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二十五章偷师学艺
    “我们目前干过的最大的桥梁工程是邕宁邕江大桥,总投资6000万。

    桥梁结构是SRC中承式钢筋混凝土拱桥,主跨跨径为312米,桥宽12.4米是同类桥梁中最大的桥梁。

    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虽然不知道余庆阳问话的用意,但是不妨碍梁总吹嘘一下自己公司的业绩。

    “不错!”余庆阳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端起酒杯和梁总碰了一下。

    余庆阳的表现让梁总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好追问,问刚才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开工宴结束,余庆阳就回到公司。

    旅游路项目说是他担任项目经理,其实更多的只是挂名。

    如今华禹投资发展规模的越来越大,每天光是要他签的文件就有一大堆,哪有那么多精力盯在工地现场。

    更多是表明一种态度。

    比较旅游路是华禹投资集团公司投资的第一条一级公路。

    是路桥基础建设领域里的第一笔投资,余庆阳以这种方式表明自己的重视。

    为此,余庆阳专门把华禹二建的总工王一鸣调到了项目管理公司担任总工。

    并且把总承包交给实力最强的华禹二建。

    中午的开工宴,余庆阳并没有喝多少酒。

    总共喝了两杯酒。

    这就是身份地位提升在酒桌上的特权。

    作为领导,有不喝酒,少喝酒的特权。

    除了一开始的第一杯酒,余庆阳和大家一块喝干,第二杯酒,余庆阳一直端到结束才喝完。

    段刚跟着余庆阳进来办公室,帮他泡上茶,才把需要签字的文件交给他。

    “余总,这是华禹置业报上来的资金申请!”

    “嗯!”余庆阳点点头。

    华禹置业现在不差钱,但是并不代表这些钱华禹置业,邢翔就能随便花。

    要知道,当初一开始成立子公司的时候,余庆阳就把所有子公司进行了阉割。

    把最重要的人事和财务给阉割了。

    下面的子公司虽然是独立法人,有独立账户,但是所有账户都在集团公司掌控之中。

    进出账都通过华禹投资集团财务部。

    像拿地,拨付工程款这样的大宗资金支出,都需要余庆阳的签字才行。

    余庆阳打开资金申请,看了一下。

    邢翔的动作很快,已经完成津门,鹭岛,金陵,临安,姑苏,榕城,琴岛,珠江,甬城,温州等十几座二线城市分公司的注册。

    并且和当地政府签订关于开发华禹世纪城CBD项目的意向书。

    现在这些二线城市,未来的新一线城市正在发展之中,拿地还是比较简单。

    尤其是这种大型的CBD项目,更受地方政府的喜爱。

    每个城市的地块都不小,土地面积都在五百万平方以上。

    而且根本都不用挂牌竞拍,直接以协议转让的形式就搞定了。

    注:《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是2002年才开始实施的。

    所以,现在以协议转让的方式拿地一点都不违法违规。

    除了像京城等一线城市因为竞争激烈所以需要挂牌竞拍,其他二线,三线城市根本不需要。

    邢翔的行动迅速,花钱的速度也快,三百五十亿加上之前的四十五亿,接近四百亿,刺溜一下全给花出去了。

    当然,十几座二线城市的分公司虽然注册了,也有了办公地点,但是基本上都是空壳。

    只有几个行政文员在那撑着。

    两年之内,基本上开发不了。

    目前华禹置业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四座一线城市的开发上。

    余庆阳看了一遍,在上面签上字。

    交给段刚。

    “这是财务部报上来的资金计划……”

    “这是审计监察部报上来的上个月各单位,以及个项目部工地业绩考核……”

    “这是人事部报上来夏季招聘的工作报告……”

    余庆阳按照段刚的提示,大体浏览一遍,然后挨个在上面签署意见。

    看到人事部的夏季招聘工作报告,余庆阳着重看了一下。

    今年夏季招聘的情况还不错,新招聘本科毕业生一百五十多名,专科毕业生三百多名,中专技校毕业生六十七名。

    这个学历结构让余庆阳比较满意。新进公司的应届毕业生还没有分到各个部门,正在进行岗前培训。

    “你通知一下人事部,岗前培训结束后,新进公司的应届毕业生全部下工地,到一线去工作三个月。”

    “中专技校毕业生呢?”

