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82章 一息尚存,决死到底
    失手了!

    竟然失手了!

    不是失误,三十米绝对有效射程,一枪爆头,这种事情他不知道干了多少回了,闭眼都不可能偏差一分。这样都会失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那个瞬间,目标对象察觉到了什么,提前做了预判闪躲……危险直觉?还是异能?不过,问题不大,补射的那枪应该是中了……

    跆拳道会馆内,韩金世快速奔跑在空旷练武场上,周围那些身穿白衣,在黑暗中像是没头苍蝇乱窜的人是学员教练。不相干,也没挡住他前进路线,可以不用理会。

    就是那些女学员的刺耳尖叫让他皱了皱眉,这已经影响到听声辨位了,哦,还有几声凄厉惨叫,那是一位倒在场中的中年男子发出的,南韩人,这间跆拳道会馆的总教头,也是方才与任不平交手的人,此刻正捂着血流不止的大腿,满地打滚。

    从旁穿过时,脚步不停,手中消音手枪抬了抬,噗,惨叫声戛然而止。

    通过练武场,韩金世在尽头门旁顿了顿,陡然冲门而入,一道红外射线以极快速度水平滑过门后空间,空无一人,但地上有点点血迹通往一旁安全楼道。

    下楼了……

    奔去时,韩金世脑中瞬间闪过大楼构造,包括楼下有哪些公司,以及那些公司的内部布置,嘴角微微泛出个残忍笑意,被我盯上了还想跑……可笑!

    下一层,下一层,再下一层!

    血迹在八楼转道口位置消失无踪,但韩金世却恍若未见,继续下到七楼,顿步,推开楼道自动门,左边隐有人声传来,应该是那家网络公司加班的职员,脑中闪过这道讯息,韩金世干脆取道右边,穿过走廊,望着尽头处紧闭大门,笑了笑,踏步走去。

    推门,应声而开。看似紧闭大门实际只是虚掩而已,内部防盗锁已被暴力破开。至于是谁弄的,门内地上点点血迹已然说明一切。

    “知道吗,刚才你如果选择右边,至少可以多拖延三十秒。”轻轻带上大门,韩金世举着消音手枪,带着些许戏谑的嗓音在幽静空间内徐徐回荡,“不想涉及普通人?幼稚!哦,不好意思,忘了你本来就是个小孩……”

    楼层不高不低,窗外隐有光亮透进,可以看到前台上方某某五金建材的公司名称。

    应该是个总公司,空间很大,想想楼上都能开办跆拳道会馆了,也就能知道这栋楼的平面小不到哪去。但公司内部布局却算不得复杂,占据最大面积的是靠近玻璃外墙的几排普通员工卡座,一目了然。除此之外,就是周遭分布隔开的或大或小房间,其上写着类似财务、经理、会议室等字样。

    大致扫了眼卡座,韩金世就将搜寻重点放在了单独房间,那里也是最有可能藏匿的地方。

    无声踏步,又在接近时暴力一脚踹开写着经理字样的办公室,红外射线扫进,房间空空如也,噗噗,两记轻点,消音子弹瞬间穿透豪华办公桌,刁钻角度将后面空间完全覆盖封死,顿了顿,没有任何声响传出,撇嘴,

    “躲猫猫……”

    身体横移,来到财务室前,正要伸手拧开门把手,骤然举枪转身,呼——一道身影从卡座下方的阴影处陡然蹿出,猎豹似的,目光决然,正是半身浴血的任不平,携着巨大冲击力狠狠撞上韩金世,砰声巨响,后方财务室大门直接倒塌,两道身影重重砸在门板上。

    翻滚,扭缠!

    噗噗噗,处于争夺焦点的消音手枪连连颤动,一发发子弹连续射出,墙上、桌上,以及穿透过去被射穿了的电脑屏幕,还有一发擦中了头顶上方的灯管,碎片砰声四溅。终于,消音手枪被砸飞出去,黑暗中也不知道落到了哪里。

    与此同时,愤怒低吼,任不平被急速甩飞出去,中途撞上门框墙壁,低矮身躯痛苦蜷缩,伴随着咔咔骨骼断裂声,单薄墙壁轰然洞穿,石灰弥漫。

    “呼哧……咳咳……”

    韩金世面无表情的从屋中走出,摸向耳后的手掌放在眼前,一滩血迹,眯眼抬头看着破风箱似喘息挣扎起身的任不平:“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不过,到此为止!”

    踏步,扭身,侧踢,狂风呼啸。

    这是一记无论从力量、速度还是从角度去看都相当完美的鞭腿侧踢。

    以任不平现在站直都极为困难的状态,根本就没有躲闪招架的资格余地。但任不平偏偏就是躲开了,轻易到甚至他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随即想到什么顿时恍然,相比起前些天那个人的鞭腿侧踢,眼前这个,还不够啊……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任不平现在的状态实在太差太差,勉强躲过几次攻击,就被韩金世近身牢牢扣住肩膀,反身高举,摔落,砰——木屑飞溅,残破身躯砸穿卡座后又重重摔在地上,顿时就是止不住的血液大口喷出。

    尽管如此,任不平依然没有放弃,右手死命撑着地板,但将将爬起来的半边身子立刻又被韩金世一脚踩了下去,随即,面无表情抬起,朝着任不平脖颈位置狠狠踏下,

    “嗯?”下落到一半的腿脚强行收住,斜踢,任不平挥来阻挡的左手被踢断,包括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的美工刀,嗖的飞出钉在了旁边卡座上,刀身嗡嗡颤动。

    “呼……呼……呼……”

    急促到好似下一刻就会忽然停止的喘息,任不平竟然还在挣扎,勉强还能动弹的右手在旁边胡乱抓着,摸索着……直至,抓住一支黑色中性笔,牢牢握在掌中,炙热到几乎灼烧的战意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微微愣神的韩金世。

    自始至终,任不平没说一句话,没吐一个字,但他的态度早已将意思表达完全——一息尚存,决死到底!

