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娱帝国 > 第320章 试探不出的底线
    这一晚,夏郁和洛寻聊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似乎是因为回归之后好久没能联系,夏郁的话明显要比平时更多,导致洛寻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三天后。

    刚刚完成后期的《武林外传》也是成功送审,这部由洛寻和夏郁共同投资的电视剧,终于即将迎来了面世的第一关。

    与此同时。

    湖南台最近大热的综艺《我们结婚了》也是顺利播出了第二期,因为洛寻和张岁柠第一期带来的热度影响,节目第二期还未播出就受到了相当大的关注——

    归国四子之一的江烨。

    搭配今年新晋小花安雪。

    虽然这对假想情侣的观众期待值比起洛寻和张岁柠二人来说低了一些,但这也只是对手太强而非他们太弱,况且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直为大众津津乐道,所以这期节目播出之后,意料之中的获得了成功,虽然江烨加安雪的组合在总体表现上逊色于第一期,但也算相当不错了,江烨和安雪更是通过这期节目,狠狠收割了一波cp粉!

    什么是cp粉

    这个说法的出现大概还得感谢洛寻和张岁柠,最近因为洛寻和张岁柠在《我们结婚了》中的表现被太多观众喜欢,所以导致网上开始出现大量让洛寻和张岁柠现实中也在一起的声音,以两边的粉丝人群为主,而且这群人还给自己这批人想了个新的称呼——

    就叫作cp粉!

    理解起来并不复杂。

    因为所谓的cp其实就是英文couple的缩写,英文原指夫妇、夫妻、情侣,而这些cp粉,就是某组假想情侣的fans,这些人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两个明星想象成情侣关系,他们特别希望综艺节目或是影视剧,甚至八卦绯闻中的一对艺人也成为现实中的情侣。

    论cp粉的数量。

    江烨和安雪这对碰上洛寻和张岁柠的话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了,其中缘由可能不仅仅跟艺人的本身名气有关,在《我们结婚了》这种节目中,嘉宾的互动效果才是决定性的东西。

    “洛寻。”

    节目制作人罗南打通了洛寻的电话:“近期这边要录制你和张岁柠婚房入住的情节,我建议录制时间最好赶在第三期节目播出之前,也给我们多一些剪辑的时间嘛。”

    “岁岁的时间呢”

    “她最近都可以抽空。”

    洛寻想了想道:“暂时就定在四天后吧,那天我没什么戏份,可以跟剧组请一天假,回头我让孔双给你们发一份拍摄的时间表,让你们可以掌握更多的主动。”

    拍摄时间表不是机密。

    让罗南知道也方便安排。

    罗南闻言松了口气:“那可太好了,如果你们俩都忙到没时间录节目,那我第四期就得用另外两组情侣的剧情顶上了,但这样一来,喜欢你们这对的观众肯定会失望……”

    洛寻笑了笑。

    他既然接了节目,就不会敷衍了事,肯定会想办法完成节目的拍摄,况且这个节目播出后的确给自己带来了超出意料的好处,就算他想放弃录制,公司都不可能同意的。

    挂断电话。

    洛寻的注意力回归到拍摄中,此时天已经黑了,剧组还没有收工,得拍夜戏,而相比起前面几日的轻松应对,今天洛寻其实能够明显感觉到表演难度逐渐提高了。

    最明显的区别。

    孔笙开始出来讲戏了。

    其实拍摄之前导演下场给演员讲戏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洛寻不是一般的演员,孔笙一直都对他极为放心,稍微简单的戏份,孔笙根本没兴趣哔哔,任由洛寻这种高手自由发挥就行,直到今天接下来的这场戏,他才终于下场,说是跟洛寻认真的讨论一番怎么演怎么拍,不过更多是在嘱咐霍健华一会儿该怎么演怎么演,孔笙可不认为洛寻会被这场戏难倒,反倒是跟洛寻有对手戏的霍健华需要多多招呼。

    霍健华不敢大意。

    他也知道自己的演技比洛寻差了不少,前面几天的拍摄,洛寻的戏都能一条过,但他的戏总会有些瑕疵,动辄好几遍的重来,就是二人差距的最好证明,所以他生怕拖累洛寻,从而引发这位公司一哥的反感。

    讲完戏。

    孔笙忽然笑着对洛寻道:“就像你说的,热身完毕,后面就要上真家伙了,让我看看你离开这么久之后有什么收获吧。”

    孔笙自己也承认。

    前几天的拍摄是热身。

    但洛寻的下一场戏颇为重要,是比较打动人的一幕,梅长苏和靖王一番对话之后,金陵皇宫的方向晚上传来二十七声钟响,林殊的太奶奶去世……

    “道具组准备完毕。”

    “灯光组准备完毕。”

    “摄影组准备完毕。”

    讲完戏又简单排练了几次,洛寻和霍健华单独交流了五分钟,定下基调之后,孔笙坐在导演椅上听各部门的汇报声接连响起,他终于开口:

    “开始!”