    “还是按照原来的规定,培训结束后,先和华禹劳务公司签合同,然后送阿吉及利亚去!

    等在阿吉及利亚工作满三年,回公司签正式的劳动合同!”

    “是!我这就通知人事部!”段刚领命出去下发通知。

    随着时间推移,余庆阳越来越不担心有人受不了工地的艰苦离职。

    耐不住寂寞,受不了工地的艰苦的毕业生,学历再高,也不是华禹投资的菜。

    余庆阳准备用这一招来大浪淘沙,对新进应届毕业生再一次筛选。

    这也是后世那些大型工程施工企业常用的套路。

    不管你是干行政管理的还是技术口的毕业生,来公司,先下工地体验一下生活再说。

    后世很多央企招聘,条件放的很宽,只要有相当于全日制大专学历的毕业生就要。

    但是,进公司并不是和公司签合同,而是和劳务公司签合同,然后委派到某个项目部工作。

    你能坚持下来,并且得到项目部领导的认可,才能转正,和公司签劳动合同。

    只可惜,大部分人都坚持不下来。

    当然,也不全怪毕业生,本来挺好的政策,到了下面的公司慢慢的变了味。

    很多应届毕业离职,不是因为吃不了苦,耐不住寂寞,而是看不到希望。

    ……

    开完开工会。

    接着就是交桩会,图纸会审。

    在这个过程中,南疆路桥开始按照招标文件的标准搭建项目部临设。

    不等南疆路桥的项目部建好,施工队就开始陆续进场。

    先进场的自然是桩基队伍。

    泥水桥下面是一条巨大的峪沟,就是山洪经过漫长的时间冲出来的山沟。

    这条峪沟连接泥水水库,是泥水水库的主要水源之一。

    在雨季的时候,山上的山泉水和山洪就顺着这条峪沟汇入泥水水库。

    十月份正好到了枯水期,大部分山泉不在出水,峪沟里面也已经断流。

    正好是施工最好的季节。

    余庆阳听说桩基队伍进场,专门到现场看了一下。

    南疆路桥桩基使用的桩机是反循环钻机。

    很笨重的一种钻机。

    但是,泥水桥的地质条件,下面都是基岩,在基岩上做钻孔灌注桩,还是反循环钻机的效率比较高。

    “设备进来的挺快啊?”余庆阳笑着问道。

    “提前进场,先检修一下机械,做好开工的准备!”梁总笑着回答道。

    “嗯,不错,是应该提前准备好!你们钢筋加工场做好了吗?”

    “昨天刚打完混凝土!明天进场做钢筋棚!”

    “嗯!钢筋计划报了吗?”

    “已经提交给材料部了!”华禹二建的项目部经理王越鹏回答道。

    “什么时候能到场?人家梁总的钻机可是已经到了,不能因为的钢筋造成窝工!”余庆阳笑着提醒了一句。

    对南疆路桥来说钢筋,混凝土全部都是甲供材。

    “一周之内就能到场!不会耽误梁总使用!”王越鹏应道。

    “嗯!梁总,你这边还有什么困难?”余庆阳又问了一句。

    “余总,昨天有人找我,想要接活……”梁总犹豫了一下说道。

    “王总,你知道这事吗?”

    “余总,是泥水泉村委的,我找他们谈了!

    桥梁这块不让他们插手,想干活,回头路上给他们一点!”王越鹏连忙解释道。

    “嗯,按照我们的规矩来,想干机械让他找机械服务公司签合同,想干人工,让他找劳务公司签合同!

    梁总,你这边不用搭理他们!

