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小农 > 第43章 河工的女人
    格林娜没有回答王小宝的问题,她只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行动是最有力的回答,王小宝二话不说,将她推倒在毯子上,整个人扑了上去。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暴风雨的到来,但是当王小宝真正进入的时候,格林娜依旧是疼得撕心裂肺,两手紧紧抓着王小宝的手臂,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王小宝也是旱了许多日子,再加上格林娜的身体白嫩细滑,声音也是欲拒还迎,他的战意被燃烧起来,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格林娜哭着求饶了,他这才消停下来,把她抱在怀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直到太阳晒得火烫,王小宝这才醒来。

    格林娜早已醒来了,此时已经穿上了衣服,正在火堆边做烤肉。

    王小宝光溜溜的,站起身来练练肌肉,咧嘴朝格林娜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住,在她嘴上亲了一下道:“小娘子,要不要做做晨练”

    格林娜吓了一跳,连忙推开他,气愤道:“混蛋,你,你走开点,我现在走路都疼,今天都不知道能不能赶路了,你还来”

    “没事,赶不了路就休息一天,不用着急,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王小宝穿上衣服,用军用水壶打了一壶水,放在火上烧着,尔后就挨着格林娜坐下来,手臂自然地揽着她的纤腰道:“媳妇,回头到了那个什么切诺河,我们做点什么好呢”

    格林娜皱眉道:“虽然我们手里有些钱,但是毕竟不多,用来做生意恐怕不太够,何况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太张扬了,免得被镇长他们找到,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所以我的打算是先租个小房子住着,然后再慢慢找事情做。你放心好了,只要肯出力气,在那边是饿不死的。”

    王小宝点点头:“那就好,饿不死就行。”

    格林娜白他一眼道:“你就这点追求”

    王小宝好奇道:“不然呢”

    格林娜气恼地一揪他的耳朵,训斥道:“你这个混蛋,你要是这么没有上进心,信不信我活活打死你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你要养我才行,以后有了孩子,还得养孩子,懂不懂你如果不努力,我可就跟别人跑了!”

    格林娜说到这里,脸孔兀自红了,声音也小了许多。

    王小宝看着她那娇花一般的脸孔,忍不住抱着她亲了一下道:“娘子放心,相公我一定努力挣钱,把你养得肥肥的。”

    “去去去,你才肥呢!”格林娜嘴上反驳,心里却甜甜的。

    两人吃完早饭,带足了饮水,接着就继续上路了。

    格林娜一边走路,一边皱眉头,脚步有些机械。

    王小宝知道她很疼,就建议休息一天再走,结果格林娜不乐意,说是镇上的警卫队随时有可能追上来,所以还是快点赶路为妙。

    王小宝拉着她的手,满眼郑重地对她道:“格林娜,你放心,有生之年,我绝对不会害你!”

    格林娜拍了他一下,甜笑道:“傻样!”

    赶了大半天的路,傍晚时分,终于见到了一些稀落的人烟。

    王小宝花钱雇了一头骆驼,让格林娜坐在上面,背包也放在驼背上,他自己则是牵着骆驼往前走,这么一来,行进的速度提升了很多,没要多久就进了一座城镇。

    王小宝看看天色晚了,就准备在镇上旅店打尖,结果格林娜不乐意,催促他继续往前走,最后出了镇子,来到一条小河边上,这才停下来。

    那条河就是切诺河了,只有几十米宽,据说是方圆上千公里内唯一一条不断流了河流。

    河道很忙碌,大小船只来来往往,但是两岸却依旧是光秃秃的,少有几棵树,甚至连住户都很少。

    经过格林娜的解释,王小宝才明白这里的地形环境。

    原来那河流看着很小,但是泛滥的时候很可怕,两岸要淹好几里地,所以河两岸很少有人住,至于草木,因为当前是旱季,所以虽然河里有水,但是并不能改变这里的沙漠性气候,所以河两岸依旧没什么植被。

    夕阳如血,两人牵着骆驼,站在河岸上,眼望着千帆往来,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吹了一会儿河风,格林娜扫眼朝周围看了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破落的小院子道:“那个院子的位置挺好的,我们过去看看吧,可以的话就租下来。”

    王小宝皱眉道:“这院子离河太近了吧,一涨水就要淹了。”

    格林娜微笑道:“没事,它的主屋是两层的,淹了底层淹不到上层。”

    行吧,你乐意就行!