    话音落下的同时,孔笙和一旁的副导演李雪轻轻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汇聚洛寻的身上,前几天的戏份实在是没什么难度,几年前的洛寻都能轻松驾驭,更别说现在了。

    但接下来的戏份不同。

    虽然难度依然不算夸张,但需要的表演细节更多,情绪的张力把控等等都要雕琢,或许可以从中试探出一丢丢两年半话剧生涯给洛寻带来的进步。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

    靖王表情严肃的看向洛寻,言语中却带着一丝恳求:“我知先生思虑缜密,透查人心,要洗雪当年这桩旧案,还请为我筹谋。”

    靖王俯身作揖。

    梅长苏的表情在烛光中忽明忽灭,他直视靖王,声音低沉:“殿下可知皇上一旦知道你在查祁王旧案,定会招来无穷祸事”

    “我知道。”

    靖王垂下双手。

    梅长苏低沉的语速略微加快:“殿下可知就算你查清了来龙去脉,对殿下现在所谋之事,也并无丝毫益处”

    “我知道。”

    靖王身躯笔直。

    梅长苏目光直视靖王,语气更快了几分,仿佛根本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殿下可知只要皇上在位一日就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知道。”

    这次靖王抬起头。

    与梅长苏坦荡对视。

    第一次担任副导演的李雪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两人,凑近了孔笙,低声惊叹道:“洛寻的表现我能理解,台词,表演,细节,都对得起他的名气,但霍健华这场展现的表演细节和心里折射竟然也拿捏的分毫不差”

    “这是洛寻的功劳。”

    孔笙看着两人,他记得刚刚排练结束后,洛寻跟霍健华交流了一段时间,然后霍健华就展现出明显超越前几天的表演水平——

    这小子比我还会讲戏

    孔双可以确定,刚刚两位演员的台词对话中,霍健华从作揖到垂手,再直起腰杆,到最后与洛寻坦荡对视,每一个细节都是洛寻亲自教给霍健华的,他不仅考虑到自己的表演,更是把对手的反应也计算到了!

    拍摄在继续。

    他没有喊“咔”。

    如果这段拍摄不顺利,他会将之分成两段拍摄降低难度,但拍摄这么顺利,他决定将之拍摄成长镜头,这个事情他之前也跟演员交流过,而且洛寻的情绪还没到爆发的时候。

    ……

    导演没有喊“咔”

    霍健华心中松口气,他知道自己成功通过了第一关,过了这一关,后面的戏眼就完全集中在了洛寻的身上,他不禁庆幸自己刚刚请教了洛寻。

    原本霍健华很不解。

    梅长苏的使命就是为了查清赤焰旧案,而且他之所以选择扶植靖王,也不单单是因为他俩自小的关系,而是梅长苏认为只有靖王,才有可能愿意追查当年的赤焰旧案,可此时靖王极力要追查,梅长苏为什么又极力反对呢

    他直接请教了洛寻。

    洛寻告诉霍健华,梅长苏的三个问题包含三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考验靖王萧景琰,虽然梅长苏自小和靖王一起长大,但时隔十多年,人心总是会变的,如今的靖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梅长苏还是需要去考验和了解的,在强大的利益面前,梅长苏也想看清靖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个目的。

    就是坚定靖王的决心。

    追查当年的赤焰旧案,对当下的夺嫡之事百害无一利,梅长苏连问三个“殿下可知”,就是告诉靖王所有的不利的因素,如果靖王在如此不利条件之下,仍要追查当年的赤焰旧案,就能看出靖王的决心有多大,最后梅长苏的目的达到了,靖王丝毫没有犹豫,还是一定要查!

    第三个目的,掩饰自己。

    既然追查多年前的赤焰旧案对现下所谋之事无关,作为一个谋士来说,肯定是不会主动去帮助靖王去调查这个案子的,如果此时由梅长苏提起,肯定会引起靖王对梅长苏身份的怀疑,只有让靖王主张去查这个旧案,才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怕的剧本理解能力!

    至于自己的表演细节当然也大多是源于洛寻的指导,一番指导下来霍健华竟是受益匪浅,所以才能给有如此表现,原来自己跟洛寻所差的其实根本不是名气和地位,而是这份属于演员的能力。

    “咚……咚……”

    远处有厚重的钟声响起。

    屋内互行大礼的梅长苏与靖王缓缓站立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靖王快速冲向门口,遥遥看向一个方向,钟声传来的方向。

    “多少声”

    靖王一字一顿道。

    听到钟声后赶到的纪纲两人开口道:“二十七声,宫中敲响金钟二十七,想必是大丧之音,既然已无太后在位,想必……”

    “太奶奶……”

    “是太奶奶走了!”

