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九四章 自尊揉稀碎
    这事儿吴宁确实要好好捋一捋,若按照孟道爷所说的详情来看,那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首先,贺兰敏之听说吴宁的娘死了,不知真假,又逢宫禁,万般无奈之下,求到了孟苍生。而孟苍生进宫之后,看到的是吴宁的娘已经死在了武则天的寝宫。

    而吴宁的便宜爸爸早就吓傻了,武则天似乎也中了毒,命悬一线。

    这个时候,武老太太站了出来,充分体现出一个掌权者的冷静与果绝。

    把吴宁交给孟道爷,而且是让孟道爷闯宫出去。还得告诉贺兰敏之,这孩子是从贺兰敏月肚子里剖出来的?

    为什么啊?

    这完全不合常理。

    首先,贺兰敏月死在武则天宫里。这在吴宁看来,更不可能是武则天做的。因为老太太没那么蠢,让人死在自己宫里。

    可是外人却不这么看,吃瓜群众可没那个脑子,比如贺兰敏之,自然而然就把敏月的死归罪到武则天身上。

    而且,孟苍生又告诉他,孩子是剖出来的,更加让贺兰敏之恨之入骨,这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吴宁还想不明白的是,武则天为什么要把他送出宫?还是当着高宗的面做下的。

    很显然,那个便宜爸爸也是默许的。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关节,迫使皇帝和皇后要出此下策?

    吴宁想不明白,实在想不明白......

    “好啦!”

    孟道爷见他苦苦沉思,实在难受,“何必费这个心血?到了京城,你直接问陛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嗯??”

    孟苍生的这句,把吴宁一下子从沉思之中拉了出来。

    进京!?

    不能进京!

    倒是提及旧事,把当下之危给忘了。

    “我们不能进京。”吴宁笃定地看着孟苍生。

    “为什么?”孟道爷摊手,“现在你已经十分肯定的知道了,陛下无心害你。这么多年,一直派我师徒在旁守护。”

    “而且,她现在贵为天子,再大的疑团又怎会解不开?”

    “你现在进京,正是时候。”

    “不对!”吴宁摇着头,“现在进京才最不是时候。而且,能不能到京城都是个问题。”

    “啊?”

    “道爷不觉得,这个时间点太过蹊跷了吗?”

    对于孟苍生的疑惑,吴宁没时间与他卖关子,直入主题。

    “老太太可是刚刚登基啊!刚刚登基的第二天,就把当年的事情翻出来,这其中到底是何用意,你想过吗?”

    “这......倒是没想过。”

    只闻吴宁道:“这个时候,老太太才更要维持稳定,使之皇位巩固。是最不愿意看到变数的时候,她怎么会把这件旧事翻出来?”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她想借着这件旧事,来维持稳定。”

    “什么!?”孟苍生瞪着眼,整个人都懵了,“吴老九!你傻了吧?”

    “你是说......你是说陛下要害你?怎么可能?这十六年,她可是一直都护着你的啊!”

    “我没说。”吴宁也瞪着孟苍生,“但是,人心是会变的。前一刻百般呵护,后一刻就能为了某事而舍去。”

    “更何况,她是皇帝,亲儿子万不得以都可杀之,何况是我!?”

    “......”

    孟苍生不说话了。吴宁说的是事实,老太太有慈的一面,更有狠的一面。

    现在他也拿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

    ——————————

    其实,吴宁犯了一个错误,或者说,太平公主犯了一个错误。

    太平公主对于当日殿上,武承嗣说的那些所谓有人告密,怀着天生的不信任。

    在她的潜意识里,这就是武承嗣搞出来的事情,又哪来的有人告密。

    所以,太平怀着这样的心思,在给吴宁的信里虽然照实表述,可是难免带上一点自己的主观情绪。

    而正是太平公主的主观判断,误导了吴宁。

    吴老九根本就没往真的是有人告密这方面去想。

    在他的逻辑里,这件事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出来了,经的是武承嗣的口,可是到底是谁的意思,那就说不准了啊!

    而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武则天!毕竟在场的那几个人,只有老太太最清楚他的身份。

    这个时候,吴宁不得不把武则天带入到那个历史记载之中,杀伐果断、至亲可抛的狠辣女人。

    性命攸关,他不得不往最坏了想,不得不用最恶毒的揣测去评判武则天。

    说实话,他也想马上进京,问问武则天,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吴宁不敢冒这个险。

    万一老太太真的就是最后再用他一回,用他去稳定朝局呢?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武老太太没有歹意,可她派来这个人,实在是太失策了。

    武承嗣!!

    吴宁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个外表无害,但是内心十分阴暗的角色。

    从他不顾李显、太平都在场,就执意要试一试孟苍生是不是左剑道人就不难看出,这个人表面上寡言少动,其实内地里十分容易冲动。你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就会做出一些谁也理解不了的事情。

    老太太让他来接吴宁,吴宁敢跟他走吗?

    当他知道吴宁是皇子,这一年又颇受老太太关注......

    这一路回京,谁知道他会不会像当年丘神绩要弄死李显那回一样,来个顺理成章,神不知鬼不觉?

    “不能回京!!”吴宁向孟苍生苦心解释了一通。

    “而且,不但不能回京,咱们现在要马上回村子,把舅爹接上。否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

    孟苍生一阵无语,“不是,你早干什么去了?这都跑出半天了,才想着回去?”

    “因为我要知道,那个传信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孟道爷:“......”

    你特么就不能早问?

    “不是。”孟道爷还是闹不明白,“我就服了你这种脑子的人,到底怎么想的?那我要是不承认呢?”

    “就算承认了,不听你的,执意要带你进京呢?”

    “不会的。”吴宁笃定道,“道爷顶天立地,如果你不承认,说明你真的不是那个告密的人。”

    “而且,我赌你跟我折回去的几率更大。”

    “为什么?”

    “因为丘神绩。”

    “丘......”

    孟道爷都抓狂了,“怎么又扯到丘神绩那儿去了?”

    “从巫山出来那天我问你,当初放了丘神绩是怎么想的。”

    “如果换做现在来问,那就是:你放了丘神绩,显然不是陛下授意,逆势而为。”

    “那么,道爷在听命陛下的同时,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坚持啊?”

    “......”

    “而且。”吴宁继续击打着孟道爷的可怜自尊。

    “而且,肖道长已经把你逐出师门了。当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用意,现在明白了。”

    “你不再是茅山派的弟子,也就不用守茅山对李唐的承诺,可以凭你的本心做事了。”

    “道爷还不明白吗?你自由了!”

    “现在是要做孟大哥,还是老太太的狗?可以由你自己选择了。”

    “......”

    孟道.脸色酱紫,竖起一个大拇指:

    “你行!”

    “道爷服你!”

    看了看天色,往树根底下一靠,“睡觉!明早带你回去!”

    “不行!!”吴宁严肃地看着孟苍生。

    “现在就走,不能再拖了。”

    “不是,你没完了啊!?”孟道爷那点小骄傲让吴老九摧残的稀碎,离爆发已经不远了。

    “......”

    吴宁知道他要急,只得好言相劝,“对于武承嗣来说,我比丑舅重要得多。”

    “我要是跑了,他只逮到一个丑舅,很难说,他会不会把罪责归到丑舅身上。”

    “如果这件事陛下真的是想舍弃我和舅爹来稳固时局,那么,跑了我,武承嗣又会不会借题发挥,对坳子不利,谁能说的准呢?”

    “!!!”

    孟苍生腾的一声坐直了身子,把吴宁的话细细一品,确是有可能。

    立时间,也不啰嗦:

    “上马!”

    ......

    。