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娱的战争 > 第三十八章 【问路的人】
    燕京,燕京电影学院。

    表演系艺考,二试现场。

    在南明朗问完那句话之后,现场的人都很惊讶,虽然说他们已经知道南明朗演的是痴呆患者,但是最后那一瞬间,他们是真的觉得南明朗就是痴呆患者。

    要不然为什么会那么自然地问出那么奇怪的问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很显然,许玲在看见南明朗最后的表演之后,心里也不禁有些惊讶。坐在许玲身边的乾北更是笑着和许玲称赞了一句,说道:“最后演的很好。”

    许玲点了点头。

    乾北望着南明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很显然很满意南明朗的表演,他一开始就很看好南明朗,不是因为肖子展是王袍公司的艺人,更多的是因为南明朗这个年轻人,他看过《一粒尘埃》,很喜欢那个故事,还曾经想过拍摄电影。

    看着面前的南明朗,肖子展,然后乾北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眼神渐渐变得平静,在那平静下面却是透着一丝阴冷。

    因为他很清楚地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位年轻人,非常年轻帅气,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不像他已经老去。

    ……

    结束表演的南明朗不知道其他人心里所想,他只是在问出那句话之后,有一瞬间的怔楞,又或者说是恍惚,因为他发现表演似乎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为什么要这么表演痴呆患者会怎么说话会怎么想该怎么去表演

    这样表演是不是真的合适

    这些都像是带着问号,等着他去回答。

    而在他不知不觉说出问出那句“我要去哪里啊?你知道吗”

    很显然,这样一句问路的话,完全不是他,而像是另外一个人问出来的。

    “鬼系统,我刚才是在表演痴呆患者吗”

    鬼系统听见南明朗问这么一句话,嫌弃地回了一句,“是的,你现在还在戏中,还没有出戏。你入戏太深了,南同学!你现在不是在演,你就是痴呆患者本人。”

    南明朗没有在意鬼系统话语中的嫌弃,他只是在这一瞬间突然发现表演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

    ……

    西城。

    “乾北他怎么会突然拍这部电视剧,这部剧他不应该知道的!”

    女装大佬庄宇一边换下自己的女装,摘掉头上的假发,掏出手机,红唇依旧夺目,微微一勾,说道:“雨笙,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很显然,电话另一头是卞雨笙。

    “这个保不齐是和某个人做了交易吧,乾北他也知道自己已经过时,很多作品他根本就没有了,这就是我们后来者的优势,那部《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他和王袍做了交易,才能拍,不然他连那部戏都不可能会有。”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温柔女声,庄宇不禁笑了,脱下自己的丝袜,说道:“那是谁和他做的交易,这样一部作品,怎么可能会交出去。”

    “他乾北还真是老当益壮,一大把年纪,还来和我们年轻人抢戏,呵呵。”

    庄宇接着卞雨笙的话,一边对着镜子卸妆,一边嘲讽道:“谁说不是啊,都是入围过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导演,居然掉转头要拍电视剧,还是偶像剧,哈哈哈,这要是让他拿了奥斯卡影帝,只怕还会和我们这些小生来抢古装。”

    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上清楚地显示一篇新闻报道,知名到乾北将要开拍一部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

    ……

    ……

    港城。

    繁华的市场,一个赤着脚,披头散发,满身污脏,穿着病号服的人就那样像是发了疯一样,往前跑着,只是腿脚像是受过很重的伤,身子摇晃,时不时地就摔倒在地。

    但是病号服就像是疯子一样,又像是精神病患者。

    哪怕是摔倒了,也努力地爬起来往前跑,像是身后有什么可怕的在追他。

    “啊啊……”

    病号服努力地朝身边的路人赶去,张嘴想要说着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喉咙只发出啊啊的嘶哑声。

    这样突然冲过来,像是疯子,过路的人都慌张地躲开,生怕惹上什么麻烦。

    商场自然会有安保人员,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走过来看是怎么回事,便看见乞丐一般的男子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里。

    保安走过去询问,想要让乞丐离开这里,但是就在保安走到病号服身边的时候,病号服却是一把抓住保安的裤脚,就那样死死地抓着,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就,就……”想要让乞丐离开这里,但是就在保安走到病号服身边的时候,病号服却是一把抓住保安的裤脚,就那样死死地抓着,像是溺水的人抓但是就在保安走到病号服身边的时候,病号服却是一把抓住保安的裤脚,就那样死死地抓着,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就,就……”

    病号服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话来,整个

    病号服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话来,整个

    病号服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话来,整个人身子发抖,越来越着急,抬起头望着保安,眼神里满是哀求。

    保安刚准备说什么,便看见有人赶了过来。

    而病号服似乎也发现了有人过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虽然背对着,但是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

    一双眼睛睁大,血眶一般炸开,带着无尽的惊恐。

    病号服身子发抖,不停地抖着,两只手死死抓着保安的腿,但是赶过来的两位高个男子却是一把抓住男子的胳膊,然后就那样狠狠一用力,就让男子的手松开了。

    “精神病患者!”

    一句话交代之后,两位高个男子就架着病号服男子离开。

    但是病号服却死死地拉着保安的衣服,怎么也不愿意放手,喉咙里嘶哑着喊着什么,却是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即便是死命扯着保安的衣服,但是在高个男子一用力,狠狠一掰,手就那样松开了。

    然后,一切就平静了。

    病号服被带走了,商场热闹依旧,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