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太古最强帝皇 > 第十六章 化天宗
    第16章

    邢博听完,脸色当时便铁青了起来,不管是化天宗干的那些事,还是化天宗宣扬出来的那些关于皇帝的谣言,都让邢博怒火冲天。

    不为别的,他如此的崇拜当今的皇帝陛下,皇帝陛下怎么可能会是使用这种歪门邪道提升自己修为的人?

    他必须要讨一个说法!

    肖宇的面色同样不好看,当然了,心中再大的火气,心中暂时也只能忍着,他是一国皇帝,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不能冲动行事。

    然而,邢博可没有那么多的负担,浑身灵气涌动,跳了出去。

    “哪来的贼人!在这里行这伤天害理之事!还敢污蔑皇帝陛下!”

    不得不说,邢博这一跳,气势是非常足的,最起码那两个身穿白袍的化天宗人是被虎的一愣一愣的。

    但随即,那化天宗两人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个炼气三阶的小鬼,也敢出来充英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知道我们是谁吗?知道我化天宗的名号吗?知道就赶紧滚,别没事找事。”

    可不是嘛,这化天宗两人,一个筑基一阶,一个筑基三阶,较之邢博炼气三阶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围观的人当中,对于化天宗那套说辞也有不屑一顾的人,也有非常清楚,这化天宗收集儿童少女炼制人丹的事情有多么的伤天害理,但是谁都不敢多说一个字,一是这两人筑基阶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二是,招惹了这两人,等于是招惹了整个化天宗,那不是找死吗!

    化天宗在北凉被称为什么,被称为大朝廷!北凉皇室才是小朝廷!可见化天宗在北凉内势力有多大,有多么的嚣张。

    邢博跳出来想要替天行道,自然有人叫好,但是心中但多都为邢博感到可惜。

    “多好的年轻人啊,怎么做事如此冲动,招惹上了化天宗,谁还能救得了他?”

    “就是啊,哎,真是可惜了。”

    “要我说,就是那朝廷也不敢跟化天宗多呲牙,一个弄不好,连这大凉都要被这化天宗收拾了。”

    “诶诶……这话就少说了……”

    肖宇听着周围人群之中的这些议论,脸色极度不好,大凉境内确实有一些修炼宗派,这是肖宇知道的,实力必然比不上大秦金禅宗,但是肖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出现化天宗如此嚣张的宗派?

    这让大凉脸面何在?这让皇室脸面何在?这让自己这个皇帝脸面何在?

    面对两个筑基境高手,邢博自然没有任何的胜算,但是凭着心中的一股气,邢博也不想退缩,梗着脖子大声喝道:“管你是化天宗还是话梅粽,只要你坐此等伤天害理之事,人人得而诛之!”

    “说得好!”人群之中,吕布高喝了一声,肖宇满眼含着笑意的看了吕布,说实话,他也很满意邢博的表现。

    显然,这也引起了人们的共鸣,为邢博喝彩的人也不在少数,当然也有人暗自摇头,这小伙子,今天怕是要把性命交代在这里了。

    邢博的话让两个化天宗的执事被邢博一段话气的面色通红,一阵冷笑之后说道:“年轻人,你还真是不怕死是吗,那好,我们就成全你!”

    话音一落,便一掌拍向邢博,不知道是不是这化天宗的人使用活人炼制的人丹修炼,反正那一身的灵气腥臭无比,根本就称不上灵气二字。

    但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筑基一阶强者的一击,如果拍中,邢博必然没有存活的可能性。

    不少人都是已经不忍的避开了自己的视线,没有人希望邢博这样的好人就这样无辜的横死街头,但是没有人敢出手相助,没有人敢招惹两个筑基强者,更没有人敢招惹他们背后的化天宗!甚至连北凉衙门也不敢管!

    邢博却巍然不动,虽然心中害怕,却已经视死如归。

    紧接着,两道灵气碰撞到了一起。

    “什么!”筑基一阶的化天宗执事脸色瞬间一变,只见一柄扇子轻轻一挥,便击溃了他那腥臭的灵气来势。

    顿时间,所有的灵气涌动瞬间紊乱,灵气内收,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正经了,这怎么可能!一个筑基境强者,竟然灵气碰撞之下,顷刻之间便落败,倒飞了出去?邢博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邢博当然不会有这样的实力,只看见一身华服脸色极度不爽的肖宇挡在了邢博的面前,很明显,刚刚与那筑基一阶的化天宗执事碰撞在一起的人,正是肖宇!

    剩下的那位化天宗筑基三阶的执事看了一眼自己倒在地上一直喷血的同僚,面色凝重,拱手对肖宇说道:“这位公子看来应该是有身份的人,不知道在下与师门如何得罪公子了,竟然要遭此等针对?”

    “没啥,就是看你们挺不爽的,想打着玩玩。”

    肖宇的发言一出,顿时间全场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当中,看你不爽打着玩玩,这是何等强大的理由啊!

    所有人都在猜测,肖宇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如此嚣张,竟然连化天宗都不放在眼里?

    当然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肖宇有着筑基二阶的实力,的确有着可以和面前这两个化天宗执事硬碰硬的资本。

    那化天宗执事脸色微微变了变,但是仍然忍着怒气说道:“这位公子,说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化天宗与我们二人与公子素未结怨,何须至此?”

    肖宇懒得再跟他说话,手一抖,镇云剑便从纳戒之中出现在了手里,便向着执事刺去。

    “这位公子,看来,你真的是要找死了!”这执事也不躲,就站在那里任凭肖宇的攻击袭来。

    肖宇的攻击自然没有落空,镇云剑刺穿了那执事的脖子,但是怪异的是,肖宇一没有击杀敌人获取到经验值的提醒,二来手上没有任何刺中实物的感觉。

    相当的怪异。

    但是肖宇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做到杀掉此人。

    只看见那执事的身子顿时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变成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皮囊瘫在了地上。

    一道猩红色的气息,从那皮囊之中飞出,穿过肖宇的身体,在于都上空,炸裂开来!

    “这是……这是化天宗的必杀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