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56章 秀恩爱!晚上来我房间一下!
    石坚父子走后没多久,众人也离开了义庄,前往镇上给九叔庆生。

    一行人收拾了一番,便朝着任家镇走去。

    因为张敬的原因,不但狠狠揍了嚣张跋扈的石少坚一顿,让其重伤吐血;更是让向来目中无人的大师兄石坚,也不得不低头认错!

    所以大家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对糟心的父子受到什么影响,反而还更加开心了几分。

    就比如四目道长,他这么多年来,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文才、秋生、家乐几人也是很扬眉吐气。

    石少坚刚才那般蔑视他们三人,结果面对张敬,轻而易举就被打得吐血重伤,所以张敬也是帮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路上。

    九叔、四目道长、蔗姑、一休大师几人走在前面。

    一群晚辈走在后面说说笑笑。

    文才走在张敬旁边,感叹地道:“师弟,你真的太厉害了!”

    秋生也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幸好我没动手。石少坚这家伙,竟然也会雷法,要是我对上他,就算用尽浑身解数,估计也最多跟他打个半斤八两,平分秋色!甚至如果时间一久,一百招之后,我说不定还不是他的对手,可能会惜败!”

    张敬无语,都懒得说秋生了。

    文才虽然怂了一点,但却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但秋生就不一样了,这货有点膨胀,感觉太过于自我良好。

    还跟石少坚平分秋色,半斤八两。

    就算败,也要一百招以后惜败……

    还要不要脸了!

    要是秋生真有这个本事,九叔做梦都该笑醒了!

    石少坚修为已经达到了二流术士后期,还学会不少法诀,连闪电奔雷拳都已经入门!

    要是秋生真的上去和石少坚交手,能撑过五招就算他厉害!

    家乐也跟上来,笑眯眯地对张敬说道:“张敬师弟,套你猴子哟!”

    “套你猴子!”张敬没好气地下意识回怼道。

    家乐却是一本正经的摇头,说道:“不不不,我不套猴子,就套你猴子!”

    “额……”张敬挠了挠头。

    他忽然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家乐要套他猴子了。

    靠!

    这是他自己把自己给坑了啊。

    套你猴子这具口头禅,是当初张敬知道家乐在菁菁面前把自己卖了后,自己用来形容他的。

    当时家乐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问张敬。

    张敬想故意整蛊这家伙,于是说‘套你猴子’等于‘你真厉害’的意思,家乐闻言顿时开心的笑了。

    没想到,家乐竟然还把这句话给记了下来,用来还给自己!

    真是个憨憨啊!

    不对!

    这货是真的是憨憨呢,还是故意装傻卖萌,故意坑他呢

    张敬看着家乐脸上有几分憨傻的笑容,一脸真诚的继续感谢他道:“我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见过我师父像今天这么开心。真的很谢谢你,师弟。套你猴子!”

    张敬哭笑不得,尴尬地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更不用套猴子……”

    张敬默默叹了口气。

    家乐情商比文才高不到那里去,没心没肺的,还没这么多花花肠子,故意装傻卖萌来埋汰他。

    他也就懒得跟家乐一般见识了,只好吞下这苦果。

    没办法,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的嘛。

    不过,以后还是不要随便整蛊人了。

    “喂……谢谢了啊!”

    一道带着些许娇哼的声音响起,变得时尚漂亮了许多的丰满美女菁菁,难得的也对张敬说了声谢。

    张敬颇为惊讶,问道:“为什么对我说谢谢”

    从当初在四目道长的道场开始,菁菁就一直对他敌意很重,看他不顺眼。但现在似乎对他的敌意,少了很多。

    都主动跟自己说谢谢了。

    看上去,虽然说话还有些僵硬尴尬和不自然,但至少看得出来她说这句话不是迫于形势,而是发自真心的。

    任婷婷挽着菁菁的手臂,笑着帮她解释道:“菁菁是感谢敬哥哥你帮她教训石少坚,帮她出了口气。”说完,任婷婷又补充道:“刚才敬哥哥你和石少坚以及大师伯斗法的时候,菁菁比我还担心敬哥哥你呢。”

