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有一座军火库 > 第四0五章 劝降
    看见江映红身后站着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他是文奎!

    李初四连忙低下了头,不敢以眼睛正视文奎。文奎那充满文气的眼神,有时候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能把他的灵魂无情地解剖。

    文奎不冷不热,不愠不怒。江映红倒是发声了:“骗老鹰嘴的枪支弹药,是不是你干的”

    “嗯。”

    “前些日子冒充李敢来刺杀文帅,是不是你干的”

    听到这话,李初四像被蛰到一般跳了起来,脸在憋得通红,嚷嚷道:“天地良心,绝对没有!我没有扮装成李敢来刺杀。我不会易容术。”

    文奎冷冷地问道:“谁会”

    李初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道:“祖师爷。他的真名叫李靖。我是易容高手。变谁像谁。”

    文奎又问:“你想死,还是想活”

    李初四不解地问:“我几次参加了刺杀你的行动,还能活吗”

    “给你一个任务,劝说骷髅门的祖师爷投降了我们,我就给你一条生路。你可以选择远走高飞,也可以选择在我们这里当个小官。”

    李初四苦逼地嚷嚷道:“我是祖师爷的徒弟,怎么可能劝说他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还是杀了我吧。”

    “你试都没试,怎么知道他不听你的只要我们配合好,我相信他就是鬼神,也会有软肋可寻。”

    “我试试吧。”

    第二天下午。祖师爷李靖、大师兄徐放被从徽州监狱转到信州监狱,还和李初四关在一起。徐放一进来,就对着李初四一顿拳打脚踢。

    “奶奶个熊,我还以为你逃到天上去了,原来你被抓了。你们没砍你的脑袋吗留着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边打边骂,徐放发泄着内心的怒气。

    李初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徐放打累了,他才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不也是被抓了吗难道你们比我高明到哪去我们去的地方是一样的,都得下地狱。”

    “真是死了的鸭子嘴硬。你再说,老子就剥了你的皮!”

    祖师爷盘膝坐在稻草上,双目微闭,似乎眼前的打闹和他无关。

    等徐放折腾够了,祖师爷才微微睁开双眼,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徐放,说道:“徐放,你别打李初四了。他说的没错,我们的下场都是一样的。看这阵势,文奎不会放过我们。死是迟早的事,可惜呀,我这满肚子的法术要带到坟墓里去啦。”

    狡猾的李初四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像个很乖巧的孩子,坐在祖师爷对面,双手抱膝,耷拉着脑袋,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不想死,呜呜呜——”

    “我才二十五岁,还没活够啊。为什么就要死了啊,呜呜呜——”

    哭着,哭着,祖师爷和徐放都禁不住眼眶通红。从感情上看,李初四是真挚的,没有任何虚伪造假的成份。像他这样的年轻人,突然一下子就被砍了头,的确是太悲催。

    不要说李初四,祖师爷七八十岁的年纪了,须发皆白,难道他想死吗他比任何人都更怕死。徐放想死吗也不想!

    一开始,徐放有些反感李初四哭泣,慑于祖师爷的淫威,不敢发作。渐渐的,两个人都变得悲悲切切,似乎断头的日子就要来临。

    李初四把他们的情绪调动起来,自己却停止了哭泣。按照常理,徐放应该会吼几声。可事实上没有。他也耷拉着脑袋,眼眶湿湿的。

    李初四像个大孩子似的跪在祖师爷面前,恳求道:“祖师爷,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谁想死你以为我想死吗没出息的家伙,男儿膝下有黄金,懂吗”

    被祖师爷一阵吼,李初四又乖乖地坐回去。从一个街头无赖到现在,李初四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很懂得心理学。只要让对方惜命,就会懂得如何活下去。

    几个人一商量,觉得逃跑没有可能。这院里院外,持枪的狱卒几十人,这些人都是四人一组,从四面八方把监狱围得铁桶一般。商议了几个时辰,擅长玄学的祖师爷长叹一声:“目前的格局是青龙入天牢,岂能逃出生天。“

    李初四装得很苦逼的样子,殷勤地说道:“祖师爷,我有一计。不知当不当说”

    “初四呀,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吧,言者无罪。”

    “听说文奎的部队从来不杀俘。我看我们不如投靠文奎,成为他们的人,就等于找到了保护伞。”

    徐放听罢轻蔑地笑道:“亏你想得出来。我们对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他能饶过我们吗”

    “那倒不一定。凭借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说不定能说动文奎呢。你我不算什么人才。祖师爷可是万里挑一的旷世之才,说不定文奎爱才,放了我们呢”

    徐放还想再争辩下去,被祖师爷制止了:“徐放,别说了。我觉得李初四的话也值得考虑。我们没有努力,就说没有希望,不是显得更笨吗”

    祖师爷发话,李初四更加得意,“自高奋勇”地说:“我愿意去说服文奎。如果他们接受了我们,或许我们就捡到一条命了。好死不如赖活。你们有所不知,前段时间连朱冲朱将军都被抓进来了。听说后来又把他放回去了。”

    祖师爷微微点头,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铁板一块,总是可以变通的。为什么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咳咳——”祖师爷清了一下嗓子,突然眼放精光,把目光投向了李初四:“初四呀,你负责去和文奎谈判。如果条件合适,我们就投靠他们。我自己是老了,死了也就死了,可是我们还有五六百名弟子。这些人死了就可惜了。还有徐放,你也三十岁出头了,连家都没有一个,想想这些真是委屈你了。如果能够活着出去,我想给你一些银两,你回山东老家去成个家,生一些孩子传宗接代。你看如何”

    师徒三人商量好投降的条件和对策,李初四使劲地拍打着铁门,大声喊道:“快点开门,我有事要见你们文元帅!”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