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真是齐天大圣 > 第69章 决一死战
    对于修炼《九转金液仙经》的人而言,乙木之气就是大补之物,可以让真气快速暴增,且无任何后患。

    “有了这一缕乙木之气,最多三个小时,我必能达到宗师初期。”苏航笑了。

    陆行商本来见苏航这次没喊价,微微松了口气,可这口气刚一松,身旁就响起洪亮而霸道的声音:“五十万!”

    霎时整个拍卖场瞬间安静下来。

    “有钱就是任性啊!”

    “这也太土豪了。”

    “特么的,这小子也太会炫富了,让我一个有钱人都感到自己好像成了穷人。”

    ……

    宫本樱不由眉头一皱,朝会场中一个先天境界的倭国保安微微示意。

    那保安走向苏航,躬身道:“先生,你拍卖的东西涉及数目巨大,需要缴纳一定数目的保证金,方能继续拍卖,谢谢配合!”

    “好端端的,跑来找我要保证金,你这分明是藐视我,瞧不起我,一个蝼蚁安敢如此放肆。”苏航一把抓住那保安,像丢垃圾的往一旁一扔。

    随即就对着拍卖台遥遥一抓,这一抓可谓是迅如风雷,将那一截百年灵木直接抓了过来。

    “这灵木品质还行,一会儿再给你灵石。”苏航一脸淡然的收起百年灵木,“继续,拿第三件拍品吧。”

    “你不是来拍东西的,你是来找茬的。”宫本樱像一条毒蛇冷冷地盯上了苏航。

    苏航淡然一笑,道:“我都做得这么明显了,你才反应过来,这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宫本樱,这位便是南海紫竹的主人,只要你马上归还南海紫竹,我们便转身离开,否则事情绝不会轻易善了。”陆行商起身道。

    “说我拿了南海紫竹,证据呢,小心我告你们诽谤。”宫本樱双目阴毒如蛇,散发着丝丝寒意,“反倒是你们强抢百年灵木,在场所有人都是证人。”

    “证据,呵呵……”苏航不屑一笑,“我想你搞错了,我可不是跟你来谈什么扯淡的证据,我是来杀人的。”

    他单手一抬,蜂拥而出的真气,凝聚为一只金光灿灿的巨手,抓住拍卖场顶部的巨大吊灯,猛地一扯而下,砸向宫本樱。

    “你是在找死。”宫本樱踏前一步,伸手抓住吊灯,却被震得连退三步,“哇”地一声,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来。

    宫本樱眼中闪过一丝骇然,她看出苏航是先天圆满期修为,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跳梁小丑,却没想到对方还真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

    “你想干什么”一个穿着青色唐装的中年人,眼见苏航要冲向拍卖台,急忙站了出来,“你好大的狗胆,光天化日之下竟想杀人,你以为楚江省地灵厅的武修们都是吃素的吗”

    “他是宫本樱的面首顾万言,他和宫本樱合伙开了一家博古轩,他弟弟是楚江省地灵厅副厅长顾千里。”陆行商提醒苏航。

    “这年头,华国居然还有甘愿给倭奴做狗的东西,滚开,否则我连你这狗东西一块杀。”苏航一身杀气压了过去,压得顾万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吧嗒,吧嗒……”

    苏航一步一步走向宫本樱。

    “在下宫本三郎,不知苏先生大驾光临,实在有失远迎!”一个腰别武士刀,脚穿木屐的老者,从拍卖场二楼飞跃下来,拦在苏航面前。

    宫本三郎是宫本樱的爷爷,是东洋集团的掌控者,,同时还是一名玄士中期修士。

    “交出南海紫竹,奉上一百万块灵石作为赔礼,否则我送你去见你的天照大神。”苏航气势在节节攀升。

    强势,太强势了!

    拍卖场里很多人暗暗咋舌。

    顾万言更是嘴里发苦,旁人不清楚宫本三郎的底细,但他可非常清楚。

    就是他那身处副厅长之位的弟弟,提起宫本三郎也是忌惮不已。可这个“苏先生”当着宫本三郎的面,就敢喊着杀宫本三郎,可见此人绝对是一个可怕的狠角色。

    他有些后悔站了出来。

    “区区一截南海紫竹又算得了什么,你我双方各出一人,五日后比斗一场。”宫本三郎眼底隐藏着一抹凶残之光,“你赢了,宫本家在华的一切都是你的。

    倘若我方赢了,陆家的所有产业我全要了,你们都给我穿着裤衩滚出楚江省,终生不得踏入半步。”

    苏航来楚江省是为了寻找仇真野,至于找回南海紫竹,收拾宫本家的这帮渣滓只是顺手而为。

    他可不想在这帮人身上浪费精力,刚打算把这个嚣张的死老头打爬下,告诉他做人的道理时,手机铃声响了。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西有大秦,如日方升……”

    这清奇的铃声让整个拍卖场的所有人为之一震。

    看手机来电是楚天阔,他眼睛眯起,走到一旁,接通电话,话筒上传来楚天阔小心翼翼的声音:“我查清楚了,仇真野隐藏在东洋集团,化名宫本野,非常低调,鲜少露面,修为至少也是玄士中期。”

    “嗯,很好!”苏航挂断电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宫本三郎,“你的提议很有意思,我同意了。但我没功夫浪费五天时间,三天后,汉阳市东双柱山上,决一死战!”

    “好,如君所愿!”宫本三郎道。

    “老三,走吧!”苏航背着手往外走去。

    “慢着!”宫本樱突然开口,“还请阁下将第二件拍品百年灵木留在再走。”

    苏航陡然回身,笑眯眯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只自取灭亡的小老鼠。

    宫本三郎淡淡道:“你这孩子真糊涂,是我们的终究是我们的,让他保管三日又何妨。”

    “你说的对,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苏航大步走出东洋拍卖场。

    他们一块上了车,返回陆行商的家。

    “等等!”苏航忽然看到路旁有一个名叫“博古轩”的店铺,眯眼一笑。

    他在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交给百花仙子嘀咕了几声,而后又拿回那块石头,笑眯眯的走进博古轩。

    “顾万言要倒大霉了。”陆行商看着苏航的背影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