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690、两只黄鹂鸣翠柳
    打发走了周佳怡,李想关上办公室的门,下楼离开。

    在一楼的工作区里,有几个陌生的年轻面孔,见到李想,这些人惊喜又拘谨地打招呼,把李想说愣了一下,喊他哥哥还以为是窦窦师师呢。

    “你们好。”李想朝着5个年轻男女笑着回应道,离开工作室,开车走了。

    这些新人是来工作室应聘的。随着事业越来越大,工作室的15个人已经不够用,必须扩大规模。前些日子工作室扩大了办公区域,买了新的办公桌椅,就是为了招募新人。

    回家的路上,李想想起给黄佑怡打个电话,告诉她他今天要到堔城,明天下午会去粤州和她见面。

    “真的吖?”黄佑怡在电话里欣喜地问。

    “当然是真的,我中午的飞机。”

    黄佑怡在电话里甜蜜蜜地和李想聊了会儿,问:“你去堔城是工作吗?”

    “电影的,要和南方院线公司的人谈排片的事情。”

    “南方院线公司??《我不是药神》吗?”

    “对,你认识这家公司?”

    “啊?哦,听说过。你们要和他们谁谈事情啊?”

    “据说是副总。”

    “哦,那好。”

    两人聊到了其他话题。

    “你现在膝盖完全痊愈了吗?训练累不累?”

    “还说呢,小连今天把拍倒在地上了,好疼吖。”

    “小连?明天我们把她叫出来,和她打篮球,我帮你虐她。”

    “emmmm~~~~”

    “怎么了?”

    “小连打篮球比我厉害。”

    “没关系啊,这不有我吗?”

    “你还打不赢我呢。”

    “……”

    李想发誓要好好教训黄佑怡和小连后,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黄佑怡一收起电话,就看到小连出现在跟前,目光炯炯地盯着她。

    “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

    小连说:“不是我走路没声音,是你打电话太专注了,咦——小象小象,好肉麻。小象是李想吧?这就有昵称了呢?哈哈,是不是?都脸红了,你们是不是想打我??”

    黄佑怡确实脸红了,把取笑她的小连赶了走,拿出手机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爸爸,你们公司是不是要和别人谈《我不是药神》排片的事情?”

    电话那头的黄千赫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哎呀,现在网上有这个消息,又不是多保密的,是不是嘛?”

    “网上有这消息?这是商业机密,怎么可能网上会有?”

    “就是有呀,我都看到了,不然我哪里知道这个消息呢?”

    “我回头让人查一查。”

    “那就是有,对不对?爸爸,是谁要和他们谈呀?”

    “你问这些干嘛?李想告诉你的?”

    “……嗯,爸爸,是谁要和他们谈呀?”

    “李想让你打电话来的?”

    电话里黄千赫的语气一下子变冷淡了,黄佑怡特别了解她爸爸的性格,知道他很讨厌拉关系,为免误会,连忙解释说:“没有的事,他没有让我打电话给你!”

    “那他和你说这些干嘛?”

    “他要去堔城,事情结束后要来看我呀,就和我说了这事。”

    “他来看你干嘛?”

    “……我是他的女朋友呀。”

    “……”电话那头的黄千赫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爸爸,我最爱的还是你呀。”

    “少来这一套。”黄千赫没好气地说。

    “爸爸,你放心吧,李想真不是来找关系的。他都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哪里会晓得南方院线公司和你有关系。”

    黄佑怡给他解释,最后又问到时候是谁和李想谈事情。

    “你张叔叔。”

    黄佑怡闻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她爸就好。她真担心到时候是她爸亲自和李想谈工作,想想那个画面,咦——不敢想象。

    她轻笑道:“那你一定要让张叔叔不要为难他们,愉快地同意他们的要求吧。”

    黄千赫在电话那头没好气地说:“他们的要求你都不知道,就让你张叔叔同意,你真是我女儿吗?把公司卖了怎么办?”

    “嘻——我爸爸这么精明能干,肯定不会吃亏的对不对?你想吖,《我不是药神》现在这么火,其他地方,像盛京和魔都、蓉城都早就提高了排片率,我们不能落后,一定要快一点,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有利,对不对?这是双赢,我爸爸肯定早就这么想了,比我想更周全……”

    黄千赫耐心地听完女儿的话,最终笑道:“就你聪明,放心吧,不会为难他们的。”

    和女儿挂了电话,黄千赫的心情立刻不再美丽,什么他们啊,不就是李想那小子!自己辛辛苦苦抚养18年的宝贝女儿,要让那头象给拱了,想想就来气,明天不能轻易放过。

    原本他没打算自己亲自去的,但是现在接了女儿的电话,反而让他要去见见李想真人。虽然调查报告很详尽地介绍了李想八辈祖宗,连家里养的猫咪都没放过,但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亲自见面放心不下,就当提前把关,如果名不副实,达不到他的要求,说什么也要让佑怡和他断了关系。

