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有一座军火库 > 第四0七章 女掌柜
    那天,张虎好不容易逃出城区,一头跃进宽阔的信江河。凭借他的水性,张虎潜水江底横渡信江,等他从河的对岸浮出头水面,天已大黑。对岸是文奎的那帮兵丁,打着火把到处找人。

    张虎用河水洗了一把脸,洗去了脸上的特殊物质,恢复了原形,然后躺在河岸的草地上喘着粗气。

    等他回到微州城,已是墙头变幻大王旗。一场大战过后,血鹰和李敢的人正在修复城墙。

    城里还有张虎的家属。按照惯例,动不动就斩杀俘虏,甚至连家属也不放过。

    张虎很怕,一家老小没死在朱冲的手里,反倒死在文奎的手里。等他深夜潜入城里,蹑手蹑脚回到家里,看见一家妻儿老小一个个安然无恙,不由一个个抱头痛哭。

    生离死别的感觉,有点像坐过山车。一会儿在天上,一会儿在地下。张虎和妻子窦氏一夜缠绵,商议了很久,决定投靠文奎。

    李敢处理完骷髅门的事情,刚刚坐下来喘口粗气,门外侍卫进来,说有人来投降!

    这下子李敢不淡定了。这是哪和哪

    ”来人者是谁“

    ”他说他叫张虎。“

    ”快点,让他进来。”

    张虎灰头土脸,显然是一夜未睡。看见李敢,张虎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嘴里囔囔道:“小人该死!”

    大堂之上寂静无声。李敢乜斜着眼,目光冰冷地看着张虎。说实在的,他是很想杀了他。但他还是忍住了。

    李敢不出声,张虎就不敢起来,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良久,张虎听到李敢的声音:“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差点就被你坑死了。要不是文帅多个心眼,你是不是就得逞了”

    张虎:“人在军中,各为其主。感谢李将军对我家属的照顾,故愿意投入贵军效力。”

    “我已经被你骗过一次了,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愿对天发誓,如有二心,天打五雷轰。”

    “好吧,你起来吧。暂且再相信你一次。如果还敢背叛我,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来人,去帮张虎领一套军服。”

    ......

    听说李敢收服了张虎,文奎也很震惊。这个土匪出身的家伙,果然有胆识。要是换了其他人,不把张虎就地正法才怪。他居然还敢继续用他当贴身侍卫。

    这天李敢带着张虎大大方方地出现在文奎元帅府,文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主动和张虎打招呼。收服降将,向来都是一把双刃剑。特别是有些品行不端的人,出尔反尔的事时常发生。要是李敢不小心被张虎给做掉了,那损失岂不惨重

    文奎自备酒水,好好地款待了张虎。经过深入了解,他这才知道,这个张虎的祖上曾经是大宋的名将,作为名将之后,他的全家隐居在徽州府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生活上一百多年,一直等到朱元璋的军队打来,他才愤然揭竿而起。

    对于张虎的身世,李敢并没有去深入了解。借着酒意,在文奎的诚心追问下,张虎这才敞开心扉。

    张虎的泪水浸湿了眼眶,说道:“自从上次易容术被揭穿,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外面漂泊。我曾经想过,徽州城一破,我的妻儿老小肯定尸骨无存。谁知等我潜入家中一看,他们一个个都健在。那一刻,我就发誓一定要追随文元帅。我以前有那么多的劣迹,你们会要我吗我心里没底。只有硬着头皮去求李将敢。李将军大人不记小人,居然原谅我了。这让我很感动。”

    人心都是肉长的。文奎暗暗觉得,张虎是诚心投降的。他要是去应天府找他的老主子,也不乏为一条生路。也许正是自己的不杀俘感动了他。

    文奎灵机一动,问道:“张虎,像你这样的人才当侍卫有些大才小用。我想让你负责更重要的任务。”

    “末将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

    两个月后。某日清晨。

    张虎、王圣、张保等一行十人,一个个怀揣短枪,手雷等,踏上了去平江的轮船。这是一支以张虎为队长的特别行动小队,专门保护三江商行的安全。表面上,他们是一群伙计,实际上却是一支特战小队,个个身怀绝技,杀伐果断。

    应该说,这是文奎对付恶劣环境所施的暗招。

    之所以选择张虎当队长,一方面因为张虎乃名将之后,另一方面也是想测试一下他的忠诚度。

    令杜新京没有想到的是,文奎那么快就把助手派来了。平江府作为张士诚的首府,如今已是兵荒马乱,人心惶惶。

    朱元璋要打攻打平江府的消息每天都在传。老百姓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市面上的商品一天一个涨,天天飞涨。有钱人甚至储存半年的食品,以防天下大乱。

    福田酒家。

    杜新京、张虎和他的队员们走了进来。酒家坐了稀稀落落的几桌客人,有的只顾闷头喝酒,有的则高谈阔论。

    店小二把杜新京一行引到二楼包厢,二楼则要清静很多。大约五六个包厢,全都是空的,没有客人。

    “杜掌柜,二楼清静,各位客官请坐。”

    “先来一斤蒸水花生,让我的兄弟们尝尝鲜吧。还有,请你们掌柜上来点菜。”

    “好咧。”

    店小二应声而去。不一会,从一楼走上来一个肥猪似的女人。这女人的腰身像水桶似的粗,脸上的肥肉堆起,还描眉涂红,看上去有些像妖怪。

    “哟,原来是杜掌柜呀,好久不见啦,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那女人姓严,叫严翠花。前两年她的丈夫撑船掉水里淹死了,据说她如今已是张士诚手下大将吕十三的姘头。

    “从南方来了几个客人,他们都能吃辣,请不要放太多的糖,甜食,太腻,他们不喜欢的.。“

    严翠花听说客人是南方来的,眼睛瞪得老大,看向张虎他们几个。眼前这十个人一个个长得骠悍无比,浑身的肌商人铁疙瘩似的,一看就是久经历练的练家子。

    “行,我一定照顾到你们的口味。“

    不一会,严翠花点好了菜,便下楼去了。她的体重太重,走在木楼梯上咚咚地响,似乎整幢楼都被震动。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