    如果有人找你麻烦,你找王总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余庆阳很强硬的说道。

    余庆阳完全有底气说这话。

    旅游路距离华禹世纪城并不远,也就是隔一条街,这附近的小痞子还真没有敢找华禹投资麻烦的。

    有也早就收拾服帖了。

    “好的,谢谢余总!有您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梁总发自内心的笑道。

    干工程的最怕的就是地方关系不好处理,有人捣乱。

    现在遇到一个强势的甲方,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哦,对了!钢筋工,木工这一块,你们有自己的队伍自己上!

    没有的话,可以找我们的劳务公司要人!”

    “余总,您还有劳务公司?”梁总心里咯噔一下。

    心道自己这该不会是遇到黑工程了吧?

    所谓的黑工程,并不是说工程存在什么问题。

    而是指甲方或者总包心黑。

    签合同的时候,什么都好,都很好说话,很和善。

    但是签完合同之后,就变了。

    钢筋,混凝土全部甲供,这些没什么说的,早就在合同里注明的。

    关键是你现场需要的工程机械,挖掘机、铲车之类的也都热心提供。

    然后工人也都给你热心的准备好。

    听起来不错,什么都准备好了,公司只要过来管理就行了。

    其实不然,甲方提供的工程机械,工人都属于垄断性质,价格要比外面高两三成。

    中间再借口赶进度,给你找人突击一下。

    那工资高的吓人。

    最后算下来,恐怕他们这些人等于是白干活,连管理工资都赚不出来。

    至于说打官司,闹?

    根本没有用,他们人生地不熟的,上哪闹去?

    打官司,不说拖不起,你根本没什么证据。

    各种合同和你签的明明白白的,打官司都赢不了。

    现在这个工程,已经很符合那种黑心工程的特征了。

    “哈哈……哈!”看到梁总脸色不好看,余庆阳知道他想的什么,拍了拍梁总的肩膀,“梁总,你不用担心我们是黑心公司!

    我们的劳务公司存在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维护农民工的利益!

    回头我让总包的劳务经理找你,你们谈一下就知道了!

    绝对比你从南疆带人过来合适!

    钢筋工木工虽然每天干过桥梁,但是全都是建筑工地的好手!

    全部经过专业培训的,基本上一教就会!

    另外就算是零工,也比你从劳务市场上找的便宜很多!”

    “呵呵!没有,我没误会!只是,我们劳务分包这一块,都有长年合作的队伍!

    当然了,要是真像余总说的,那自然是更好!”梁总讪笑道。

    梁总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真想自己想的那样,就干脆走人。

    宁愿违约,也不干这黑心工程。

    “怎么选择是你的自由!”余庆阳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之所以提让南疆路桥用自己劳务公司的工人,也是有目的的。

    并不是为了坑南疆路桥,余庆阳还没有那么没品。

    也是为了偷师,之前就说了,之所以把桥梁分包出去,就是因为自己下面的公司没有干大型桥梁的经验。

    不管是技术人员,施工管理人员没有经验,工人也没有经验。

    既然是偷师,自然是要全方位的偷师。

    从技术员到施工员,再到专业技术工人,全都要偷师。

    干完旅游路的桥,再接几个不大不小的桥练练手,积累积累经验,下次再遇到像黄河大桥这样的工程,也不至于不敢接手了。

    余庆阳离开工地后,旅游路项目的劳务经理很快就找上了梁总。

    “你好梁总,我是华禹劳务公司在旅游路项目的代表,我叫陈书录!”

    “你好陈总!”梁总客气和陈书录握手。

    “余总之前和你提过我们劳务公司的是吧?

    这个是我们劳务公司的价格表!

    上面有包工价格和零工价格,梁总先看一下!”陈书录也没有和梁总多扯别的,直接把劳务公司的人工价格表递给他。

    梁总打着先看看情况再说的心思接过价格表。

    看完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陈总,这个价格是真的?”

    陈书录递给他的价格表,不光不像他想的那样高出市场价,反而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左右。

    就连突击队的价格都写的明明白白,突击队的价格仅仅和劳务市场上的价格相同。

    “哈哈,这还能有假?这些价格都是要写进劳务分包合同里的!”陈书录笑道。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