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百味一串 > 46 旧照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这是苏聘的口头禅。

    也是他的人生信条。

    在苏聘的观念中,人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那么就有资格享受这个名叫世界的舞台上的精彩。

    至于这个人买的是站票还是包厢,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其他人,还是不要乱发感慨的好。

    柳爸爸的藏书很多,本来是想把二青培养成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但是事与愿违。那么一大书架子的藏书,倒是被苏聘囫囵吞枣的看了个大概。

    看了无数的故事之后,苏聘得出了一个结论。

    但凡是想强行给他人换票的,不是悲天怜悯的圣人就是杀人如麻的恶棍。

    总之那就不是普通人。

    乞丐也是人。

    你可以不喜欢,那么无视他就好。

    同样的道理,你不喜欢我哼唱的小曲是你的自由,但是强行改变我的看法,那就有些不太合适了。

    大半夜的,路这么宽,还没有任何的车辆,你听不惯我哼唱的小曲完全可以不听。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就是了。

    神经兮兮的跑过来说我是疯子?

    对于这样的人,苏聘只会告诉对方一件事。

    那就是腹肌练得再好,也挡不住坚硬的拳头。脸上的灰再厚,被砂锅般大的拳头打上去,该掉的牙齿也会掉。

    寒雾再一次的飘来,越来越浓。

    透过那宛若稀牛乳一般的雾气,原本给人以温暖感觉的橘色的灯光也变得有些惨淡。横生的梧桐枝丫,在这青雾之中,惨淡的灯光下,产生的暗淡阴影就好似织成了一张诡异的网,无声的映在苏聘身上。

    斑驳的灯光下。

    那名乞丐死死的抓住了苏聘的手腕,双眼血红的盯着苏聘的眼睛。即便是连续受到了重击,也是强行忍着,只是从鼻翼中发出一声声的闷哼。

    突然,这名乞丐松开了手。

    这让苏聘有些惊愕。

    “你为什么会没事?”

    苏聘并没有回话,在他看来,这个要饭的不是被冻傻了就是被打昏了头。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挨打,竟然还有闲心来管打人的有没有事?

    总不会是认为自己就是隐世的高手,金钟罩铁布衫练成了十二重楼。苏聘的拳头打上去,最终会被其内力震伤而且活不过两日?

    算了,痛打了这货一顿,可谓是心情舒畅。除了身上不可避免的被染上了一些奇怪的味道,不过不打紧,回去洗个澡就是了。

    对于一个傻子,不好计较那么多。

    对方身上不过都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并没有伤了脏器,最多也就疼上两天,甚至可以说睡上一觉后就会痊愈的差不多。

    苏聘对这个很自信,因为他的经验的确很丰富。

    刚转身要走,可那名乞丐再一次的站到了苏聘的面前。

    “滚!再拦着我,可就不只是躺两天那么轻松了。”

    “你为什么会没有事?”

    苏聘很无语,因为他确定了,这家伙真的就是一个傻子。

    可怜自己一时不察,竟然被一个傻子差点给唬住,还将其痛打了一顿。这要是说出去,自己可就真的没脸在老街上混了。

    犯了错就承认,没啥大不了的。大老爷们还范不着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

    老爹也说过,为人处世要行得正,坐得端,光明磊落才是正途。

    既然打错了人,那么赔礼道歉就是。

    不过看样子这个傻子只会问自己为什么没有事,想必说别的他也不会明白,所以事情处理起来就更简单了。

    看着对方那到处都是破洞的大衣,在寒雾中冻的像筛糠。

    苏聘长叹了一口气。

    于是便带着这个傻子就向前走去。

    今年过了年之后,天气还变态般的冷。又被自己痛打了一顿,这样下去有可能会熬不过这一晚。

    先让这家伙吃顿饱饭,其他的等会再说。

    勒令这货在kfc门前站好等着,苏聘就进去买了几个汉堡和几大杯的热饮,然后就一股脑的塞到了对方的怀中。

    白胡子的山德士真应该请这个家伙来拍宣传片。

    一个汉堡,两三口就下了肚。

    滚烫的果珍,掀开盖子,看都不看的仰头就倒进了嘴里,连一点被烫到感觉都没有。

    鸡腿就更不用说了,在嘴里一涮,就剩下了一根骨头。然后就丢进嘴里,嚼吧嚼吧几下,连骨头渣子都咽了下去。

    五分钟不到,三个套餐就这样宛若奇迹般的消失在了那黑洞洞的大嘴里边。

    这样的吃饭速度,令边上出来撵人的服务员膛目结舌。

    站在一地的包装纸里,看着苏聘和傻子离去的背影,独自在风中凌乱。

    ……

    乞丐有乞丐的生活方式。

    在这样的寒夜中,他们自然知道在那里才能够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在小区的一个阴暗无比的角落中,暖气管道上包裹的海绵被撕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而这个口子,在这冰冷至极的夜里,散发出了一些暖意。

    这就够了,睡在这里,最起码冻不死人。

    看着周围那堆积起来的凌乱不堪的破烂,苏聘很是头大。

    他并不愿意到这个地方来。

    请傻子吃了一顿饱饭,原本以为此事了结的苏聘,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对方拉到了这个鬼地方来。

    看着对方在破烂堆里混乱的翻着,苏聘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痒。

    鬼才知道这地方有多少虱子。

    那傻子终于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在一本破书中,翻出来了一张黄迹斑斑的照片,小心翼翼的递到了苏聘的面前。

    那是一张集体照。

    统一的帽子和手提包,外加一面小红旗,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辆豪华大巴的边上,人们都是笑眯眯的伸着很土气的剪刀手。

    看样子是某个旅行团在某个景点前临出发时拍的照片。

    照片已经发黄,应该有了不少的年头。

    傻子小心翼翼的来到苏聘的身边,指着照片中的一个人像。

    “这个就是我。”

    苏聘捏着照片的手在发抖,心情很是惊讶,从兜里掏出了香烟,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

    对于傻子究竟是谁,苏聘才没有心情去管。

    但是照片上的一个人很眼熟。

    是点点。

    不。

    应该说是第一盈盈!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