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144章 榆钱儿,槐树花
    胡师杰问苍海答,爷孙俩这边好好了对了一下,都头想知道张恒当时是怎么和苍海谈的。

    “那就接待呗,反正到时候那个什么秘书打电话给你你顺带着问问多少人,咱们这边好准备”胡师杰问了一下苍海和张恒见面聊天的情况,没有能猜出这事儿为什么这么仓促,于是也就不多想了,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那我知道了”苍海点了点头。

    招待什么的苍海到是不怕,自己空间里带的肉是足够了,反正苍海想鲁言智也不会带七八十个人过来,只要不超过二十人,自己这边都能应付。

    “特意过来看你的瓜,是不是鲁县长准备帮你卖卖瓜”李立成想了一下冲着苍海问道。

    苍海听了笑着说道:“有这个可能”。

    “要是县里收就好了,反正我们也种了一些,现看着再过个把月的也就差不多了”李立仁笑道。

    魏文奎说道:“二叔,您还想这事情哪就算是县里收能给多少钱,总不能按着苍海要的十五块一斤吧”

    “就算是五块一斤也行啊,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李立仁笑道。

    “到时候打张白条给你,到了年前的时候你再腆着一张老脸去要就是瓜成了我留着自己吃也不拿瓜去换没用的白条子”魏文奎说道。

    关于白条这个事情,在这边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镇上很多小馆子老板还握着乡里的白条呢,至于县城那就更不用说了,每一家收白条的都头疼,偏偏这事儿还不好办。

    能打白条的都是什么人哪一个也不是一个小馆子老板可以得罪的,怕被穿小鞋所以很多馆子老板也就认下了,至于能要到多少回来,那就各凭本事还有打白条的人在单位里的地位了,当然了全要回来这事儿也没有哪个人真想过,因为谁都知道想了也是空想。

    “海娃子,要是县里要你的瓜,你别实心眼的送,多多少少送一点意思意思得了,要不然你这手一松一车子瓜出去了,这钱指不定你要要到什么时候”李立达也赞同魏文奎的话,立刻出声提醒苍海一下。

    苍海笑道:“我明白,而且我也不准备卖给县里”。

    原本苍海就没有想着把瓜卖到县里去,这到跟白条不白条的没关系,苍海是不喜欢跟政府打交道,主要是因为怕跟这些人扯皮,到时候官腔一打,苍海这一心想过舒心日子的性子哪里能接受的了。

    “嗯,宁愿价低点,也别给自己找麻烦”李立达说道。

    苍海看了一会儿四老头打麻将,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起身带着虎头准备走人,刚站起来一股小风带着一缕清香拂面而来。

    闻到了这缕清香,苍海张口便道:“槐树花开了”

    “嗯,那边几株槐树开花了,估计这几天村里的槐树陆续都会开花”李立达说道。

    苍海闻言笑着说道:“好长时间没有吃过槐树花了,正好去弄一些尝尝去,谁家有勾子借我一下”。

    当苍海一转头,看到铁头,现在铁头这家伙正双手扒在了桌沿上,站在魏文奎的旁边盯着桌上的麻将,也不知道他一个猩猩是不是能看的懂麻将是怎么玩的。

    看到了铁头,苍海便笑道:“算了,不用,让铁头上树去摘就行了。

    ”也是,铁头比你用勾子方便多了”李立仁笑着说道。

    正准备离开呢,二奶奶刘爱芬张口了:“海娃子,你有时间的话去坡下收一下你家的鸡蛋,几只母鸡乱下蛋,我有次差点踩到了你家的鸡蛋窝”。

    “哦,在哪里”苍海问道。

    苍海还真不知道自家的鸡已经产蛋了,更不知道这些鸡把蛋产到了什么地方,于是张口问了刘爱芬一句。

    刘爱芬伸手指了一下西边的坡子:“那边竹林子旁边的小坡上有一窝,我已经帮你收到了厨房梁上的篮子里,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边的苇子坡上我也看到过一窝”李三奶奶钱喜妹说道。

