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写手闫明 > 第七十一章 都是上帝?
    面对眼前破败屋宇,闫明不禁心生酸楚,“我爸爸以前就住这里”

    “是的……”物是人非,送闫明前来的金荷幼不由慨叹,“从前这里前后都种满了花,美得很。”

    金荷幼的描述极有画面感,闫明心怀向往踏入其中。

    萧瑟院落中,巨大的松柏树枝繁叶茂,阳光下随风摇曳出一地碎金,立足于树下,闫明仿佛透过眼前景致看到了当年的繁花似锦。

    “是妈妈喜欢花吗”闫明幽幽开口。

    相对于花男人更喜欢酒,若是这里曾花香扑鼻,恐怕也是因为妈妈喜欢。

    “是,那个时候他种了满院子的花,说是要送给他喜欢的女孩……”怀念起过往,金荷幼心如刀割,她从未曾收到过他送的任何一支花。

    “然后呢你们把他们活生生的分开,让我成了遗落人间的孤儿”

    闫明可以想像那种残忍,权威的颁布,绝望的挣扎,美好的一切就此终结。

    曾经撕心裂肺的哭喊犹在耳畔,金荷幼并不打算辩解。

    “他们很爱你。”她唯一可以告诉他的只有这一句。

    纠缠过往于事无补,闫明眼眶一热不再深究。

    “听说我爸爸现在被关在监狱里,我可以去看他吗”

    金荷幼摇头,“恐怕不行,被审判入狱的人,在服刑期间是不可以见任何人的。”

    “我们的世界里,就算服刑还有接待日呢,你们这也太不讲道理了。”闫明的胸口剧烈起伏,有火在烧。

    感受到闫明的愤怒,金荷幼手指向高高耸立在城中心的云台道,“在那里,第一次被审判的是你的爸爸,第二次就是你,我们这里信奉秩序没有人会越矩,就算监狱也是因为你爸爸才临时建立的,维持秩序遵循规矩就是这里的道理,你明白吗”

    “我不懂非人的道理!”

    年轻人的意气用事,金荷幼摇头叹息,“迟早有一天你会懂的”

    年久失修的房门被推开,吱嘎一声悲鸣发出最后的控诉,斑驳身躯倾倒在地,掀起的灰尘伴着屋内浓重的霉味漫天涌出。

    闫明捂住口鼻紧退几步躲开,“这是有多久没有修护”

    在这阳光明媚的上帝之城沉睡着千年的陈腐,就是他闫明从未见过的家本该拥有的幸福化为腐败,无力感瞬间遍布闫明周身,他难过得靠在松柏树上触目茫然。

    “所以,你还要住在这里吗”金荷幼轻声轻语,她看到了他的痛苦,但她除了目睹后的同情外,什么也改变不了。

    “还是不了,我想回去和我的朋友们一起住。”

    “你的朋友”充满不解的语气,金荷幼侧耳倾听。

    “嗯,就是你们抓我的时候,同我呆在一起的人。”他何时把那些拘禁他的人当做朋友的不过,既然当做朋友,就不要再去想是何时,是何原因,只要当做朋友可以了。

    “你的朋友是警察”金荷幼记得听闫帛逸提过,当时有警察和闫明在一起。

    “不是,那三个警察怎么可能是我的朋友……”闫明觉得金荷幼似乎不大明白朋友的意义,“难道你没有朋友吗”

    金荷幼满脸不解,“好像是有的,但是太遥远,我已记不起来……”

    “居然没有朋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朋友不过两个字,解释起来确实很难,闫明挠头,“你还是告诉我,可否准许我回去吧。”

    “这个我不能决定,得问过法长老。”金荷幼机械的回答令闫明恼火。

    “你怎么事事都要问法长老她是你妈呀”

    呀字的音还未落,闫明眨眼间半边脸已肿起,原地转了一圈停下来,耳朵里嗡嗡直响,“你干嘛打我”

    “不许对法长老不敬。”金荷幼厉声训斥。

    没少吃金荷幼的亏,闫明决定还是不惹为妙。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是不会还手的。”捂住肿起的脸闫明郁闷走开。

    “你去不去”金荷幼自身后追问。

    “去哪”被打懵的闫明回头。

    “当然去找法长老。”

    闫明点头,“这就走。”

    善于飞行的金荷幼一飞冲天在前带路,闫明信心满满跟上。

    遍布巨大建筑物的街道上,初级飞行员闫明追着极速前进的金荷幼撒欢的飞。

    “小心!”

    随着一声大喝,躲避不及的闫明一头撞在街角处百层高的楼体上,整个人贴在透明玻璃窗上,把房间里面看了个通透,害得里面的人穿上衣服打开窗就骂闫明是偷窥狂。

    等到闫明道歉离开后,担心再出状况,金荷幼飞落下来,陪着闫明在街巷里练习。

    “为什么这里要叫做上帝之城,这名字听起来真的有些可笑。”逐渐熟悉在街巷里飞行,闫明寻找话题同金荷幼闲聊,顺便借此了解下城里情况。

    “因为这里的人都是上帝。”

    这解释太不靠谱,简直是无稽之谈,闫明觉得不是他疯了,就是这里的人都疯了,“都是上帝那么我也是上帝咯”

    金荷幼白了他一眼,觉得还是把他关在观察室里比较靠谱。

    “所以这里才信奉秩序,崇尚规则,否则,别说是这座城,就算是整个宇宙也只有被毁灭的命运了。”

    “你们这里是不是只有夫妻”

    “为什么这么问”金荷幼停下飞行,掀动翅膀悬在空中。

    “因为你好像对朋友这个词很陌生,刚才我撞到窗户上又看到了……咳,所以猜的。”

    “是的,我们这里是一夫一妻制,城里的人彼此不会成为朋友,夫妻间也没有孩子。”

    “这就是你们这些上帝得以和平相处的原因”没有朋友,没有孩子,闫明对上帝之城实在没什么好感。

    金荷幼点头,继续向前飞行,并示意闫明跟上。

    街道上的鸟人们很多,纷纷躲避金荷幼引领的闫明。

    “他们为什么都躲着我,就是因为你们所谓的我身上的黑暗物质”对于自己在观察室里所遭受的痛苦,闫明分分钟怨念。

    “是的,法长老把你送去实验,对你也是一种保护,否则,你只有被丢出城自生自灭的命运。”

    开什么玩笑,他闫明还需要女人的保护女人闫明忽然有疑问闪过。

    “法长老是单身”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