    “是吗”张敬哑然失笑。

    “嗯。真的。”任婷婷点点头,替菁菁解释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菁菁对敬哥哥意见那么大,但是她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误会。她不想别人觉得她的敬哥哥不好,也不想别人仇视敬哥哥,所以她一直在菁菁面前帮张敬解释了不少,说了张敬的很多好话。

    在她的潜移默化之下,菁菁的确是对张敬印象好了很多。

    任婷婷也觉得菁菁人很好,把菁菁当做了朋友来看待,所以也不希望张敬对菁菁有什么意见。

    但其实张敬根本就没有怎么将菁菁放在心上,闻言只是简单说了句不用谢,是应该的之后。

    就看着任婷婷,笑眯眯地打趣问道:“这么说来,婷婷你刚才一点都不担心敬哥哥我了”

    “不是,不是。”任婷婷连忙摇头,解释道:“我当然担心敬哥哥你的安危。不过我对敬哥哥你有信心,知道敬哥哥你很厉害,所以肯定会没事儿的。”

    看着任婷婷那漂亮的脸蛋儿写满认真,又带着点骄傲的神情,张敬就不由得心痒痒,忍不住捏了捏那光滑白皙,白里透红的脸蛋儿肌肤。

    “这回答不错。以后也要这样,不要经常担心我,而是应该对我有信心。相信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的敬哥哥都能解决掉!”张敬笑眯眯地道。

    “嗯的呢。”任婷婷甜甜一笑,也很开心。

    至于被张敬捏脸这件事,任婷婷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她都被张敬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过反正任婷婷感觉自己脸也没有被捏大,敬哥哥喜欢捏,就让他捏好了。

    但任婷婷觉得没事,其他人就受不了。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菁菁只翻白眼,感觉鸡皮疙瘩都快要掉一地了。

    她赶紧松开了任婷婷的胳膊,道:“你们两人慢慢聊吧,我先走一步。”

    说完,她就跑上前去追她师傅一休大师去了。

    任婷婷和张敬走在一起,自然也不会挽留菁菁了,只是对菁菁挥了挥手。

    尔后,她便望着张敬傻傻地笑了一下。

    张敬问道:“你笑什么”

    任婷婷脸蛋儿有些发红,低声道:“虽然刚才石少坚说让我和菁菁陪他吃饭的时候,我也和菁菁一样愤怒。不过看到敬哥哥你站出来,也很愤怒的时候,我就不那么愤怒了。”

    张敬好笑道:“好啊,你就是喜欢看我为你争风吃醋,是吧”

    婷婷脸蛋儿更红了,但还是没有说谎,如实地点了点头。

    张敬故作生气地道:“婷婷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种小心思了嗯”

    说完。

    他就要去挠任婷婷痒痒,任婷婷连忙娇笑着求饶逃开。

    张敬追逐。

    秋生、家乐、文才三人,看着打打闹闹又搂搂抱抱两人,不由得纷纷嘴角抽了抽,一股悲从心来。

    要不要这样撒狗粮,要不要这样虐狗啊!

    你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能不能低调点!

    ……

    ……

    给九叔庆生的地点,是在镇上最好的中餐酒楼,莲香楼。

    也就是当初张敬刚到任家镇的时候,被秋生和文才这两个坑货给带过来,说要给接风洗尘的地方。

    结果那次根本不是为了给张敬接风洗尘,而是两人自己嘴馋了,想打打牙祭,到了酒楼后先点了一桌他们自己喜欢吃的菜,完全不给张敬点菜的机会。

    而且,最后要不是酒楼的老板贺亮恰好来到,张敬帮他把身上的恶鬼给清除,贺亮为了表示感谢,给他们免单。

    最后三人怕不是得被扣留下来在酒楼刷盘子!

    不过时至今日,一切都很不同了。

    今天九叔在莲香楼的生日宴,不用花一分钱。

    是酒楼老板请客,一切免单,酒水畅饮!

    现在莲香楼的老板,是贺亮的妻子刘燕。

    张敬帮贺亮清楚了身上的恶鬼,让他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但这货身体刚刚有所好转,马上又作死,玩一些骚操作、恶性趣味,把他新娶进门的五姨太小楼硬生生玩死了!