    他养个女儿不容易,从小舍不得骂舍不得打,现在却要让给一个外人,看看现在,已经开始胳膊肘往外拐。每一个有女儿的父亲都要经历这样的转变,黄千赫早有准备,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了,依然难以自制,总想给那小子吃点苦头。

    他出国十多年了,作风自由民主,但是血液里的性格依然在,在关键事情上立场坚定、自信而强横。这种性格不能简单地说好和不好。正是这种性格,让他把南方院线公司做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华夏南方最大的院线公司。

    回到家里的李想根本不知道即将会面的南方院线公司和未来老丈人有关系,家里李朝不在,到饭店里去了,向小园在厨房里忙碌。

    “妈你这是在干嘛呢?这么早就开始做午饭了?”李想来到厨房门口,见向小园系着围裙正在砧板上切柠檬呢,看样子不像是在做饭。

    “我在腌制柠檬片。”

    “啥东西?柠檬片还能腌制?”李想好奇地进来打量,只见一个大玻璃罐子里已经装了大半罐柠檬片,浸在什么液体里。

    “用蜂蜜泡制,很好吃的。”向小园说,把最后一个柠檬从袋子里拿出来,洗干净后切成薄薄的一片一片。“冰箱里有做好的柠檬蜂蜜,你倒一点尝尝,冰了快一个小时了。”

    “好嘞。”李想打开冰箱,果然看到一大罐子冰冻起来的柠檬蜂蜜。这个做的柠檬片很少,只有七八片,主要以蜂蜜水为主,而向小园正在做的则是以柠檬片为主,蜂蜜也是很黏稠的那种。

    他倒了一杯,小口呡了一下,甜丝丝的,很冰爽,夏天喝这个很合适。

    “怎么样?”

    “很好喝。你怎么买了这么多柠檬?”

    “都是窦窦捣乱,害我没注意,一下子买了这么多。”

    又是窦窦!

    “她和师师呢?”

    “睡着了。”

    “我中午要去堔城,后天才回来。”

    “去见女朋友?”

    “嗬嗬嗬,不是,是谈电影的事情。”

    “顺便见女朋友。”

    “主要是谈事情,《我不是药神》的。”

    “如果不能见女朋友你肯定不会去。”

    “现在《我不是药神》的排片上来了,但是南方沿海一带仍然低于平均数。”

    “南方沿海一带不就是粤州吗?两只黄鹂鸣翠柳,你还是为了见女朋友。”

    “……”

    好幼稚的妈妈。

    “既然去了粤州,一定要去看看外婆外公,别只见女朋友。”

    李想无奈道:“你能不能别张口全是女朋友?”

    “你喜欢妈妈还是喜欢女朋友?”

    “……你和佑怡掉水里了我肯定先救你。”

    “因为女朋友会游泳对不对?”

    “你也会游泳啊,我还是依然先救你。”

    “算你会说话,难怪能找到女朋友。”

    “……”

    “我弄完了这个马上就做午饭,吃了午饭再走。”

    李想终于被放过了,来到客厅,阳光越过敞开的阳台,落进客厅里,从湖面刮过的清风吹了进来,洁白的窗纱随风轻轻飘荡,恣意生长的常春藤和吊兰也在悠闲地微微摆动,阳台外的湖边树林里传来阵阵知了声,咿咿呀呀,随风忽而清晰,忽而遥远而稀落。

    茶几上散落了许多不同颜色的画笔,有几支滚落到了地上。地上还有到处散落的画纸,有些是空白的,有些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有的是黑色的歪歪扭扭的闪电,有的是天真的人和小动物,李想脚边的一张上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蓝色的大字:《我和我的妈妈》。

    两个穿着背带小裤子的小朋友横七竖八地睡倒在沙发上,一个银色的平板电脑落在她们手边,电脑里还在播放动画片《三只小猪盖房子》。显然,小姐妹是看动画片的时候睡了过去。

    除了小姐妹睡着,还有两只小柴犬和一只小猫陪着一起睡。

    蓝灰色的唐姆小猫睡在小姐妹之间,盘成一个圈,小脑袋紧挨着师师的脑袋,尾巴轻轻摇一摇,时不时扫到窦窦的脸蛋,把小姐姐弄的痒痒的,睡梦中也在挠痒痒。

    小柴犬小h和小o侧躺在沙发上,挨着窦窦睡。其中一只,也不知道是小h还是小o,听到脚步声,机警地抬起脑袋,看到是李想,又重新躺下,毛茸茸的尾巴扇了两下,继续睡觉。

    李想放轻脚步,把地上的画纸和画笔捡起来,再把平板电脑关掉,放到茶几上,然后轻声离开,回到二楼的书房里,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一条小柴犬打着哈欠跟着,看到他,使劲摇尾巴讨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想听到客厅里传来小朋友的哭声,这才出门。原本睡着的窦窦和师师已经醒来,窦窦在哇哇干嚎,师师懵圈地在发呆,向小园蹲在她们跟前说话。

