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还行 > 024【嘴炮党】
    林小熙指着操场的跑道:“你先跟着他们学跑步,适应一下身体的变化。”

    这里除了市民会来锻炼外,还有体校的学生,很多人在跑步,一看就是专业班子。

    “这怎么学啊”

    “你看那个穿红色衣服的,跑的特别稳,节奏感特别强,你跟上他,从呼吸到步伐,全部模仿,跑几圈你就知道了。”

    “好吧,我去试试。”

    杨拓进入跑道,跟在红衣男子身后跑起来。

    还别说,人家是专业长跑队员,步幅,摆臂,呼吸节奏,全都是有讲究的。

    杨拓一会儿功夫就适应了,感觉体内那股劲气被镇压下去,不断构筑着气海池子,很爽啊!

    林小熙没有跟上,她独自走出跑道,来到临湖的小道边,看着不远处的庙湖方向。

    与体院隔着一个庙湖的,就是南望山。

    天机门就建立在这座小山上,那里是她的家。

    当然,宗门已灭,物是人非,一切都已是曾经。

    天机门,已经不存在了啊……

    林小熙心中涌起无尽的悲凉,咬着下唇。

    这几天只要想起这些,她的眼泪就忍不住掉落。

    昨天杨拓前往山城,她独自在家,缩在墙角整夜地哭泣,一直哭到天亮。

    她相依为命的爷爷,宠溺疼爱她的师兄师姐们,那么好的人,活生生的人,瞬息之间命丧黄泉。

    她恨自己,那天为什么要回去喂嗅宝狐,还不如留下,和爷爷,萧师姐他们一起死了算了,也不会让她现在一个人孤苦伶仃,苟活在世上,独自忍受着孤独和痛苦。

    她恨自己,为什么不学一些攻击性的术法,去和那些歹人拼个你死我活,即使战死,她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她恨自己,读万卷书,通晓天道因果混沌,这些都有什么用天机门宗门大劫,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她是最没用的那个人。

    她恨自己,恨得哽咽不停。

    “爷爷……”

    她看着黑暗一片的南望山,呢喃着,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爷爷希望她逃走,天机门最后的希望就在她身上,她苟活了下来。

    她哭过,伤心过,痛苦过。

    接下来,就是复仇。

    究竟是什么人如此狠毒,要灭整个宗门

    长老会究竟管不管这件事,会不会为天机门讨回一个公道

    神雾门,火焰山,璇玑阁,仙界山,他们究竟是敌,还是友,她能不能信任

    林小熙努力将悲伤收起,化为仇恨,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

    她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她会努力地,好好地活下去。

    南望山,天机门,三十二人的血海深仇,她来报!

    ………………

    “嘿小熙,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杨拓跑了三圈,发现林小熙人不见了,慌慌张张到处寻找,找了好久才找到。

    林小熙没急着回头,她悄悄伸出手,擦掉泪痕,然后转身面对他。

    她又变成了嘴角微笑,清秀可爱的小仙女。

    让杨拓的心里一颤。

    “你也来跑嘛。”

    杨拓站在她面前,微微喘着气,劝道:“两个人一起跑,相互鼓励督促,效果更好啊。你还可以一边跑,一边把你的切身感受告诉我,我随时可以调整。”

    林小熙摇摇头:“可是我不会呀。”

    啊

    杨拓傻眼:“你不会那你刚才说得头头是道”

    林小熙调皮地反问:“难道每个足球教练都会踢球每个篮球教练投篮命中率都很高每个音乐评论家都会作词作曲”

    “这……”

    说的好有道理,杨拓竟然无言以对。

    他想了想,一脸严肃:“我知道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嘴炮党!”

    林小熙噗嗤笑出声来,她在杨拓面前表现得像个孩子,和世俗凡间的少女一样古灵精怪,这也是她难得放下沉重包袱,让自己放松的时刻。

    她稚嫩的肩膀扛起复仇重任,太累。

    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她就是很信任他。

    林小熙背着手,笑道:“我熟读古代医书,构筑气海也是养生方法之一,肯定不会弄错的,你就放心吧。”

    嘴炮党无所谓的,杨拓其实并不反感,只要理论知识扎实就行了。

    林小熙鼓励道:“继续跑吧,我会看着你,帮你纠正错误。”

    杨拓无可奈何,只能扭过头,继续孤独地奔跑下去。

    其实,他挺想和小熙肩并肩,一起跑步的。

    ………………

    ………………

    球场上有两队人在踢球,分别穿着拜仁和皇马球衣,争抢并不太激烈,正在热身。

    拜仁的休息区,几个人站着打电话。

    9号战袍的哥们儿咆哮起来:“什么你不来了……我押了5000块钱跟他们踢球,你要陪女朋友吃饭,看电影,开房!哼哼,祝你不举!”

    9号忿忿挂断电话,黑着脸说道:“曹英俊这王八蛋,见色忘友,不来了!”

    另几人一听全炸毛了!

    “不来早点说呀,这都几点了,我们去哪里找替补”

    “曹英俊真没意思,以后别喊他踢球了。”

    “妈个嗨哦,我过几天就给他送顶绿帽子!草!”

    几人骂骂咧咧,可又无能为力,马上就打比赛了,临时找谁来呀

    呼……

    一个人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速度极快。

    9号哥们儿眼前一亮:“这人速度挺快的,我看他跑好几圈了,体能不错啊。”

    其他人也看过去,发现那人穿着巴萨10号球衣。

    几人交换眼神,突然产生一个想法。

    今天这场比赛,对手身披皇马战衣,他们拜仁是皇马的死对头,巴萨更是与皇马势同水火。

    这位爷身穿巴萨10号战衣,必定是梅西的死忠粉,体能这么好,说不定还是个技术很流弊的前锋。

    正好顶上曹英俊的位置!

    “我去问问。”

    9号说完,连忙追上去。

    但杨拓跑的太快,9号追了半天,大声喊着:“兄弟,兄弟,等一下。哎哟我去,你跑太快了,梅西,梅西!”

    杨拓像只撒欢的羊驼,跑得正带劲呢,突然被人叫停,觉得莫名其妙:“有事吗”

    9号气喘吁吁跟上:“大哥,能帮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