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57章 认输,道歉!
    听到张敬直呼自己名字,本来就怒不可遏的石坚,这下是彻底气炸了。

    眼前这小子,简直跟他爹当年一模一样。

    都是这般伶牙俐齿,肆无忌惮,目中无人!

    不!

    这小子比他爹张玄更加猖狂!

    当年他爹,至少是和自己同辈,而且实力的确要强过自己一线,丝毫不给他面子也算是有底气在。

    可现在这小子呢

    他竟然也敢跟自己叫板!

    “找死!”

    石坚眼神一凛,不再顾忌九叔与四目道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右手一挥,一道也泛着略微紫色的雷霆,宛如蟒蛇般携带着无尽的恐怖威势,朝着张敬冲过去。

    “就这点本事,也好意思腆着脸来教训我”张敬冷笑一声,面对扑过来的雷电蟒蛇不闪不避,第五层的五雷咒已经施展开。

    电蛇到了他前面一米远处时,直接就像是冰雪遇见了烈焰,瞬间笑容了。

    无尽的毁灭威势,眨眼间便顷刻瓦解。

    就连其中的紫色雷芒都丝毫不例外!

    “怎么可能!”

    石坚见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张敬能化解他儿子石少坚的闪电奔雷拳,他虽然震惊,但却可以理解。

    毕竟他儿子只是将闪电奔雷拳只是修炼到了第一层,尚还很浅薄。

    但他可是将闪电奔雷拳已经修炼到了第五层的境界!

    别说张敬了,就算张敬老子张玄在世,他都有信心报当年的一招之仇!

    不过很快,石坚就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因为张敬在化解了他的攻击之后,五雷咒也施展得差不多了。

    轰隆隆!

    天空中响起闷雷声音,半空中无尽的霹雳落下,电芒穿梭,一股极强的威压散发出,在无形大手的操控下迅速汇聚,经过玄妙的转换,成为一道带着紫色的雷霆之力。

    “急急如律令!”

    咒语最后一句念完,随着张敬手诀的牵引,五雷咒当即朝着石坚怒劈而来。

    这其中的威势,丝毫不比石坚那满身的电流差多少。

    砰!

    石坚见状,眼神都直了。

    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小觑之心,当即双手猛地转动,疯狂的调集自己掌控的雷霆之力,也形成一道巨大水桶粗细的雷霆朝着五雷中轰击而去。

    刹那间,两者的碰撞之下,整个义庄周围都被雷霆之力笼罩。

    离得最近一堵墙都直接被轰塌,义庄的大门也都直接破开。

    ‘嗤嗤嗤’的电流声音,响彻四周,好一会儿才消散于空中。

    石坚的脚步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两步,他的衣服穿着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但长发和胡子,却是有些凌乱,有好些还竖了起来。

    这一招碰撞之后,不管是张敬,还是石坚都没有再动手召集雷霆。

    张敬踩着石少坚的脚,更用力了许多,石少坚感觉自己的骨头都仿佛被踩断了,也顾不得刚才张敬与他爹对拼时的异样,当即大喊道:“爹,救我啊!”

    石坚眼神中神色几经转换。

    愤怒、猜忌、怀疑、不敢置信。

    这小子,怎么可能厉害到这种地步!

    法力修为,在这个年纪就已经达到了一流术士后期,几乎差一步就能够跨入‘师’境!

    五雷咒,更是已经修炼到了第五层!

    这才是最恐怖、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这小子到底是张玄的儿子,还是张玄本人!

    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但现在张敬的确是将五雷咒修炼到了第五层!

    这一点无可置否!

    不然,绝对不可能将施展闪电奔雷拳的他,打得硬生生后退两步!

    想到这一点,石坚最后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眼中的种种神色都通通消失,最终竟然变得淡然。

    面对儿子石少坚的哀求,他只是举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让他不要说话,忍住。

    “虎父无犬子。很好,很好!”

    石坚脸上带着一抹笑意,只不过是皮笑肉不笑。

    这时候四目道长和九叔也提防的朝着石坚围拢过来,生怕他还想动手。

    石坚看了眼两人,说道:“两位师弟不用担心,我刚才只是出手想试探一下张敬而已。”

    九叔和四目道长都是冷哼了一声,没说话回答。

    他们要是相信了石坚的这套说辞,那他们就是傻子!

