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89章 婷婷帮忙洗澡(六千字求订阅!)
    张敬的突破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瓶颈或者门槛。

    简直就犹如水银泻地……一泻千里!

    在不知不觉间,他便已经开始对无数人视作是桎梏的‘术士’境与‘师’境之间的巨大鸿沟,开始大步跨越……

    或者说飞跃,更恰当!

    轰隆隆!

    张敬体内的法力奔涌不息,如果说之前张敬经脉内的法力只能算是小溪流,那么现在就可以称得上是大江大河,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如此强大的法力不停的冲刷着张敬的经脉、肉身,与术士境时的突破有着天壤之别。

    神魂,被虚空之中的奇异能量不断牵引着壮大。

    时间流逝。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自然而然,张敬体内就像是有某个气泡忽然撑破了一般,他的脐下三寸处,关元穴所在的位置,忽然像是冲破了束缚,被开辟出了一片‘气海’!

    本来张敬体内奔涌不息的法力,在这片气海被开辟出来之后,顿时犹如找到了归宿,疯狂的朝着气海流去。

    犹如百川归海!

    “难怪,师叔说只要自己修为能够跨入炼师境,便算是能够弥补足自己的底蕴和法力的不足。跨入炼师境后,犹如雄厚的法力支持,一般情况下的确是不用再担心法力不足了。”

    张敬感受着体内汇聚后逐渐平息的法力,以现在的积累,的确是很难再出现之前那种‘帅不过三秒’的软脚虾情况。

    哪怕是五雷咒第五层这样的需要大量法力去支撑的法诀,也可以支撑很久很久。

    因为现在张敬体内的法力,和以前相比可以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于此同时。

    张敬的神魂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纯粹,当到了界限之后,终于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张敬真正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可以随时脱离身体而出,可以从本质上去审视这片天地,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原来看不见的东西!

    眉心处的督脉印堂泥丸宫,仿佛也被开辟出了一个空间!

    在这个空间内,一个宛如缩小版影子一样的张敬,盘踞与此处空间内。

    而当张敬一个念头浮现,‘他’便飞身而起,跃到了自己头顶,可以看见下方盘膝而坐的自己!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自己脱离躯体后,从外界打量自身。

    有点类似于照镜子。

    但是又比照镜子更加奇妙得多。

    阴神,凝聚显现!

    “阴神……果真是奇妙无比。这种感觉,的确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张敬阴神漂浮在外,感受着天地、自身与原来的不同,心中当即就生出了很多明悟,懂得了白天时九叔对自己所说的话。

    不过,他现在的阴神还很弱小。

    放佛一阵风吹过,都有些承受不住!

    所以现在他的阴神虽然可以离体出窍,但却只能在身体周围折腾一下,根本不可能离开自己身体太远,也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很快就得重新回到泥丸宫内居住着。

    这时候张敬也才清楚的知道,阴神对于‘师’境的修道之人来说,有多重要。

    张敬也忽然回想起,当初布局谋划任家那位幕后凶手,凭借阴神就掀起了那么大的风浪,最后更是附身在常威、陈二狗身上,他的阴神到底有多强大!

    恐怕,绝大部分法师境的高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吧

    脑海中的诸多念头、明悟都一闪而过.

    张敬很快就阴神归位,盘踞于泥丸宫开辟的空间内。

    如此,张敬便算是真正突破完成,成功从一流术士境,跨入了无数修道者梦寐以求的炼师境!

    只是从头到尾,张敬都没有感受到所谓的门槛是在哪里,连卡都没有卡他一下!

    张敬有时候还真想尝试一下,所谓的门槛、所谓的瓶颈,所谓的想突破而突破不了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

    可惜,他没这个机会。

    “或许,这也是一种悲哀吧。”

    张敬在心里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注定属于天才的悲哀!

    注定不能像普通人体会到修行的瓶颈,体会被卡在一个门槛久久不能跨过去是什么感觉。

    感慨悲哀到最后……

    张敬忍不住咧嘴嘿嘿笑了起来。

    对不起,实在没忍住,还好房间内没人,没有被九叔他们看到。

    阴神归位,张敬立即便喜滋滋地脑海中调出系统界面,查看了一番。

    姓名:张敬

    功法:真阳功(大圆满)

    法诀:五雷咒(第五层)、请神术+(第一层)、斩妖诀(第三层)、五行八卦掌+(第一层)、治愈术+(第一层)

    步法:三步丁罡+(第二层)

    阵法:五行八卦阵+(第一层)

    符箓:驱邪符+(第二层)、收魂符+(第二层)、焚火符+(第一层)、定身符+(第二层)、镇宅符+(第一层)……

    功德值:840点。

    张敬自然是首先注意到了功法一栏,让他感到颇为惊讶。

    真阳功肯定是升级了,这一点毫无疑问,不用惊讶。

    他惊讶的是,真阳功提升到了第六层之后,后面括号里面注释的,就不再是第六层,而直接是大圆满!

