯,挥手告别:“那么晚安,我的公主。”

    总算糊弄过去了。

    王恺擦了把汗,我堂堂a级基因改造......唉,好汉不提当年勇,跟自家妹子那恐怖的魔道天赋相比,自己现在就是一弱鸡,看来必须要抓紧时间修炼了。

    回到卧室,王恺取出那柄左轮手枪,开始做常规保养,这把枪的型号是“执行官”,听起来挺霸气,但实用程度却是一般。

    它的弹仓无法完全打开,填充子弹时需要滑动转轮,一颗一滑进行填充,这意味着一场战斗,王恺所能用上的,顶多也就这七发子弹。

    而且手枪的有效作战距离很近,对付普通人还好,对付篇章级强者,怕是开一枪的功夫,人家大风车都抡到脸上了。

    王恺简单洗漱了一下,用热毛巾擦了擦身上的雨水,原想就这么凑活睡吧,但心里却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海都的雨可不是一般的雨,有的时候,海都下雨落下来的都是黑水,这也是童话镇的河之所以明明没有污水排入,水质仍旧很差的原因。

    他觉得自己要是就这么睡下,明儿一早起来可能就秃了,于是起身,准备洗澡。

    庄园里有专门的浴室,只是这个时间已经没热水了,再把奴仆叫起来烧水未免有些麻烦。

    海都内部或许有专门的锅炉,但在外面的庄园,只有巨大的黑色水袋放在屋顶,算是很原始地利用太阳能的手段,而今天白天阴天,水温也就比井水稍强些。

    痛痛快快地在水管下洗了个冷水澡。

    王恺擦了擦身子,凑到镜子面前照。

    镜子中反射出他那挺健壮的上半身,他乐了乐,比划了一个肌肉的姿势,披上衣服出了浴室。

    然而就在王恺转过身的那一刻,镜子中的王恺却是丝毫没有任何动作,仍旧面朝门口,望着王恺离去的背影。

    良久,他的嘴角掀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做了一个口型:“你就要死了。”

    ......

    云中漠地,齐都。

    少年王子凝视着从皇宫最高的地方,纵身跃下的父皇母后,看向那些肆意杀戮的唐骑,神情中充满了憎恨。

    眼泪顺着脏兮兮的小脸落下,牵着他手的年迈老者冷漠地望着这一幕,来往的唐军视他们为无物,从他们的身边穿过。

    “恨吗,想复仇吗?”

    这个一路上寡言少语,自己母后父皇重金相托将自己交付给的老者终于开口了。

    在短暂的沉默后,少年王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就变得更强。”老者轻声道,“唐人是整个西域大地最强大的国家,想要向他们复仇,你一定也要变成这片大地上最强大的武者。”

    少年王子跟着老者的步伐前进着,突然压抑着哭腔问道:“难道强大就可以随意剥夺他人的性命吗?”

    老者点头:“当然,他们管这叫做生杀予夺,你的父皇也同样如此,只是你没有亲眼看到过罢了,人类的强大向来需要建立于杀戮同类之上,你想做待宰的彘还是吃肉的狼?”

    “当然是狼!”少年王子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我会复仇的,只要我还活着,齐国就不会灭亡。唐国,必将百倍奉还。”

    年轻的王子是北齐储君,兰陵王高长恭,北齐王高澄之子。

    西域是个好地方,不然也不会有云中漠地之称,大大小小的城邦国家沿着大漠中的生命之源水错落分布着,其中,在最东方比邻大唐的是名为北齐的鲜卑国家。

    北齐是周王朝分封的卿大夫高欢建立起的国家,当时中原内乱,诸侯相互攻伐,高欢为避战乱,举族迁移,率鲜卑人在西域大地上建立起北齐来。

    原号齐国,奈何东方有个更加强大的齐国,遂被中原人称为北齐。

    周王朝时期,分封天下诸侯,诸侯非中原人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现如今已被叫做“南蛮”的国家,曾经就是周王朝分封的巴国。

    二十年前,唐国的太宗皇帝收服了长城守卫军,

    北齐彻底沦为孤舟,但许是仍有逐鹿中原的雄心,北齐王高澄仍以中原诸侯自居,并

    唐国皇帝李治不知是为了杀鸡儆猴,拿北齐开刀还是为了进取这座东制玉城,西钳千窟城的云中漠地第一大城,不管原因如何,高澄没有任何办法。

    有人曾说春秋无义战,现在这时候,国家之间同样没什么仁义可讲,若是非要说那么一句,估计也只能说:“弱小即原罪。”

    ……

    风沙中,长城第一道关隘的折冲都尉花弧眯起眼睛。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大漠里游荡的魔种越来越多了。”

    旁边的果毅都尉严峻道:“而且很多都是人形魔种,不知是北夷的萨满还是西域小国的巫师在作祟。”

    魔种的分类很泛泛,任何非人的拥有魔道力量的生物都可被称为魔种,但不要就这样把它们当成是愚昧无知的野兽,像人鱼一族那样,拥有着不逊甚至超越普通人类的智慧,不然在王者大陆,也不会有那么多魔种混血了。

    滚滚长烟突然从远方扶摇而起。

    “是进去北齐的大军回来了。”果毅都尉面露犹疑,良久才道,“边地承平依旧,擅启边衅尤为不智,不知将军怎么看待今圣对北齐的用兵?”

    “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花弧捻须笑道,“北齐与戎狄为伍,且皇室为鲜卑之族,衣冠皆异于周礼,非诸夏也,戮之王族,无可厚非。”

    “且北齐都城地势紧要,拿下此城,玉城将成我大唐囊中之物,千窟城那帮掉书袋也该安生下来了。”“你要知晓,对千窟城那些心慕华夏之风的,可施以怀柔,对北齐那等包藏祸心的,就当施以雷霆之势,且西域小国夜郎自大者不知凡几,也该教他们知晓我大唐天威赫赫了。”

    果毅都尉长叹了一口气:“可话虽如此,往年里,我们还曾同北齐共敌夷寇魔种,如今就要刀兵相见,岂能毫无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