    双方实力差距太大?放弃?投降?等死?

    不存在的!

    寂静对峙中,蓦的,淡漠嗓音传来,“真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小鬼啊……”

    场中两人俱是一愣,随即,任不平眼眸大亮,韩金世则忽得警惕转身。前台处,一道身影推门而进,白衬衫,黑西裤,身形挺拔,摊手,一张刀削斧凿般的俊朗面容忽明忽暗。

    “你说对吗?韩金世。”

    “是你!”认出了那张脸,韩金世目光顿时一凝,杀意大起。

    来者自然是唐朝,到得晚了些,主要是因为变装的关系,这身衣服是刚才从外面摊子上临时买的,价钱都没来得及讲亏大了,匆匆扯掉标签套上就过来了,有些部位还有些紧,加之刚才的跑动,已经有些开线了……

    “看来我的运气不错,这才第一个目标就……”

    “行了,废话就别说了。报仇嘛,大家都赶时间。”唐朝干脆摆手打断,指了指地下,“顺便告诉你个信息,免费的,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九州崛起的人就在后面。你大概还有……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足够了!”

    话落,韩金世一拳砸在身旁卡座上,其上钉着的美工刀顿时弹跳而起,空中又被一掌拍出,嗖的急速射向唐朝面门。

    速度还可以,但这么长准备时间的攻击自然不可能击中唐朝,韩金世也不指望这一击能中,急速追在美工刀后面,他只是想占个先手而已。

    这对于近身搏杀来说,很重要!

    然而下一瞬,那快如闪电的一刀在接近目标时,忽然被两根手指精准夹中,啪的扭断,手腕轻震,小片刀刃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迅疾返回。

    糟糕!

    韩金世本来就在全速奔袭,哪能料到对方竟然会以这么大胆的方式反击,顿时懊悔不及。实际他弟弟韩金城如果还活着在这里的话,那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干,对面这位可是敢手探八臂双刀阵的主,区区一把美工刀而已,岂会手忙脚乱?

    可惜韩金城死了,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一声闷哼,在极力避开眉心要害后,那枚刀片穿过了韩金世肩膀,小伤都算不上,但致命的是他不但失了先机,还给了绝佳攻击机会!

    唐朝自然不会错过,踏步,扭身,如出一撤的鞭腿侧踢!但要比方才那脚更急更快,如果说韩金世的侧踢是呼啸长鞭的话,那唐朝这就是全速挥舞落下的霸道流星锤!

    轰轰轰——

    双臂横胸抵挡,刚一接触,甚至连痛感的过程都被直接忽略,韩金世只觉双臂瞬间失去所有知觉,好似已经不再是他自己的了,身形暴退,一连撞碎身后整排卡座,直到重重撞上承重墙,整栋屋子都在颤抖,方才将将止住这恐怖力道。

    骨架在呻.吟,警钟在长鸣。

    近战不是对手,得撤!

    只一脚,韩金世就起了撤退念头。

    这不是儿戏之说,杀手风格本就如此。一击不中,即刻远遁。当然实际操作的时候要看具体情况,如刚才失手后继续追击,那是因为韩金世有绝对把握能在短时间内弥补过失。但眼前情况就不同了,虽然只挨了一脚,也没受多大的伤,但对于对方的搏杀实力已然有了大致判断,打不过是一回事,另外时间也不允许他想辙翻盘。

    不得不说,韩金世真的很果断,也很谨慎,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他从来不做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情,哪怕那件事情是指为弟弟报仇。

    但是,有时候有想法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唐朝踏步再进,刚刚才从墙体拔出来的韩金世瞬间又被按了回去,猩红视线中无数拳脚在挥舞,重重叠叠,几成幻影。

    这小小一方墙角,俨然就是擂台上的支柱死角,韩金世只觉自己就是那个被压到死角位置的弱鸡拳击手,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机会,除了拼命守住要害,其余只能任凭对方拳打脚踢,无力承受着那几乎看不到尽头的恐怖攻势!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不行,这样下去要被压制到死——

    “吼——”蓦的嘶声长吼,韩金世果断放弃要害抵抗,张开双臂,矮身环抱唐朝腰侧,死命冲出死角墙体。

    这一招在擂台上很管用,只要拼着再挨几下,就会有裁判上前分开彼此,得到喘息机会。但眼下这可不是擂台,也没有所谓的裁判……

    找死!

    下一刻,唐朝腰背一躬,瞬间挣脱手臂钳制,再趁着韩金世中门大开之际,转动手腕,捏拳,稍稍回收,在极其狭小空间范围内,扭转脚跟带动小腿、大腿,再到腰、肩头、臂膀,直至振起周身力道,一拳无声捣出。

    “破——”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