    代表着真阳功已经升级到了顶点。就算以后张敬拥有再多的功德值,也无法再对其升级了。

    这一点,和五雷咒就截然不同。

    按照外界流传的说法,五雷咒其实只有五层,第六层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要是真的如同流言这般,五雷咒没有第六层。

    那么张敬现在系统界面显示的五雷咒后面的注释,就不应该是第五层,而也是大圆满才对。

    现在系统给出的注释是第五层,也就代表着五雷咒和张敬所猜测的那般,拥有传说中的第六层!

    只是这第六层想要达到实在太难了,如果不是天生雷体,就算天资过人,也没办法窥探是否真的有第六层。

    张敬也是因为当初对付先天雷体的魔婴,在机缘巧合以及系统的帮助下,才能模糊的感应到那宛如开天辟地一般的紫霄神雷,究竟有多恐怖。

    要是张敬将来将五雷咒进化到第六层,威力绝对难以想象!

    恐怕五雷咒第六层和前面的五层,在杀伤力上将会有本质的区别,就像术士境和炼师境一样!

    “不过,五雷咒第六层所需的功德值,也将会是难以想象啊。”

    张敬颇为头疼的想到。

    五雷咒第五层,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有魔婴这个意外在,也消耗了张敬足足四千点功德值。如果没有魔婴,那就更多了,六千点功德值也不够!

    所以,五雷咒第六层所需的功德值,怎么也是一万点起跳!

    一万点以上的功德值……想想就头大了。

    脑海中念头闪过,张敬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功德值一栏。

    本来的6944功德值,升级之后还剩下840点,也就是说这次将真阳功提升到第六层,消耗了……额,消耗了6104点功德值!

    没错的吧

    嗯,没错!

    张敬又验算了一遍,确定了这个数字的正确性。

    穿越之后,没有计算机的日子,张敬感觉自己的数学功底见长!

    没办法,遇到这么一个完全不智能的‘傻瓜’系统,经常搞一些不规则的加减法运算,真是令人头疼哟!

    “六千出头的功德值,在预算范围之内。”

    张敬很开心。

    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大心病,终于完全补齐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从此以后,他张某人再也不是软脚虾啦!

    跨入炼师境后,法力充足,就算施展五雷咒第五层,他也照样可以做坚挺、持久的真男人了!

    可喜可贺!

    剩余的功德值,如果想升级某一法诀、步法、阵法,也可以尽情的花,不用在扣扣搜搜了!

    舒坦啊!

    说时迟那时快。

    张敬查看系统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就在他准备好好看一看,自己剩下的功德值还能升级哪一门法诀时,忽然却是鼻子嗅了嗅,忽然眉头皱了起来。

    “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啊!谁在我房间拉屎了吗”

    张敬此时,鼻子闻到了一股恶臭味道。

    这种味道,比前几天在酒泉镇时秋生踩到了大妈拉的屎的味道还要臭!

    特别是张敬修为突破之后,身体素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极大的增强。

    此时这种恶臭味就格外的刺鼻。

    所以张敬顾不得继续看系统界面了,赶紧神识从脑海中退了出来,睁开眼睛四处打量。

    “我靠!什么鬼!”

    张敬睁开眼睛,没有看到房间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对劲,而是在他的身上找到了恶臭的根源!

    只见此时张敬的手臂上、腿上、全身上,都出现了一层黑色、黄色粘稠的油乎乎脏东西。

    都是从他身体内拍出来的杂质。

    之前张敬只顾着爽了,觉得自己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仿佛都被打开了一般,却不知道自己身体排泄出来了这么多脏东西!

    这种情况不用问谁,张敬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无非就是身体被法力不断冲刷,被淬炼得更加强大了,体内的杂质被排出来。

    可关键是张敬在术士境的时候,修为每次增加也都会改善体质。

    但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身体排出杂质的情况!

    这次,却是突然排出了如此多的杂质,完全触不及防!