    王小宝耸耸肩,和她一起朝那小院子走去。

    到了门口,才发现木门耷拉,院子里也是一片荒凉,似乎并没有在里头居住。

    格林娜道:“估计里面的人已经搬走了,不过也没事,我们收拾一下住进去就行了,若是原来的主人回来了,咱们就给他租金,若是不回来,正好连租金都省了。”

    王小宝竖起大拇指:“你真会打算。”

    格林娜生气道:“混蛋,你是说我抠门吗我告诉你,我做这些,可都是为了咱们的未来考虑,咱们的钱有限,要处处节省才行。”

    王小宝连忙摆手道:“绝对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是真心敬重你,我觉得有了你这个贤内助,咱们的未来肯定一片光明!”

    “哼,知道就好!”格林娜傲娇地一笑,推开破旧的院门走了进去。

    时间不早了,两人也不打扫院子里,只把主屋的床铺收拾一下,铺上毯子,就住了进去。

    这一夜,依旧月圆,王小宝因为昨晚尝到了甜头,半夜的时候,好几次搂住格林娜,想要做点事情,结果都被她推开了。

    格林娜是真的没法做那个事情,她白天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到了晚上,闲下来之后,简直疼得两腿发抖,她感觉要是再被王小宝折腾下去,估计她都起不了床了。

    第二天,王小宝吃完早饭,先把骆驼还掉了,尔后在集市上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回来。

    格林娜留下来打扫院落,待到他回家的时候,院子里外已经收拾地整整齐齐,屋子里也摆上了一些东西,有了一些家的气息。

    吃了午饭,格林娜就对王小宝道:“我们出去走走吧,看看有什么活计干。”

    王小宝点点头,和她一起出了门,朝河边走去。

    河口正好停着一艘货船,上面装满了货物,一个戴着瓜皮帽的大胡子老人,正站在岸上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人。

    格林娜打招呼道:“老爹,要找人卸货吗”

    老人点头道:“是啊,你要接活计吗”

    格林娜点点头,和老头子谈好了价格,就对王小宝道:“价格还不错,这一趟可赚八百多块,够我们好几天的生活费了。”

    王小宝二话不说,扯过一条毛巾披到背上,跳到船上就开始卸货。

    老人看了看王小宝,好奇地对格林娜道:“这小伙子好像不是本地人呐。”

    “巴勒老爹说对了,他是华国人,不过他失忆了,现在就是个傻子,幸亏我带着他,不然早就饿死了,”格林娜笑了一下,也拿了一条毛巾,跳到船上,准备卸货。

    王小宝一把拉住她:“你干什么”

    “卸货呀,这一大船货物,你一个人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呢,我给你帮帮忙,”格林娜说道。

    “不用,”王小宝一把将她推开,皱眉道:“这不是女人干的活儿,你岸上呆着就行了,千万别伸手,否则别怪我翻脸!”

    没想到王小宝的态度这么强硬,格林娜只能讪讪地退到了岸上。

    巴勒老爹看着王小宝,忍不住笑着对格林娜道:“不错不错,早就听说华国的男人会疼人,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老爹,让你见笑了,”格林娜羞红了脸,心里却甜甜的。

    一船货物,几十吨重,换成普通人,起码得卸一天,结果王小宝两个小时就搞定了。

    没想到王小宝力气这么大,干活又这么麻利,巴勒老爹忍不住对他竖起大拇指,痛痛快快地点了八百块钱给他,而且还跟他约定,明天同一个点儿,再来卸货。

    王小宝谢过巴勒老爹,拿着钱朝格林娜走了过去。

    格林娜站在树荫下,眼望着那个黝黑的面膛,阳光的笑容,精壮的身影,心里禁不住如痴如醉地感叹:这就是我的男人,他那样的生猛有力,却又温柔体贴,这是真主给我的恩赐么

    “发啥愣个懒婆娘,男人干完活,也不知道给口水喝的”