    靖王的眼神闪过一丝雾气,失魂落魄的离开,而那凄美月光之下的梅长苏却仿佛凝固一般,呆立在原地。

    “近景!”

    “三秒钟!”

    “眼神特写!”

    孔笙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冷静的下达着指令,接下来是情绪表演,很考验演员的功力,和单纯的哭戏又有不同,如果处理成一段哭戏,效果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

    夜晚有风吹起。

    哪怕习惯了隐忍的梅长苏此刻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呼吸逐渐的颤抖起来,嘴巴微张,表情一点点被悲伤覆盖。

    金钟响过二十七声。

    这大概是梅长苏重回金陵城后听到的最悲恸的声音,可当靖王还在身侧之时,他却连悲伤的资格都没有,直到对方离去……

    他缓缓仰起头。

    瞳孔里投影着月华。

    记得小时候每回闯祸,父帅要惩罚他,太奶奶总会赶过来护着他,重回金陵城,物是人非,已经神志不清的太奶奶却一眼便认出了他,缓缓地招他靠近,往他手里塞小酥饼——

    “来,小殊,吃吧。”

    “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这声“小殊”与这颗小酥饼,十三载久违了;太奶奶与她的爱护,也十三载久违了,梅长苏熬尽心血盼着早日昭雪,盼着太奶奶能等到他回去,可惜这位疼爱他的老人家等不到了。

    梅长苏尝过千百种痛。

    唯这一种,叫做来不及。

    眼泪滑落眼眶,他转过身,在下属的搀扶下,脚步有些踉跄,心中蓦然一痛,一口鲜血洒在房间的地板上,耳畔是下属惊慌的喊叫,他却置耳不闻,只是嘴唇颤抖着呢喃:

    “太奶奶……”

    细若游丝的声音,眼睛里是成片的血丝和额头凸起的青筋,一时之间,他竟是分不清到底身更痛还是心更痛了。

    “咔!”

    导演的声音响起。

    早就在一旁暗自担心的小陶第一时间奔跑过来,给洛寻递来漱口的水,一边拍打他的背部,对于类似场景她已经不陌生了,有时候角色需要,洛寻情绪调动甚至比这次更大。

    “过了。”

    孔笙长长吐出一口气,这场戏能够一次过,实在是出乎意料,然后他靠近被众人关切的洛寻问了一句:“洛寻,没事吧”

    “没事。”

    洛寻此刻已经漱完口,虽然呼吸仍然有些粗重,但情绪已经逐渐从角色中抽离,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要很久才能缓过来,但如今他经验是丰富了许多,就算是体验派需要体验角色走入角色世界,其中也不是完全没有技巧可循的。

    “看出来什么了”

    孔笙回监视器前爱不释手的看了看拍摄完成的画面,李雪忍不住凑近问了一句孔笙。

    “死心吧。”

    孔笙苦笑道:“《琅琊榜》试不出他的极限,前几天方法派的表演,今天这场明显是体验派的味道,这种演员,咱们剧组不是没有,但年纪嘛,基本都比他大了好几轮……”

    “他已经到这种地步了”

    李雪暗自心惊,但他又不得不承认洛寻刚刚的表演挑不出任何问题,哪怕只是旁观,他也能感受到那种情绪的感染力,而这样的感染力经过电视后期的艺术加工,必然会达到放大的效果。

    “看到了吗”

    霍健华身边,穆云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这就是我纵横娱乐圈多年,有史以来第一个拒绝掉我的小家伙。”

    “太厉害了……”

    霍健华有些目瞪口呆,而跟霍健华同样感想的,还有许多围观着这段拍摄的其他演员们,大家都看到了洛寻刚刚的表演。

    “好了。”

    五分钟后,调整好情绪的洛寻起身道:“快给我颗糖,刚刚那道具血的味道实在不太好,跟过期的奶油似的。”

    “呃。”

    道具组的组长咳了一声,弱弱道:“那是红糖加奶油用热水稀释搅拌出来的,为了质感还放了点酒精进去,我保证没有过期,不过寻哥开口了我立刻就换个道具血,或者配个番茄酱之类,毕竟寻哥还要多吐血几次……”

    众人失笑。

    洛寻也是莞尔,道具组这组长也是话糙理不糙,梅长苏的身体非常差,在这部电视剧中他的确要吐好几次血,相比之下录综艺就轻松多了——

    难怪有人只混综艺。

    他忽然有些好笑的想着。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