    “呕……”

    张敬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差点没一口吐出来。

    也来不及去庆祝突破后的喜悦,更来不及规划功德值的使用。张敬回过神来的首先的第一反应,便是冲出房间,直奔后院的水井边。

    把身上的衣服一脱,只穿着一件大裤衩子,然后从水井里打水起来,就开始从都到脚的开始冲刷。

    这时候,义庄的所有人都还没睡觉。

    九叔、蔗姑、文才、秋生,乃至任婷婷也来了,都在院子里坐着,等张敬看张敬突破的情况究竟如何呢。

    大家都知道,今晚是张敬修为达到关键的时刻,要跨越一个很大的门槛,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所有人自然是都希望张敬能够突破,但心里却都有些没底。

    然后等着等着,忽然就看见张敬从屋子里狂奔冲出来,看见院子里坐着的做人连招呼也不打,直接就冲到后院洗澡去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任婷婷见状一惊,心都提了起来,当即就站起身,紧跟在张敬后面追了过去,生怕张敬突破不成,反而还出现了什么意外,状况危险。

    秋生和文才也很担忧。

    文才瞪圆眼睛问道:“师弟这是怎么了是突破失败了,太痛苦吗”

    秋生则是疑惑道:“师弟这是走火入魔了吧浑身燥热,所以要用凉水洗澡,降降火气”

    这两人修为都还很低,离炼师境差着十万八千里远。

    自然不知道修为突破到炼师境后,是什么情况。

    九叔和蔗姑却是心中明白,安定了几分。

    九叔终于有心情给自己倒杯茶水喝了,道:“你们师弟这是突破成功了!”

    秋生不解:“突破成功了,他为什么一点也不见高兴,反而很痛苦的样子”

    九叔笑眯眯地道:“因为突破炼师境,肉身增强会排除体内的杂质。现在你师弟身上,全是污秽,所以现在当然要迫不及待的去洗澡。”

    秋生和文才点了点头。

    蔗姑问道:“相公,你下午的时候不是跟张敬说了很多突破炼师境的改变吗怎么没告诉他突破后身体会排除杂质啊。”

    要是提前告诉了,张敬有心理准备,也会做好准备。

    比如突破之前,就在房间内准备好水桶之类的,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狼狈。

    “排除杂质又不是什么大事,忘了。”九叔淡淡地说道。

    谁让这小子在他面前瞎嘚瑟,炫耀他修炼速度有多快,搞得他都无地自容了,哪还有心情想这些小事啊!

    让这小子难受难受,也是好的。

    哼!

    后院。

    此时虽然已经步入夏季,天气转热,但是到了晚上还是有几分凉意的。更何况还是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淋在身上更是让人不由得打颤起鸡皮疙瘩。

    可是现在张敬也顾不得冷了,只想赶紧把自己冲刷赶紧。

    但偏偏身上这些黑色的污秽,还是油腻腻的,黏在皮肤上若是用热水还好冲洗一点,用冷水冲洗根本就很难冲洗下来。

    “靠靠靠!”

    冲了一桶之后丝毫不减干净,反而污秽还被涂抹开了,恶心得张敬快不行了。

    这时任婷婷追了上来,看着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白色裤头,疯狂往自己身上淋冷水的张敬,着急地问道:“敬哥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说着,她就要靠近张敬。

    张敬见状,连忙大声阻止道:“别过来!我没事儿!”、

    都急得快哭了!

    现在自己身上这么脏,自己看了都快恶心吐了,要是让女朋友过来感受一番,以后还怎么在她面前维持自己帅气、英俊、干净的形象

    形象就崩塌了好吗

    可任婷婷关心着急之下,哪里顾得了这些啊,也不避嫌了,直接就走到了张敬身边,急切地道:“敬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张敬哭丧着一张脸,道:“不……不是。就是身体排除了杂质。”

    任婷婷认真打量了张敬一番,发现张敬的确不像是受伤的样子,气息也正常,这才放下心来。

    而这时候,她才回过神,好像敬哥哥身上……的确有点臭哦。

    刚才她太担心着急了,感官仿佛都被她摒弃了一般。

    不过任婷婷也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继续朝着张敬靠近,一点也不介意地伸出白嫩的纤纤玉手,在张敬身上摸了摸。

    “啊!别碰哪里……脏!”

