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海贼之情绪系统 > 第七十二章 顺应时代
    宽刀瞬间从杜恩的背后拔出,如一面黑色盾牌般挡在了来势汹汹的十手前。

    咣!

    金属与金属清脆的交响将萦绕在周围空气中的烟雾都震散了些许。

    杜恩猝不及防,被十手撞得身子微微后倾,下一刻站稳脚步,手臂蓦然发力,宽刀向前一顶,将企图用十手进行压制的斯摩格硬生生地向后掀退出去,后者的后背撞在墙壁上,发出“砰”的声响。

    “力量比想象中还要大一些……”

    杜恩脑海中的思绪一晃而过,他看向斯摩格,皱眉道:“这是干什么……上校”

    斯摩格面露惊讶,虽然没有动用全力,但没有想到杜恩能够用力量将自己逼退出去。

    他将十手收回到挂在墙上的武器架中,嘴里缓缓吐出一口烟气,这才气定神闲地坐回到了椅子上:

    “最近有不少家伙打着‘赏金猎人蒙德.杜恩’的名号到我这里捣乱,所以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有时候检测真伪的手段严厉些会更有效……”

    杜恩收回了宽刀,笑道:“看来我不应该清剿阿龙、克洛、巴基这些海贼团,应该让他们继续为祸东海比较合适,这样也不会导致引起有心人冒充而到这里捣乱,上校是这个意思吗”

    “来自斯摩格的负面情绪值+433……”

    面对杜恩的抬杠,斯摩格脸色不由一黑:“别把自己臆想出来的话算我头上,我可没这么说过!”

    “如果击破阿龙、克洛、巴基这些海贼团的是海军,应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吧”

    “来自斯摩格的负面情绪值+344……”

    “够了!”

    斯摩格一拍桌子,东海海军的孱弱和不作为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他私底下有时候也会斥责这些同僚,但一些话从一名编制外的赏金猎人口中说出来,却让他听得格外不舒服。

    “拿着这两张字条去领悬赏金吧,我会通知财务部门的。”

    “奥特,带他去二楼。”

    斯摩格大喊了声,一直等候的海兵推开了大门。

    杜恩收回了两张欠条,背对着斯摩格挥了挥手,“下次再看到有人冒充我,就将他们全赶出去吧,你现在应该分辨得出真假了吧……”

    “哼。”斯摩格冷哼了一声,看着杜恩的背影,没有说话。

    离开办公室,随着这名海兵来到二楼的财务部门,将字条交给办公的海军会计,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扣除杂项和税收费后,我们会支付五千六百万现金,请在这里稍等一下。”

    士官级别的海军朝杜恩说完,拨通了电话虫,命人取钱去了。

    两张加起来七千万贝利的欠条,最后却只能得到五千六百万……虽然黑了点,但还是在接受范围内。

    “尤里!”

    门外传来一道声音,随即女子身影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对办公桌旁的某个海军低声吩咐一些事,听着断断续续的谈话内容,似乎是关于海军伙食改善方面的拨款项。

    站在一旁的杜恩不由看得有些呆愣,虽然知道面前的女性海军是达斯琪,但是近距离看起来,实在是太像了……如果把那副红框眼镜摘掉的话,简直就像是翻版的古伊娜!

    “古……古伊娜”杜恩心念一动,试探着看向对方。

    达斯琪朝这边望了一眼,用着颇为疑惑的口吻道,“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杜恩稍稍沉默,再次开口:“耕四郎”

    达斯琪目光中的疑惑更重了,手贴着嘴边,朝着办公桌旁的海军窃声问道:“他是谁”

    那名海军小声回道:“最近很有名气的赏金猎人,蒙德.杜恩。”

    达斯琪立刻郑重其事地看向杜恩:“原来你就是那个剿灭了几个大海贼团的赏金猎人!你好,我是海军中士达斯琪!”

    “你好……达斯琪中士。”

    杜恩简单地回应了一声,一时间无话可说,只是有些出神地看着达斯琪的脸,不由想起了某些事,等到海军交付了装着贝利的手提箱,转身径自离去。

    等出了海军基地,微风拂面,杜恩回过神,心中暗暗摇头,耕四郎师父,是不是你不小心在哪里播了种……

    走在罗格镇的集市中,购置淡水和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大概逛了半个多小时,一路走走停停,杜恩在武器店门前停下了脚步,随后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看到熟悉的背影,古……海军中士达斯琪。

    “老板,帮我把‘时雨’好好打磨一下,我过两天再来取剑!”

    达斯琪说完,走到一旁的杜恩也取下了背后的宽刀,放在了桌子上,发出“咣”的轻微声响,“我这把宽刀也拜托你打磨一下。”

    武器店老板是一个地中海发型,两边发髻如翅膀般散开的中年男子,听到宽刀撞在木桌上的声音,不由有些牙疼,再看了眼刀身上的一些凹坑,脸色微微一黑,“这种宽背刀,我可是好久没有见过了……打磨修补会相当麻烦!”

    杜恩道:“价格好商量,只要你能让它变得完好一些。”

    “行吧。”武器店老板开口道:“不过我需要二十万贝利的打磨费用。”

    “我可以给出三十万贝利,不过明天下午我就要过来取。”

    “成交,如果你需要替代刀的话,去那里拿一把。”

    武器店老板指了指门旁的木桶,接着双手握住宽刀的刀柄拿了起来,脚步有些踉踉跄跄地走向后房,嘴里嘀咕道,“这小子的力量真他娘的大,居然使用这么重的刀!”

    达斯琪显然认出了杜恩,道:“那把宽刀似乎很不一般……”

    杜恩点了点头:“是一把对我而言,很有意义的刀。”

    “看来你也是一个爱刀之人!”

    达斯琪说着,朝着门旁的木桶走去,“我来帮你挑一把替代刀吧,放心,我的眼光绝对是不会错的。”

    “随你吧。”杜恩兀自一笑,并没有阻拦。

    达斯琪边翻找,边有些感慨地说道:

    “为什么这个时代的罪恶势力都这么强大,有名的剑客不是当赏金猎人就是当海贼了,世界上的名刀几乎都在他们的手上,这些刀一定会为了自己做了谋取金钱或是杀戮平民这样的事,而感到悲伤、流泪……”

    杜恩走到了木桶旁,目光落在木桶中,“他们也许有不得已的苦衷,职业也是顺应时代的产物。”

    “有了!”达斯琪从木桶中摸出了一把看上去比较干净的刀,朝杜恩递了过来,“总之,我作为手持‘时雨’的剑客,今后一定苦练本事,将世界上所有恶徒手上的名刀全都抢回来!”

    “看来这个时间段的鬼彻并没有放在这里。”杜恩心道声,接过了达斯琪手上的刀,“我想,就如同剑客不喜欢将剑术当成街头杂耍供人欣赏,名刀也不会喜欢被放入你的储藏柜中收藏起来……”

    达斯琪就像是说错话的小孩,连连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时代的潮流即是如此,有时候是刀选择了人,而非人利用了刀。”

    杜恩将刀别在腰上,踱步朝外走去,声音越来越低,“想要实现梦想的话,就去努力改变这个时代吧,虽然……我不认为你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