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金榜题名 > 第247章 烂透了
    穿过一片密林,只见往北的官道上,布满隋兵,人人盔甲不整,旌旗歪斜,显然是撤退的败军。堕在队尾处是无数载着各种物件的骡车,因载重的关系,与大队甩脱开来,像高龄的老人般苦苦支撑这段路程。

    秦书凡当即动用气运探查神通,看是否这队败军犯下此场滔天暴行。瞳孔中顿时呈现一片白气,由败军的头顶延伸到半空,白气周围缠绕着无数鬼魂,将整片白气衬托着阴森邪恶。

    白气就是这队败军的气运,而鬼魂正是他们害死的亡灵冤魂,就算一个人的气运再旺,如果整日被冤魂纠缠,倒霉是迟早的事情。

    很明显,小镇的惨状正是这队败军所为。

    秦书凡刚收了神通,堕尾的骡车上忽然传来一阵女子尖叫,紧接着一名的少女被推下车,一名衣衫不整的军士也跳了下来。

    “敢反抗!老子弄死你!”军士说着扑到那少女身上挥拳乱打,少女痛哭呼救。

    驾车的隋兵大笑道:“别下死手,完了还要卖到醉香楼,这年头水灵的姑娘可不好找了。”

    秦书凡怒火冲天,足尖一挑,一颗拇指大小的石子,带着啸音,飞射过去。

    “什么声……”那军士闻声抬起头来,话还未说完,石子已打穿其头颅,从另一边射了出去,打断了远处树上一根细枝,留下点点血花。

    军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额头破洞里鲜血汩汩流淌。

    那驾车隋兵闻声扭头,当即呼唤同伙过来帮手,同时跳车举刀斩去。

    秦书凡看都未看钢刀,大步走向少女,钢刀斩在身上,爆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驾车隋兵顿时明白碰到会武功的狠茬子,吓得转身就跑。

    “想走”

    秦书凡一掌拍出,凌厉的掌风呼啸着涌进驾车隋兵后心,摧枯拉朽的把体内五脏六腑击碎,喷着鲜血扑跌出去,命丧当场。

    前面的隋兵发觉有异,数十骑掉头杀将过来。

    那少女见状惊呼,秦书凡一挥手,一件黑袍飞到身上,将露点全部盖住。

    “多管闲事的刁民,老子们抢你们家了!”骑兵头领大骂不止。

    这时宇文化及和御卫军已经赶到近前,闻言大半人怒火冲天,挥刀冲进敌骑之内,发挥御卫军的精锐本领,三下五除二把所有骑士打落下马,并收缴武器,押在地上。

    “有几把刀,有几个人,就想冲英雄好汉,实话告诉你们,我们将军就在左近,就算你们是瓦岗贼,我们也不怕!”骑兵头领被押得跪在地上,刀架脖子却非常硬气,狂呼不止。

    “将此人的舌头绞了!”宇文化及蹙眉道,似乎有所顾忌。

    秦书凡挥手挡住上前动手的御卫军,一脚踏在此人胸口,冷漠道:“说出你们的番号,否则那两人便是你的榜样!”

    指了指死掉的两名隋兵,并慢慢运使暗劲,骑兵头领浑身酸痛,哭爹喊娘。

    片刻后,骑兵头领受不了求饶道:“我们是招讨使张大帅麾下的辎重营士兵,求大人脚下留情。”

    秦书凡冷哼道:“张须陀闻名已久了!你该死!”

    “先生,停手……”

    宇文化及急劝,但为时已晚,只见那骑兵头领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惨叫声中脑袋歪斜下去,当场回魂地府。

    秦书凡收回脚,大步向前走去。

    宇文化及拦道:“先生等等,张须陀的辎重营乃是独孤阀弟子掌控,贸然上去问罪不太合适,更何况,独孤阀是皇亲国戚,得罪独孤阀,对先生以后的仕途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我们又不是招讨军内的都监,即便杀死那人,但也无法改变这种现象。”

    他倒不是担心秦书凡,而是在乎宇文家族,如果秦书凡杀了独孤阀的弟子,那么独孤阀绝对会把矛头对准他们宇文家族,如此一来,得不偿失。

    秦书凡道:“你说的对,我无法改变这种现象,但是那种纵容属下横行不法、杀人放火、奸女的将军,杀一个少一个,至于仕途,宇文大人觉得秦某在乎吗”

    言毕飞奔着去了。

    “总管,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跟上去”御卫军头领问道。

    宇文化及无奈的摇头叹气:“就在这里等吧,我希望他无功而返,他哪像千年奇人,处事方式分明是个热血青年。”

    说到底秦书凡确实是个热血青年,尽管他悟道理觉心性,冷静处事,但性子里那种天生的嫉恶如仇没有改变,依然有血性,钟爱除强扶危,打抱不平。

    众人坐到道路旁边林中等待,没过多长时间,秦书凡飘然返回,身上没有半点血性之气,宇文化及心中诧异,询问杀人之事,秦书凡却闭口不言,宇文化及闹了个无趣,冷哼回转。

    到了战船上,扬帆前行。

    许是受小镇影响,众兵都变得沉默寡言,秦书凡依然雷大不动的坐到船首看书观景。

    接下来的路程,沿河两岸处处烽烟,河中不时出现盗匪拦路劫财,有的只有几人一条小船,有的百多人几条大船,秦书凡体会到了宇文化及之前的暂停想法,实在是太乱了,几乎处处杀戮,令人没有喘息之机。

    走了百多里,杀了八十多里,御卫军人数折损四分之一,宇文化及在几个黑道好手的围功下也受了些轻伤,就属秦书凡那艘战船上的将士完好无损,全赖秦书凡暗中出手相助。

    当战船进入荥阳地界的时候,沿河两边的盗匪才有所收敛,不过前路却给人一种隋朝上下烂透的感觉,这还是隋军众多的中原大地,真不敢想象一些边地是什么凄惨景象。

    夕阳西下,晚霞映照,天边一片灿烂,夜里前路不明,宇文化及吩咐战船寻找停靠点,最后泊在一处名为水域口的废弃渡口,此地呈凸字地形,明显是处战略要地,隋军却不知为何弃之不用。

    刚刚下船生火造饭,急促的啼声自远处密林传来,听声辩位,正是朝这边奔来,宇文化及为防万一,把众将士召集到身边。

    宇文化及见秦书凡盘膝在一块大石上无动于衷,急劝道:“为了大家的安全,先生最好与我们聚集在一起。”

    “只有八十骑,高手没有,大家不用担心!”秦书凡淡淡地道。

    宇文化及对这厮的神棍话语早就不信了,一边令军士回去发动战船一边令将士做好防御准备。

    片刻后,果有八十多骑冲出密林。

    打头是一名身穿制式盔甲的军汉,身后跟着数十名衣着不同的大汉,个个持刀背箭,显是追击那名壮汉。

    “快快离开,我身后是瓦岗贼,杀人不眨眼!”军汉心地不错,高呼数声后,扭身向另一边冲去。

    而那些瓦岗贼分出一小半追人,大半狂呼着向这边奔来。

    秦书凡目光转向军汉,淡淡言道:“这些瓦岗贼心生杀意,动手吧!”绿茵峥嵘https://www.yn-t.cn/book/216/

    绿茵峥嵘手机阅读网址:https://m.yn-t.cn/book/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