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102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4
    “你是沈尧的人?”一听东姝这样说,楚卓然的眉眼一下子就冷了起来,开口的声音,居然带着几分质问。

    “这和你,没关系。”东姝冷漠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一句话落下,又挥挥手道:“记得拿钱来换扳指,晚了说不定被人拿去当了换酒喝。”

    楚卓然:……

    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楚卓然最后恨恨的踢了一下旁边的破椅子,结果一下子踢到了脚指甲上,疼得他差点把眼泪飙出来。

    为了能安全跑出去,楚卓然也顾不上嫌弃这些东西,把衣服穿上,又绕到旁边的房间里,拿了些路上方便用的东西,然后才过去找马。

    等他找到马,骑着下了山,发现那个女人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如果不是自己的扳指确实不在了,楚卓然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东姝才不管他呢,找了马和干粮,继续赶路。

    不过,所谓冤家路窄,可能说的就是东姝和楚卓然。

    两个人在两天之后,居然在不远处的一个小镇上再次碰到。

    东姝能认出对方,自然是因为记得对方的样子。

    而楚卓然之所以第一时间也能认出东姝则是因为……

    女儿香。

    风流公子楚卓然,对于女人身上的气息特别敏感。

    他轻嗅鼻尖,感受着空气中熟悉的气息。

    这跟那天晚上,把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女人身上的气息一样。

    冷冽中透着一点说不出来的香气。

    楚卓然顺着香气过去。

    在一个小面摊上看到人。

    如今楚卓然虽然并没有养好伤,但是换了行头,又是翩翩贵公子,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狼狈。

    看到东姝,楚卓然挥着扇子上前。

    “姑娘,咱们又见面了。”楚卓然特别自来熟的坐下,同时冲着东姝温柔一笑。

    风流贵公子,举手投足之间,俱是贵气。

    加上本身容色优秀,楚卓然这一笑,似是春风,暖了人间。

    只是东姝却是清楚的知道,楚卓然的眸底,并没有半分笑意,而且还充满了审视。

    之前看到那枚扳指的时候,东姝还猜测过,对方会不会是南楚之人。

    只是身上带着这么大一个破绽,东姝又不太确定。

    不过那天晚上,自己用沈尧试探了一下,差不多也试探出来了。

    楚卓然那句下意识的反问里,带着仇视还有淡淡的反感。

    这证明,对方肯定不是大商人。

    如果是大商人,便是皇家之人,也会称沈尧为沈将军。

    可是楚卓然直呼其名,而且言语之间带着不屑,带着仇视,还有淡淡的欣赏。

    这一丝欣赏很淡。

    一种复杂的情绪,更是复杂的声音。

    今天又这般不动声色的打量自己,东姝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对方是南楚的人。

    这两天从说书先生,和一些走江湖卖艺的老人那里,也打听到了。

    相比于大商的皇子,皇家玉佩不离身,南楚皇子不离身的是……

    扳指。

    大概是因为习惯,也是因为身份。

    所以,哪怕楚卓然用心掩饰着自己的身份,把一切可以代表南楚的东西全部撤下去。

    可是身份使然,让他没办法拿下这枚扳指。

    而且东姝有理由相信,对方可不是真的跟自己偶遇,他有可能是在沿途追踪。

    为的,自然是拿回扳指。

    “没钱吃面?”对于楚卓然的打探,东姝连眼皮都没抬,轻声问了一句。

    如果不是那个鬼设定,让保持人设,东姝甚至想给对方一个冷刀子。

    不过为了最后的惊喜,还是忍一下吧。

    只是这操蛋的活泼可爱人设。

    楚卓然被噎了一下,好半天之后,气才算是顺了下来。

    “没有,姑娘的面钱算我账上。”楚卓然就算是气疯了,也不会表现出来。

    只是眸底,难得沾上了几分趣味。

    这个姑娘,有点意思。

    看着年纪不大,但是能从山贼窝里逃出来,而且还顺便捎上自己。

    楚卓然觉得,自己不能小瞧了对方。

    更何况对方还有可能是沈尧的人。

    他更不能小觑。

    “老板,面钱算这位公子头上,再来四碗。”东姝一听有人结账,想了想,又加了四碗。

    楚卓然:……

    啥玩意儿?

    再加四碗?

    本来楚卓然还想问,东姝手边的那两碗,是她自己吃的,还是上个客人吃完,店家没来得及收拾的。

    一直放在手边也不太好吧。

    这一刻,楚卓然觉得,那两碗,有可能也是眼前这个姑娘吃的。

    “吃这么多?”楚卓然生怕小姑娘赌气吃太多,再撑坏了,好心问了一句。

    结果,东姝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抬起头,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楚卓然,声音浅浅的问道:“是付不起面钱吗?”

    楚卓然:……

    麻的,当我的关心喂了狗好了!

    楚卓然气得直咬牙,最后面对小姑娘复杂的目光,只能咬着牙,用后牙槽发声:“付得起,吃吧。”

    下一秒,小姑娘眉开眼笑:“那便谢过公子啦。”

    这一笑,像是旭日骄阳,百花盛开,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美。

    楚卓然被这一笑晃花了眼,也晃动了心。

    心虚的收回目光,楚卓然不敢再看东姝,心里却在暗啐:长得这么丑,自己居然还能看直眼。

    一定是太久没有女人的缘故!

    原主长得不算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惊艳的小姑娘,只能算是清秀。

    不过小姑娘白净,哪怕年头不好,但是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被奶奶护的很好。

    白白净净的,总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哪怕并不是绝色,却让楚卓然觉得惊艳。

    看着对面的姑娘,面不改色的在吃第六碗面,楚卓然咽了咽口水,小声问道:“我觉得吧,救命之恩,不应该是以身相许吗?所以,扳指是不是可以还我?”

    楚卓然说的很小声,生怕别人听到,也可能是怕东姝下一秒来戳他的肺管子。

    听到楚卓然这么说,东姝抬起头看了看他。

    看到对方希冀的表情,还有眸底复杂的光,轻轻的抿了抿唇,似乎是在思考,或者说是纠结。

    楚卓然一看这是有戏啊,忙趁热打铁:“你看啊,话本里是不是都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所以,要不你把扳指还我,我娶你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