    石坚却也不管两人相信不相信,转头对着自己儿子石少坚,淡淡地说道:“你也看见了,你肯定不是这位张师弟的对手。既然输了,那就认输吧。”

    “爹!”石少坚痛苦的哀嚎一声,似乎还不服气。

    石坚却是再次强调道:“认输!”

    石坚的语气虽然依旧很淡然,但是任谁都能听得出,他的话里极力的压制着怒火,是在强忍着!

    石少坚不敢再反抗了,只能痛苦又憋屈的对踩着他的张敬,艰难地吐出三个字:“我认输!”

    张敬对此冷笑了一声,终于移开了脚。

    也不怕这对父子耍什么花招。

    既然石坚让他儿子认输,那就代表着他已经同意了旅行刚才的赌约,这对父子都要对四目道长道歉。

    如果石坚不肯,那便再战就是!

    经过刚才的交手,张敬已经彻底有了底气!

    石坚,不过如此!

    他在闪电奔雷拳上的造诣,比自己还要稍微弱一丝!

    刚才两人的交手,张敬是占据了上风的。石坚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两步。他看得很清楚,而他却是一步没退。

    所以如果两人继续交手下去,张敬有信心短时间内立于不败之地,甚至还能压制住石坚。

    当然,如果一直生死相斗,他现在肯定远远还不是石坚的对手。毕竟自己的底蕴根基太浅,和石坚拼不了多久就得法力耗光,到时候在石坚面前就是个弱鸡了。

    但是,现在不是在石坚的地盘。

    而是在任家镇,在义庄!

    是在九叔的地盘!

    若是今天真的要不死不休,张敬可不是一个人!他若是能暂时和石坚打得不分胜负,旁边不管是九叔还是四目道长,又或者是蔗姑,都轻而易举要石坚的老命!

    石坚也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这个老奸巨猾的大师兄,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杀得了张敬了,于是当即就很识相的选择了收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

    石坚虽然自负、桀骜,但他还是一个很惜命的人。

    所以他此时心中哪怕有再多的不甘与怒火,都得忍住。

    等以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再新仇旧恨一起再算!

    石少坚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他爹身边,脸色惨白的还想要说什么,依旧被阻止了。

    石坚眼神很深沉地看了张敬一眼,问道:“你真的是张玄……的儿子”

    他这话断句,断得很奇怪。

    张敬冷声道:“还有什么指教吗”

    “没有。”石坚摇了摇头,他的脸上的笑容还灿烂了几分。

    不过张敬知道,这家伙脸上的笑容越灿烂,就代表他此时心中的怒火越旺盛。

    此刻他恐怕是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了。

    石坚说道:“小小年纪,五雷咒竟然修炼到了第五层。我看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你爹还要更厉害几分,要成为咱们茅山派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了!”

    “我也这样觉得。”张敬也不客气,跟这对父子,也没啥好客气的,坦然接受。

    尔后,提醒道:“既然认输了,那就该履行赌约了吧”

    “是该履行赌约了。”石坚点了点头。

    很果断的就拉着他儿子转过身,看着四目道长,说道:“四目师弟,当年那件事,是我这个做师兄的不对。现在,我跟你说声对不起。”

    四目道长闻言,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根。

    心中不仅只是高兴,而是有几分激动和兴奋!

    他心中憋了十几年的这口气,终于出去了!

    他虽然也做想过将来自己有一天能够修为实力强过石坚,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得不向自己道歉认错的情景。

    但是只要做梦醒来,他就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的天赋虽然不算弱,在三十几岁便跨入了炼师境,可是比起石坚来,却是差了许多。

    他达到了炼师境,与石坚之间的差距没有拉近,反而是增大了!

    所以他知道,自己这辈子要听到石坚向自己低头认错,几乎是不可能了。这口气他恐怕到死的哪一天,也发不出去。

    谁曾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实现了。

    虽然不是依靠他自己办到的,是靠张敬。

    但四目道长也依然兴奋难当。

    张敬这小子,学了他的最厉害的斩妖诀和请神术两门法诀,虽然不是他徒弟,但也算他半个徒弟不是

    这小子帮自己找回场子,也是理所应当的嘛!