    张敬忍不住红脸,羞愧万分地道。

    任婷婷闻言脸蛋儿有些发红,白了张敬一眼,然后才转身跑开了。

    张敬见状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点自怨自艾。

    感觉自己在婷婷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一瞬间崩塌了,以后婷婷不会再向以前那样崇拜自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了。

    就在张敬继续从井里打起水来,要冲刷自己的时候。

    转身离开了的婷婷,很快又小跑回来了。

    而且,手里还拿着‘澡豆’,也就是这个时代洗澡用的香皂。

    “敬哥哥,我帮你洗吧。”任婷婷红着脸,羞涩的开口说道。

    张敬本来还有几分失落呢,见状顿时感动得不行,犹豫说道:“不……不太好吧。婷婷你将澡豆给我就行。”

    原来婷婷不是嫌弃自己身上脏、臭,是去帮自己拿东西去了。

    真是个好女孩啊!

    “没事的。后背你自己不好洗。”任婷婷摇了摇头,很快便卷起袖子,露出一截葱白一般玉嫩的手臂,走到张敬背后,开始用澡豆在张敬身上涂抹着,好分解张敬身上的油腻污秽东西。

    如果单论画面,这是算是一副很唯美画面。

    女朋友帮男朋友洗澡搓背,哪怕在这个时代民风已经开放了很多,不再像原来那么保守,但男女之防还是有的,基本上很少有女子能做到任婷婷这一步。

    所以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情景是会很暧昧的。

    可是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因为张敬此时身上实在是太脏了,也太臭了,就算澡豆也压制不住这股味道,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再怎么暧昧的气氛都被冲淡散。

    接连打了四桶水,不断冲洗,张敬身上的恶臭味道淡了很多,不是那么刺鼻得让人想吐了。

    两人的气氛,也才终于正常了一点。

    而这时候,张敬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也都被清洗得差不多了。

    就剩下大裤衩子遮挡的地方还没被抹澡豆清洗。

    任婷婷弯着腰蹲着身子,白皙的纤纤玉手用澡豆在张敬两条大毛腿上来回搓着,额头已经开始有香汗了。

    毕竟帮人搓澡不是一份简单的事情,是份体力活。

    所以任婷婷倒也没又想太多,双手自然而然的就往上移了,移到张敬大腿部位,快接近大裤衩子的位置了。

    张敬居高临下,从上往下望着婷婷那漂亮小脸蛋儿,白里透红,秋水般的眸子透露着认真。

    张敬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并拢了双腿,有些尴尬地道:“差不多了,婷婷,好了吧。接下来我自己洗就好了。”

    真鸡儿难受。

    任婷婷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本来她还想继续帮张敬搓澡来着,不过当她抬起头看着张敬的表情和眼神,顿时就明白了一点点。

    再看了看张敬忽然变得有些奇怪的站姿,就更加回过神来了。

    于是脸蛋儿变得更红了几分,点了点头站起来,将澡豆递给张敬,声音细不可闻地道:“那敬哥哥你自己洗吧,我先去前院了。”

    说完,就赶紧小跑着离开。

    张敬见状松了口气,站姿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低下头看着某件肃然起立的玩意儿,没好气地弹了一下,道:“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吗!明知道自己毫无用武之地,还请个什么战!差点让我出丑!”

    “要你何用!”

    ……

    ……

    半响后,冲刷完毕的张敬神清气爽,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才出现在前院子里。

    蔗姑似乎是在笑着打趣她的徒弟任婷婷,开着她和张敬之间的玩笑。

    毕竟刚才张敬只是去洗个澡而已,就把任婷婷给担心得够呛,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且张敬身上那么脏,任婷婷也照样去帮张敬前前后后的搓洗了一遍。

    这份情义,不可为不深。

    任婷婷被她这位不靠谱的‘女顽童’师傅打趣得娇羞不已。

    直到张敬过来,才算是解救了她。

    张敬在任婷婷身边坐下。

    蔗姑看了两人一眼,笑嘻嘻地道:“还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我看你们什么时候也成亲好了!”

    张敬咳嗽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地道:“师叔,师姑,我突破成功了。”

    “我们看出来啦!”蔗姑白了张敬一眼,嘀咕道:“你们这小两口,还真都不是正常人,一个比一个妖孽!”

    张敬突破到了炼师境。

    任婷婷这段时间表现得也是丝毫不差,符合她仅仅通过观看就能学会一丝五雷咒本质的天赋。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任婷婷体内就已经生成内法力,相当于普通人两三年的苦修!

    如此速度,就算比不上张敬的功德系统,也绝对是其他天才难以比拟的!

    (今天就一更了,六千字。明天争取万字吧!)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