    “该吃饭啦,都12点了。”向小园见李想下楼,说道。

    “鸽鸽~~”师师坐在沙发上,张开小手求抱抱。

    李想把这个小朋友抱在怀里,摸摸窦窦的小脑袋,安慰她不要哭了。

    窦处长之所以哭没别的原因,就是起床气在捣鬼。她生气地把蒙奇奇丢在地上,然后又跑过去捡起来,抱在怀里躺在地毯上准备继续睡觉。向小园喊她起来吃饭,她理也不理,转过小身子,背对着大家。

    李想笑道:“就让她继续睡吧,等会儿饿了自己会爬起来的。”

    “姐姐吃了好多小饼干。”师师说道。

    难怪啊,向小园摸了摸窦窦的小肚子,鼓鼓的,看样子存货确实蛮多,这下放心了,让小姐姐继续睡,他们先吃饭,小象还要赶去机场呢。

    一直到吃完午饭,李窦窦小朋友还在呼呼大睡,简直是一只小猪啊。李想踢了踢她的小屁屁,收拾行李出门了。

    他直接开车到机场,在那里汇合了何浩全和华兰影视主管院线资源的副总董伟,此外还有一男一女,都挺年轻的样子。这两人是董伟带来的工作人员,男的叫肖威,女的叫张莎莎。从介绍中得知,肖威是负责华兰影视负责南方院线的市场经理,而张莎莎是华兰影视的公关。

    一行人的出行全部由肖威和张莎莎负责,不用李想等人多操心。飞机上,董伟热情地和李想、何浩全拉关系,他带来的肖威和张莎莎也是特别会说话的人,一路上氛围很好。

    “肖经理,现在南方院线给《我不是药神》的排片率是多少?”何浩全问肖威道。

    肖威记得很清楚,张口就答道:“现在是50%的排片。”

    何浩全又问:“多久了?”

    “已经有两天了,之前是40%,两天前提到了50%,我们一直希望他们把比例提高到70%,但是没成。”

    现在盛京、魔都这些大城市,《我不是药神》的排片已经提高到了70%,如果观影人次能够保持,那么这个排片率还会进一步提升,毕竟没谁会和赚钱过不去。其他电影不能赚钱,院线为什么要排片?而《我不是药神》躺着赚钱,他们当然有理由进一步增加场次。这时候交情没用,一切以市场说话。

    “是什么原因?”何浩全问道。如果能赚钱,他相信南方院线公司不可能压着《我不是药神》的排片率不提,肯定有关键原因。

    “是这样的,南方沿海一带的电影市场和北方有些不同,这里每年都会有一些地方特色很明显的粤语电影上映,这些电影在全国市场可能没声没响,但是在沿海一带很火,有属于自己的特定市场……”

    这个事情何浩全知道,不仅是电影,电视剧也是如此。最著名的就是南方的常青电视剧《花城姑娘》,已经播放了快十年,拍到了第八季,在南方沿海一带非常火,但是这样一部电视剧在北方,甚至内陆市场却鲜为人知。虽然同属华夏,但是每个地方的文化差异蛮大,导致观影习惯和爱好也有很大的不同。

    他问道:“现在有这样的电影在上映?”

    张莎莎插嘴笑道:“现在在上映的是《粤州烟云》。”

    说完后瞄了一眼一旁在看电子书的李想,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有些失望,不过旋即振奋起精神,旅途才刚刚开始呢。

    何浩全想了想,听过这部电影,但是没太深印象。这部电影其实在盛京也有上映,但是排片率低的可怜,没想到在南方沿海一带听起来很火爆的样子。

    “这是谁拍的?主演是谁?”

    “是吴应生导演,主演是朱炜和黄庆华。”

    “噢,想起来了,我在盛京还见过吴导,当时是在广电。”何浩全又问道:“现在这部《粤州烟云》排片率是多少?”

    张莎莎把目光看向肖威,这个问题得他来回答。

    肖威清了清嗓子,说道:“现在这部电影的排片率有30%多。”

    何浩全有些头疼地说:“要抢他这30%的份额估计会很难,但是剩下的20%更不好抢,七八部电影全在这20%里,再挤压他们就没生存空间了,几乎等于下映。”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好谈,也不会请何浩全和李想来出马。当然,李想认为自己纯粹是打酱油的,对方点名希望见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不然他不会去堔城,而是直接去粤州见女朋友。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