    但不得不承认,张敬这小子,是真的厉害!

    竟然将石坚都硬生生打怕了!

    “虽然我不会原谅你,但是听到石坚你向我道歉认错,我还是很开心的……哈哈哈哈!”四目道长直言不讳,开心地大笑道。

    石坚本来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怒火,在听到四目道长这么说之后,差点又没有压制住。

    好半响后,才勉强说道:“师弟你开心就好。”

    “我当然开心!我很开心呐!”四目道长一点也不收敛,畅快大笑。

    九叔看见四目道长这副高兴的样子,有心想要劝说他克制一点,但最终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毕竟他知道,这些年来四目道长心中有多憋屈,这口气藏了有多少年。

    如果不是这样,以四目道长的性格,怎么可能一个人跑去荒郊野外,方圆百里没有人烟的地方,苦修十数年

    积累了这么多年的恶气一朝出了,想不高兴都难。

    只是九叔有些担心。

    他也是很了解石坚的。

    如此自命不凡又桀骜的一个人,现在是迫于无奈低下了头,但心里恐怕是深深的记恨上了张敬和四目道长两人。

    就算是他,恐怕也已经被记恨上。

    从今以后,得小心谨慎一点了。

    果真,石坚眼神,再次环视了义庄的众人一圈,仿佛要将所有人都记在眼里一般,尔后才拉着他儿子的手,缓缓说道:“咱们走吧。”

    “不送。”张敬淡淡地道。

    石坚此人的性格,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老奸巨猾一些。

    今日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干净利落的忍了下去。

    要是他不肯忍下去,非要给自己闹得不死不休,那其实还好一点。

    义庄有这么多人在,石坚想要鱼死网破,那张敬有把握,最终死的肯定是他。

    要是能提前把石坚父子这对祸害给除掉,那将来也可以少过很多麻烦。

    可惜石坚低头了。

    那张敬也就没办法了。

    他总不能主动要求与石坚分出生死来。

    现在石坚还依然是九叔与四目道长的大师兄呢,没有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张敬现在是占着道理的一方,所以九叔肯定会帮自己。

    要是自己不依不挠,要与石坚死拼,九叔肯定不会无条件的纵容自己,帮着他对付时间。最多,也就是当和事佬,保证石坚不伤害自己罢了。

    不过也无所谓。

    张敬现在的爆发力,就已经不比石坚差。

    等他再修行一段时间,把底蕴也给补上来,那便真正的不惧石坚了。

    就算这对父子想搞事情,搞阴谋诡计,张敬也能应付自如!

    石坚父子很快离去。

    连之前特意前来任家镇询问山贼的事情,也这样不了了之。

    四目道长眉开眼笑的拍着张敬肩膀,兴高采烈地道:“好小子,对得起师叔我传给你的两门法诀!今天这事,师叔要好好感谢你!”

    张敬笑着说道:“师叔,你跟我就不用客气了。”

    四目道长点了点头,道:“嗯,是不用客气。哈哈!”

    “额……”张敬沉吟了一下,挠了挠头,说道:“师叔你如果一定要客气,要感谢我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的……”

    四目道长白了张敬一眼,心情高兴之下,也不绕弯子,直接道:“你小子,还是惦记着我的治愈术吧”

    张敬咳嗽了一声,嘿嘿笑道:“知我者,师叔也。”

    “早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四目道长摇了摇头,说道:“来任家镇之前,没想到会发生今天的事情。我怕被你小子坑,治愈术的秘籍没有带在身上……”

    张敬闻言一阵无语。

    四目道长现在警惕心越来越高了。

    但没想到紧接着,四目道长又说道:“不过,今晚上我就将秘籍重新写一本给你。怎么样,师叔够意思吧”

    张敬顿时也咧嘴笑了起来:“够意思,太够意思了!”

    治愈术终于到手。

    这一波也不亏!

    虽然你可能会很赚。

    但我张某人,永远不亏!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