    刘爱芬继续说道:“反正啊,草多的地方你仔细找一找,鸡刚刚产蛋,这要是养不成好习惯那你以后可就有了忙了”。

    苍海听了笑了笑:“随便,随它们下蛋吧,反正我想吃的时候再去找好了”。

    “等你想吃鸡蛋都成小鸡了”李大奶奶秋尚花笑着说道。

    “没事,小鸡总会长成大鸡的,不吃蛋我吃鸡也行啊”苍海乐着说道。

    听到苍海这么说,村里的老人纷纷摇了一下脑袋,表示苍海这么搞那是很没有钱途的,不像个精细过日子的乡下汉子。

    苍海哪里会介意鸡下蛋在不在鸡窝这事,反正只要是有的吃就行了,大不了想吃的时候再去捡好了。反正家里的鸡也多,应该总能赶上吃新鲜的鸡蛋。

    离开一帮子休闲的乡亲们,苍海下了坡往槐树的方向走,其实一下了坡便看到了那儿根槐树,树枝上挂满了白串串的槐树花,开的那叫一个繁茂啊,白色的槐树花串差点把绿色的叶子风头都盖了过去。

    到了树下一看,苍海发现根本用不到铁头的爬树神功,自己一伸手便能很轻松的摘下最下面的槐树花,于是苍海这边揪了几串槐树花,轻轻一捋立刻把花和花枝分开了开来,直接就这么一把塞进了嘴里。

    轻轻的嚼了两口,槐树花的香味立刻充满了味蕾,再嚼两口那种槐树花特有的香甜感也跟着出来了,完全是自己儿时的记忆,那时候的苍海最喜欢吃这个时候的槐树花,那时苍海的老子苍世钧还会给苍海做槐树花鸡蛋饼。

    伸手又捋了一串,塞进了嘴里,苍海又给了铁头一串。铁头没有吃过槐树花,一开始的时候接过了花还歪着脑袋左右抑一下,当学着苍海的样子把槐树花塞进了嘴里呼了两口的时候,铁头一张嘴,把槐树花又吐了出来。

    “你小子是个没福份的”苍海见铁头的模样,便知道铁头并不喜槐树花,于是自顾自的往自己嘴里又塞了一把。

    想着父亲以前做的鸡蛋饼,苍海决心多弄一些回去,今天中午就做个槐树花鸡蛋饼,也算一个菜。

    想到这儿,苍海从空间里弄出了一个大塑料袋子,开始不停的摘槐树花,摘了差不多小半袋子之后,便让铁头拎着自己空着两手准备回去。

    沿着小树林子走了一会儿,又被苍海发现一个好东西,一颗榆钱树上的小榆钱长的也是绿的让人口舌生津,于是苍海又弄出了一个塑料袋子装榆钱。

    回到了家,苍海把洗槐树花还有榆钱的事交给了平安,自己则是拉着躺椅到了坡前的树荫下纳凉,顺带着看看书什么的消磨时间。

    不知不觉之间苍海便便睡着了,睡着睡着觉得自己的耳朵眼里有点儿痒,转了一个方向没有一会鼻孔里面又痒了,实在是有点儿受不了了,苍海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开眼,发现师薇的那张俏脸离着自己不到一臂的距离。

    看到了师薇苍海愣了一下:“我睡了一天”

    不过当苍海看到头顶日头的位置,这才知道现在还没有到响午呢。

    看到师薇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苍海说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看到师薇笑的样子,还有手中的草茎,苍海哪里会不明白自己刚才耳朵眼里鼻孔里的痒是怎么造成的,肯定是师薇用草尖搔的呗!

    “你这人可以啊,一回来就睡觉,你真的把自己当成猪养了”师薇说道。

    苍海没有搭理她这一句,反而问道:“你们家椅子上是有钉子是怎么着,怎么就在家过了一宿就回来啦”

    苍海以为师薇在家里怎么着也得过上三两天的,如果搁一般女孩子恨不得在家里长住,她到好在家就过了一夜就赶回来了,而且看样子还是早早赶回来的。

    “在家呆着没意思,对了,今天中午吃什么”师薇笑着说道。

    师薇不想告诉苍海,自家里蹲着一个自己看到就像吐的人,而且自己的老妈现在也挺烦人的,动不动就要给自己上政治课,时不时的还拿自己的一生举例子,想告诉自家的女儿师薇,一个好男人的真正标准是什么。

    现在师薇都有点怀疑林小小是不是给自己的母亲下了什么药了,怎么一副她自己说的都对,做的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就算是你现在不明白以后也会理解的心态!

    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一句话,想让师薇嫁给那个不学无术的官二代。

    师薇自然是不乐意的,就算是死师薇也不想嫁给那东西,在师薇看来自己的心上人从高中时候就注定了只会有一个,要不然怎么会自己看别的男孩都不顺眼。

    “今天中午啊,槐树花蛋饼、油焖茄条和扁豆肉丝,再加一个丝瓜汤”苍海说道。

    “我看厨房里还有榆钱”师薇道。

    “榆钱留着晚上吃的,晚上咱们蒸榆钱玉米面饼子”苍海说道。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