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异次元治安官 > 第五十三章 杀你有些困难
    艾斯德斯的声音回响在房间内,达伊达拉不敢反驳其威严,只能低着头用极为愤怒的眼神抬眼盯着云墨。

    作为艾斯德斯手下的心腹,掌握帝具【回旋斧贝尔扎克】的三兽士之一,达伊达拉何时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如果不是顾及艾斯德斯的威严,那么此刻他绝对已经掏出自己的回旋斧将其化为自己的经验值了!

    但就算有艾斯德斯的压制,他此刻内心的愤怒和恨意也以无法抹除,这也注定了他们两人之间只有一人能活下来。

    而此时云墨在想什么

    他只是觉得有趣,在斩服世界也是,鬼龙院皐月这个心性觉悟气量都是一流的‘女王’霸气侧漏的想要招揽他。

    即便云墨透露出自己的‘杀心’也毫不动摇!

    现在到了斩瞳的世界中,又碰到了相似属性的艾斯德斯,只能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两人都是很难一见的女枭雄!

    换了别人可能都会被她们的气场人格魅力所折服,至少也会心之向往。

    一如斩服世界的四天王,一如此时的三兽士。

    只可惜云墨从未想过屈于人下,会忠于谁,最多的只有欣赏,这是心性上的超然和坚持。

    所以云墨只得摇了摇头,“那些东西不是我的追求,忠诚那种可笑而幼稚的东西也从未在我的人生里出现过。”

    “所以,来做一个交易吧。”

    “有意思,你是第一个敢向我提交易的人。”艾斯德斯收起了笑容,严肃的看着他。

    同时在她心中更想要彻底的征服蹂躏这个男人了!

    凡是被他看中的人才就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向他效忠,要么就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她很好奇云墨最后会选择哪一种结果。

    “异乡人,说出你的请求。”哪怕是交易,艾斯德斯也显得那样的孤高。

    “我要杀一个人,他此时应该正躲在帝都,可能是帝都的某个官员也可能是某个杀手团中的一员,我希望艾斯德斯将军能够帮我找到他。”

    印记中的追踪功能只能锁定违规穿越者大致的位置,如果是在帝都这样丑陋且繁华的地段,无疑相当于大海捞针。

    更重要的是艾斯德斯的性格,对权利政治没有任何兴趣的这位女将军是皇帝和大臣都需要仰仗的存在,这样一来云墨在帝都的行动就可以变的畅通无阻,毕竟敢跟艾斯德斯正面对上的也就只有快死绝了的夜袭杀手团了。

    无论违规穿越者加入了哪一方的阵营,有了怎样的优势,在不需要跟谁讲道理的艾斯德斯面前都将荡然无存!

    在斩服世界中没被云墨放在眼里的穿越者吴能最后就险些拉着他一起同归于尽了,这次云墨不准备再给违规穿越者这样的机会了。

    在听完云墨的‘请求’后,艾斯德斯显得兴趣缺缺,不过是在帝都杀一个人,只要不是杀皇帝和奥内斯特大臣,在帝都就没有她不能动的人。

    甚至于皇帝和奥内斯特大臣其实都并不被她放在眼里,如果不是这样一个腐朽的帝国可以让她尽情的杀戮征服,她才没兴趣听从命令。

    “你的‘请求’我知道了,那么你又能为我做些什么”

    “杀人”

    “杀人哈哈哈...我会需要你帮我杀人”艾斯德斯虽然在笑,但眼神却越发的冷淡,她所剩不多的兴趣爱好就是杀人和用刑了,这种‘好事’怎么会需要别人代劳

    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有她杀不掉的人吗

    云墨想了想又道:“可能杀艾斯德斯将军还很难,但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不要把我跟这些废物相比较。”

    “混蛋!你想死嘛!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艾斯德斯挥手制止了手下三兽士的暴怒,同时她也停下了大笑,只因她从他的话中听出了认真。

    真是好久都没有碰到过可一战的对手了,尤其还是这么有趣的家伙!

    只有同类才最了解同类,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说这种话,不过是取死之道。

    既然他敢这么说,那么就证明他确实是有这个把握,如果真的只是一句坐井观天的大话,那么艾斯德斯必定会让他感受到她这一生所研究出来的最残酷的刑罚!

    “通知下去,一号演武场彻底清空,所有相关人员迅速撤离。”艾斯德斯站起来吩咐道。

    “艾斯德斯将军,让我们来吧!”

    “我一定会割下他的脑袋让他知道自己对于力量是有多么的无知!”

    “将军!”

    面对三兽士的主动请缨,艾斯德斯只是脸色一寒,强大的气场就让他们迅速闭嘴!

    “就当是彻底镇压北方异民族前的暖身吧,赶紧去准备。”

    “是!”

    这下他们再也不敢多嘴了,只是临走前看向云墨的眼神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凡人从来不知道认真起来的艾斯德斯将军究竟有多恐怖,能否留个全尸还要看艾斯德斯将军的心情。

    十分钟后,云墨跟着艾斯德斯来到了一处空间极广的露天演武场,周围所有的器械和人员都被紧急疏散了。

    只留下了三兽士作为这场战斗的观看者和见证人。

    “十分钟,只要你能在这十分钟内活下来,那个无聊的交易就算成立了,不用担心,哪怕你成了残疾废人,我也会履行承诺帮你杀掉那个人。”

    直到现在艾斯德斯也没有去问他的姓名,不是忘了,而是没有必要。

    向她宣布效忠或者撑过这十分钟,才有资格报上名字,而死人是不需要名字的。

    面对艾斯德斯绝对的自信,云墨只是拉起嘴角笑了一下,没有做任何的回复。

    终归还是要赌上性命打上一场,说到底这还是个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了无敌的实力就可以蔑视一切,弱者就只能老老实实去死。

    腐朽邪恶却又显得那么真实残酷!

    公平正义

    还是去童话故事里找吧!

    除了欺骗自己,自我麻醉还是只能麻木的接受‘强者’的剥削和践踏!

    只不过,这个‘弱者’里面并不包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