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百味一串 > 24 子非鱼
    青烟袅袅,随风而逝。

    苏聘在思索这点点的变化,而眼镜却在哼着曲子。

    这是他一直以来为徐姐而谱写的曲子,不过据说已经改了十好几遍了,仍旧没有达到满意的程度。

    这可能是因为徐姐在他的心中是完美的吧

    感情这种事儿谁说得了准

    曲调欢快而又轻松,听起来很轻松,有种心灵释放的舒适感。既没有故作高雅,也没有繁杂庸俗。

    “这听起来已经很好听了啊,你还在那里改什么”

    “不是的,就因为是太流畅了,所以有些不太完美。”

    好吧,这些云里雾里的概念,让人摸不着头脑。苏聘认为自己从根上就是一俗人,没办法和这些‘艺术家’交流。

    他们说的话,虽然都是汉语,分开了每个字儿也都认得,但是连在一起的话,就不知道是哪国话了。

    “你就在这里折腾吧,我要去放放水。”

    眼镜没有回话,而是继续坐在台阶上,再一次的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之中。

    苏聘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也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自己一个外人,怎么知道人家过的快不快乐

    子非鱼啊。

    安知鱼乐乎

    老祖宗传下来的话就是这样透彻。

    这么一想,点点出现那种表情,好像也很无所谓。

    至于扭曲不扭曲的,换个角度来看的话,好像也没什么。

    点点也是人。

    再坚强,再坚韧,她也是个女人。

    是个人,她的内心中就会有个最柔软最无法碰触的地方。可能是徐姐刚才不知道那句话刺激到了点点吧

    这谁说得了准

    再说了,女人嘛,每个月总要有那么几天反复无常。

    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万一点点那时候是被尿憋急了呢

    这也是有可能的。

    再是朋友,再无所忌讳,人家一个女孩子,这种事情总要忌讳一下的。

    ……

    纤纤玉手,十指相交。

    欺霜赛雪,若血蔻丹。

    这两只手看起来都很美,苏聘很清楚,不过当这两只手紧紧的扣在一起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没见过的人来说,那将是一种极为残酷的美。

    苏聘看得多了,自然是觉得无所谓。

    一起喝酒时比这个更夸张举动的都见过,和两美相拥相比,区区挽手做出亲密状而已,这实算不得什么。

    眼镜也是浑不在意。

    他的眼睛里也只有徐姐。

    不过那位前来探望老娘的小伙子此时的心态应该是崩溃的,苏聘笑了笑,小心脏应该是碎的像玻璃渣子一般了。

    至于会不会扭曲掉择偶观

    那管苏聘他们什么事儿

    徐姐和点点都是美女。

    一个是宛若青莲一般的纯,一位是堪比芍药般的艳。

    旁若无人的偎依在一起唧唧我我。

    蕾丝边给人的冲击,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自然是无法承受。

    徐姐强硬的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点点则是同意了她的这一举动,因为在这医院中实在是无聊。

    至于搬家事宜

    对于点点来说,横竖不过就是一个行李箱外加一个包裹而已,实在是费不了什么事儿。

    帮忙是永远不会去帮忙的。

    自家的事儿都忙不完。

    能够跑出来半天时间就已经让老爹很忙了。

    为了朋友让老爹累着

    抱歉,苏聘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再说了,放着眼镜这个壮劳力不用干什么总不会是见天嘛事不干,光吃羊腰子羊鞭之类的躺在床上养精,蓄锐吗

    这

    这还真的有可能。

    剩下的事儿苏聘懒得参乎。

    他可是提供了一套房子,在现在这社会里,这已经是难得的情谊了。

    点点他们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蹬鼻子上脸的人。

    自然是晓得轻重。

    毕竟店里那么忙,少一个人的话,苏爸爸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

    洗菜,择菜,穿串,配料。

    而苏家烧烤的生意又是格外的红火。

    准备的分量自然是也很大。

    所以,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的确是有些吃不消了。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又到了除夕。

    在这个举家欢庆的日子里,苏聘和苏爸爸则是在大门上贴上了初五开业的告示后,就关了店门。

    这几天时间是他们唯一可以理直气壮休息的日子。

    当然,即便是大年下的也是有不少人来吃烧烤,生意也绝对不会差。

    但是,忙了一年总要歇歇的不是

    钱这东西,是挣不完的。

    当然,他们也没有回家。

    自从苏妈妈十几年前病逝之后,那个家中就一直冷冰冰的。人都少了一个,还讲什么团圆而一个糙老爷们还带着一个孩子,能将日子过的多么惜惶,这是可想而知的。

    一直以来,他们过年一直都是在二青家过的。

    柳妈妈,虽然只是喊干妈,但说到底那也和亲娘差不多了。

    早些年要不是有柳妈妈帮忙照看着。

    天知道苏聘能够长成个啥样子来。

    用柳妈妈的话说,养这俩混小子就当是养猪娃子,一个也是喂,俩个也是撵的。多看一眼的事儿罢了,算个什么事儿

    话说的简单而又容易,但是这一看,就是十几年!

    今天柳家人很多,当然,最重要的宾客就是毛妹的老爹老娘。

    毕竟二青和毛妹这俩二缺过几天就要结婚了。

    需要商议的事情仍旧多如牛毛。

    不过这些都是父辈人操心的事情了,而至于二青毛妹

    他们俩就是一摆设。

    纯粹就是木偶,到时候听老人话就没错。

    说什么追求自我

    信不信三个脾气暴躁的老头子绝对能够让二青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说到反抗

    还是算了吧。

    因为那样的话,柳妈妈肯定会参与到群殴的队伍中来。

    多年以来惹是生非的经验很有用。

    即便是混球如二青和苏聘,就算是惹下天大的祸端,这哥俩也从来不敢惹到柳妈妈生气。

    至于道理嘛,其实很简单。

    人,总要给自己留条活路吧。

    毕竟,柳妈妈虽然是和蔼可亲的。

    但是一旦真的生气,那可是连柳爸爸都会感到恐惧的存在!

    ……

    老辈人商量事情,那是非常讨厌年轻人在一旁晃荡。不仅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反而会被扰乱思绪。

    一怒之下,苏聘他们三个人就被彻底的撵出了家门。

    “爱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苏聘,到时候你们可别忘了回来守岁吃饺子就行!”

    前一句是柳妈妈吼出来的。

    后一句则是毛妹的老妈轻声嘱托。

    看着轰然闭上的大门,二青原本呆滞的双眼顷刻间就焕发了光彩。

    “结婚前最后的疯狂!”

    毛妹洋洋得意的宣布。

    对于这个提议,二青则是双手双脚的赞同。

    果然是二缺。

    苏聘不由得暗恨!

    怎么庆祝

    既然今天是除夕,那么理所当然的就要放焰火。

    既然市里边被禁止,那么就去黄河边上。

    冷

    怕什么

    年轻人,正是火力壮的时候,谁敢说自己虚

    不要面子啊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