    结果让一直暗恋小楼的陈二狗直接发疯,不惜将性命祭献给幕后黑手,最终将贺亮给大卸八块。

    所以现在贺府的主事人,自然就落在了贺亮的大房妻子刘燕身上。

    刘燕对九叔等人都心怀感激。

    毕竟要不是九叔、张敬等人帮忙,她刘燕,乃至整个贺府的人,恐怕都要惨遭毒手,死于非命。

    这份恩情,是还不完的。

    听说了九叔的生日,刘燕主动找上门来,要承包九叔的庆生宴,分文不收。

    盛情难却,九叔也只能答应。

    而且今日的庆生宴上,也不只有义庄的众人。

    整个任家镇有头有脸的乡绅富豪,还有常威这种人,几乎都不请自来了。

    没办法,任家闹僵尸、贺家闹鬼,以及前一阵子的山贼事件,九叔和张敬在任家镇的名气太大了。

    这些乡绅富豪虽然家缠万贯,但是却比普通人更怕死、更敬畏鬼神。

    为了防止将来有意外发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了灵异事件,肯定得早早和九叔搞好关系。

    今天下午,莲香楼的二楼都没有对外营业,直接被用来专门给九叔庆生了。

    十几人的大圆桌,足足坐了三桌人。

    通过庆生宴九叔的表现,张敬倒是相信了秋生和文才对九叔的评价。

    九叔就是表面上高冷,一张禁欲脸。

    平时总说不要铺张浪费,喜欢一切从简。

    可是当真正有人为他热热闹闹的组织庆生宴,各种祝福、赞美的话语不要钱似的送给他的时候,九叔明显是开心得很的。

    一顿饭下来。

    九叔虽然已经很努力的在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喜形于色。但他脸上淡淡的笑容,却克制都克制不住,一直都没有断过!

    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简单来说,就是有点闷骚……

    大快朵颐,饮酒畅谈,兴尽晚归。

    莲香楼这顿生日宴,持续了很长时间,吃完时都已经月上中天了。

    因为好酒畅饮,再加上四目道长今天太开心,修为已经达到了炼师境的他,都不由得有些醉醺醺的,神智不是很清醒了。

    酒量不好的文才,也喝趴下。

    看着天色这么晚,于是众人也就没有再走夜路回义庄,就在镇上客栈开房住一晚上。

    当然,任婷婷是回任府。

    不过今天却没有让张敬送她回家,而是由她现在的师傅蔗姑送她回去的。

    蔗姑今晚上还会住在任府。

    因为今天早上任婷婷正式拜蔗姑为师,蔗姑应该是是想今晚上传授一点任婷婷看家的本领,真本事了。

    “相公,今晚上我不能陪你了哦。”蔗姑一脸不舍,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师妹你去吧,大事为重。”九叔闻言点头道,没有挽留。

    等蔗姑和任婷婷走了之后,九叔才出了一口大气,眨了眨眼睛,似乎很轻松,松了口气的样子。

    张敬在旁边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想笑。

    九叔这个表情,有点意味深藏啊!

    有种放假的感觉

    旋即他和家乐一起,把醉醺醺的四目道长送回房间。

    本来四目道长说今天晚上就连夜把法术治愈术的秘籍,默写一本给张敬。但先在看样子,都已经喝醉,肯定是办不到了。

    不过张敬也不担心,四目道长又不是明天就要回腾腾镇,估计会多住两天,后面还有的是时间。

    反正四目道长都主动说了要将治愈术传给张敬,自然就不会反悔。

    把四目道长安顿好休息。

    张敬从四目道长房间走出来,正准备回自己房间也洗漱一下上床睡觉了。

    但他刚回到房间关上门,还没来得及拖鞋。

    哪知道今晚终于被放假,不再被蔗姑缠着,显得很轻松的九叔,没有好好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反而来到张敬的门外敲门。

    “张敬,没睡吧”九叔在门外问道。

    “没呢。师叔,有什么事吗”张敬问道。

    “来我房间一趟,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说。”九叔说完,就转身走了。

    张敬:“……”

    (上个月月票榜最后保持在了第五名,我答应大家的,已经做到了……咳咳,发在vip书友群了。

    大家想看的,加群看吧。但辣眼睛别怪我就是了!)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