    格林娜正发呆,王小宝已经走到她面前,在她脸上捏了捏。

    格林娜惊醒过来,顿时满脸尴尬,连忙递上水壶,同时温柔地给他擦汗,关心地问道:“您累坏了吧”

    “还行,”王小宝把钱塞给格林娜,对她道:“这是工钱,巴勒老爹约我明天继续来卸货,嘿嘿,怎么样,你男人还是可以的吧,这么快就找到活儿干了。”

    “嗯,那咱们回家吧,我给你做羊肉泡馍吃,”格林娜开心道。

    “真的”王小宝两眼放光,一把将她抱起来,扛在肩上就朝家里跑去了。

    “哎呀,放下我,衣服弄脏了,你,你这个坏蛋——”格林娜一路叫唤着,想要挣脱下去,但是最后还是被某人直接扛进了院子。

    这天晚上,格林娜虽然还是有些疼,但是却没有再拒绝男人,反而是非常热切地回应他,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冲击,直到他尽情释放,这才伏在他怀里,满脸幸福地睡着了。

    第二天,王小宝依旧去河边卸货,结果刚到河边,就见到四个面相不善的维人抱着手臂站在河岸上,正冷冷地看着他。

    巴勒老爹呆在船上没有下来,他见到王小宝来了,连忙挥手示意他离开,不要再往前走了。

    王小宝有些好奇,径直走到河边,想问问巴勒老爹发生了什么事情。

    路过那四个人身边的时候,领头一个黑胡子伸手拦住了王小宝,哼声道:“喂,黄皮猪,你是干什么的”

    王小宝微笑道:“绿皮猪同学,我是来做工,请问有什么指教”

    那些人听到王小宝的话,顿时大怒,怒目瞪着王小宝道:“吗的,你想死是不是”

    王小宝乐了,心说这些混蛋真是搞笑,许他们骂别人,别人骂他就是找死了。

    “我的确活得不怎么耐烦,怎么,你们想陪我一块下去转转”王小宝似笑非笑地问道。

    领头的大汉哼了一声,看了看王小宝身上精壮的肌肉,色厉内荏道:“华夏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坏了规矩这儿是我们几个兄弟的地盘,你越界了。”

    王小宝好奇道:“这是的地是你们的”

    大汉道:“不是,但是先来后到,我们已经先占下来了。”

    “那不就得了”王小宝哼笑一声,往后跳了一步,大拇指擦一下鼻子,眯眼看着四人道:“说白了,能够在这里讨饭吃,全凭谁的拳头大。来吧,我也不欺负你们,你们一起上好了。”

    见到王小宝的架势,再加上他身上那盘根错节的肌肉,以及那极度专业的姿势,四个大汉不由是有些犹豫,其中一个愣头愣脑的壮汉就粗声粗气道:“土鲁哥,这家伙好像会功夫,我听说华夏人都和布鲁斯李一样能打,咱们,咱们打得过他吗”

    领头的大汉听了这话,踢了那壮汉一脚,气愤道:“胡说,华夏有十四亿人,怎么可能每个人都会功夫库勒,上去试试看!”

    名叫库勒的壮汉犹豫了一下,走上前,突然脱掉上衣,露出一身肥壮的肌肉,攥着双臂对王小宝示威,支吾道:“你,你最好快走,不然我,我可打你了!”

    见到那壮汉的情状,王小宝大约知道这群人的斤两了,他们其实并不算坏人,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跟别人装恨斗凶,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沦落到扛大包的地步了。

    王小宝沉吟了一下,心里有了主意,尔后他突然踏前一步,左手往壮汉面前一晃,大汉下意识地抬手护住脸部,结果正好中了王小宝的计谋,他右手猛地挥出,一拳打在了壮汉的小腹上,那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倒飞出去,重重地跌在了河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